第五十五章:结 交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咦!?万通商行是怎么回事,这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难道不做生意了啊?”

    “是啊!真是奇怪,万通商行可是老字号,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就算猛兽侵袭,他们都没有白天关过大门的。”

    “快看,所有的商客都被请出来了,看来真出大事情了!”

    “刚才是杜家去了西街,现在是万通商行不做生意,这乱林集到底出什么事情,是不是要变天了?”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别看了,免得惹祸上身。”

    “走走走!”

    来往路人忽见万通商行闭门谢客,顿时好奇心起,议论纷纷。

    见此场景,留守在此地的杜家眼线连忙离开,赶紧给上头通风报信而去。

    ……

    ————————————

    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云慕丝毫不为所知,他只是静静等在原地,一边抓紧时间修炼,一边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而小素问则安静的待在竹篓之中,细细品尝着骆灵儿送给她的美味糕点和水果,仍就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对于未来,云慕已经有了许多的打算,可是在命运的巨轮之下,他能改变的东西真心不多,而且每一步都无比艰辛,需要无数的推演和算计。

    有时候,云慕觉得自己很累很累,但是他无法让自己停下来休息,因为时间在身后紧紧的追赶着他,灾变降临之前,他所要准备的,永远都不会足够。

    只可惜,修炼之道乃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没有捷径可走,也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功。

    云慕想在三年之内改变目前的格局,立下自己的根基,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一阵过后,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由远至近。

    雅室的房门被推开,花犹怜带着两人径直而入,来到云慕面前。

    在花犹怜左手边的,是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一袭淡墨色的长袍,清冷素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商人,反而像是一个专研学问的老先生。

    而在花犹怜右手边的,则是一个体态富硕的中年商户,浑身上下风尘仆仆,头发蓬乱。

    看到此人,云慕不由怔了怔,对方正是顺路载他来此的游商钱不二。

    “是你!?”

    两声惊愕,异口同出。

    随即,云慕与钱不二彼此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道是什么人要谈大买卖,原来是云慕小兄弟啊!”

    钱不二上前坐下,熟络的与云慕交谈起来:“呃!对了,这里是乱林集,你又姓云,莫非小兄弟是云家的弟子?”

    云慕淡淡笑了笑:“我随母姓云,却不是云家的弟子。”

    “哦,钱某失言了,还望小兄弟勿要见怪。”

    钱不二歉意的拱了拱手,倒是让一旁的花犹怜与老者看得云里雾里的。

    “没事,钱掌柜客气了……”

    云慕并不介意人家臆测他的身份,反而好奇钱不二为何在此。

    当初与对方商队相遇之时,云慕没有看到任何商行的商旗,只以为钱不二等人是临时组合而成的商队,想要南货北调大赚一笔。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瞧我这记性,忘记介绍了……”

    钱不二看出云慕的疑惑,连忙介绍道:“小兄弟有所不知,我其实是万通商行的外事掌柜,专门负责边境外办采购,货物流通之类的,说白了,其实我就是个跑腿的而已。”

    顿了顿,钱不二把手引向一旁道:“我旁边这位就是此处商行的主事,范仲文,范老爷子……本来以范老爷子的资历,应该在京都主持大局的,不过范老爷子觉得累了,便跑到这边境之地来躲清闲、享清福,哪像我们这些跑腿的,成天风里来雨里去的。”

    “得了吧钱小二,用不着往我这老脸上贴金。”

    范老爷子笑着上前,忍不住打趣了两句:“道不同不相为盟,不离开难道还等着别人来赶我不成?倒是你这家伙,近些年上蹿下跳,看样子你是乐在其中。”

    随着老人的调侃,屋内的气氛一下变得亲热了许多、

    接着,范仲文把目光落在云慕身上:“钱小二,你与这位小兄弟是旧识?”

    “不是旧识,是新识。”

    钱不二嘿嘿一笑,自顾聊了起来道:“说起来还真是缘分,这次钱某与山外山的两位尊客一同上路,没想到在半路荒漠里遇上了小兄弟和他妹妹,于是就顺便带了一程,谁知君公子与云慕小兄弟一见如故,相邀同驾,后来竟成了莫逆之交。”

    可是一方开宗立派的大势力,虽在关外,却是**于古国之外,超脱世俗的存在。

    身为一个老江湖,钱不二自然看得出君莫问对云慕和善的态度,所以他更希望与云慕拉近些关系,这便商人和气生财的本能。

    钱不二故意将山外山和君莫问搬出来,就是怕范老爷子和花犹怜怠慢对方。

    花犹怜微微惊讶,未料到云慕居然有这样的背景,难怪此人敢那样得罪杜家,仅凭此人和君莫问这一层关系,就值得他们商行与之交好。至于杜家,不过是个土鳖罢了,在这等势力面前,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也不值得万通商行顾忌。

    “对了,怎么没看到君公子和骆小姐他们?”

    闻得钱不二询问,云慕随意回道:“君大哥他们正在逛市集,我有事便先走了。”

    范仲文似乎想到什么,忽然问道:“要是老朽没有记错,前段时间有一对母子被赶出云家,母亲教云裳,儿子正是叫云慕。”

    云慕眼角微微抖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范前辈倒是个万事通,连云家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听说过。”

    “这可不是小事情……”

    范仲文长长叹了口气道:“灵窍初开,却以一己之力,败尽云家众多少年,其中还包括云明轩那样的天才,这怎么算都不是小事啊!虽然云家竭力封锁消息,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到了我们这个层面,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

    见云慕沉默不语,范仲文故而转移话题道:“人一上了年纪,就变得啰啰嗦嗦的了,行了小兄弟,我们先谈谈正事。这几只雀鸟蛋就是百灵王雀的幼兽?不介意老朽先过过眼吧?”

    说着,范仲文拿起桌上的六枚雀鸟蛋,仔细察看着。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