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集 结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百灵王雀,一阶荒兽之中的王者。

    哪怕只是最低阶的王者,王者就是王者,血脉高贵,天资不俗。而且百灵雀一族还是精神天赋的荒兽,又以速度见长,极为难得,非常稀少,只有荒绝林那样凶险的地方才有。

    荒兽王者,万中无一。

    像这样的荒兽,极难捕捉,即便将其杀死,也很难封印其魂,即便能够封印其魂,亦很难镇压其王者的意志,炼化成为玄灵。

    相比之下,百灵王雀的幼兽,天赋资质相同,心智却未成熟,炼化起来十分容易。并且幼兽还带着一丝王者的血脉,在进阶的时候比较容易觉醒玄灵术,正是精神天赋玄者的绝佳之选。

    可想而知,一只百灵王雀的幼兽有多么珍贵,更何况云慕一口气拿出六只。

    “这……这真的是百灵王雀的幼兽!?”

    花犹怜强忍着心里的激动,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百灵王雀幼兽的价值,因为他就是精神型天赋的玄者,擅长媚术和幻术。

    如果这百灵王雀的幼兽是真的,其价值绝对不菲,甚至对某些精神天赋的玄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好吧!虽然花犹怜不想承认,但是这笔买卖的确不是她一人能够定下的,果然是一笔大买卖,值得她费些心思。

    “请阁下稍等,我这就去找主事的过来。”

    说完之后,花犹怜急不可耐的朝着楼下后堂跑去,并且命人关了整座商行,不得任何人出入其中。

    ……

    ————————————

    乱林集北街,乃是属于杜家的势力范围。

    此时此刻,数百名杜家的护卫集结于此,更有一名中年玄士领头,令得这里的市集气氛异常凝重。

    “二少爷,我们的人已经到齐了,接下来怎么做?”

    中年玄士来到杜亦鹏和杜小莹的面前,低声询问。尽管他心里多有不屑,可表面上依然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没办法,眼前这两个小主儿,一个是嫡系二少爷,一个是杜家未来的希望,中年玄士只能暗骂自己倒霉了,偏偏这个月守值乱林集,如果这二位小主儿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恐怕不但自己前程完了,就连性命也难以保全。

    “那……”

    还没等杜亦鹏开口,杜小莹已经叫了起来:“那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去把那臭小子给我抓过来,我要将他大切八块,碎尸万段!臭小子!混蛋王八蛋!”

    “臭小子!大混蛋!王八蛋!”

    杜小莹一边咒骂,一边挥动着手中的鞭子,狠狠抽打在地上。

    从小到大,杜小莹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含着护着,成为玄徒之后,觉醒了五个灵窍,更是让她成为杜家最为重要的人之一,即便是她的父母说上两句,家主和家里的老人都要横眉冷眼,处罚什么的就更加谈不上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如此不堪,居然会被一个年级相若的少年,打得落花流水,毫无还手之力,这让骄傲的她怎么能不恨。

    当然,最最让她感到屈辱的是,后来不但被打昏在地,还被夺去了自己心爱的,长这么大,她何曾受过如此屈辱!是以她心里的恨意,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围观的商贩不由议论纷纷,有的甚至谈笑了起来。

    见此场景,杜小莹急的面色通红,冲着周围一阵咆哮:“看什么看,再看本小姐把你们的眼珠子统统给挖出来,舌头全部割掉!”

    众商贩吓得不轻,随即一哄而散,哪里还敢看什么热闹。

    周围护卫亦是满脸汗颜,谁不知道这小魔女的脾气,在杜家可谓是无法无天,飞扬跋扈,任性妄为,得罪了这么个小魔女,比得罪家主还要凄惨。

    “这个……”

    中年玄士面露为难之色,杜亦鹏面色不愉道:“柳老大,什么这个那个的,莹莹的话你们没听到吗?你立刻率人去把那小子给我抓起来,我要活的,不将他折磨上千百遍,岂能让他轻易死掉。”

    中年玄士无可奈何道:“二少爷,不是我柳全不去,而是据下面盯梢的说,那小子进了万通商行之后,一直没有出来。”

    “什么!?那家伙躲在万通商行一直没出来?”

    杜亦鹏顿时又气又急,身后随从立刻发言道:“二少爷,要不要我们冲进去把人给抢出来?我们这里可是有好几百号人,量那万通商行也不敢不给我们杜家面子!”

    “抢个屁!”

    杜亦鹏一个巴掌甩在随从脸上,面色阴沉道:“哪里可是大名鼎鼎的万通商行,你以为是妓寨窑窟不成,想去就去,想走就走?!就算是我父亲也要对人家客客气气的,你他娘的算个屁!”

    杜亦鹏虽然纨绔,却不是没有脑子,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否则飞扬跋扈这么多年来,他也不可能到处祸害都安然无恙。

    只不过,杜小莹却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在她心里,根本没有“怕”这个字,因为杜家就是这一带的土霸王,她是杜家小霸王,只有别人怕她的份。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收拾那小贼,给我拆了那个破商行,大不了陪他们点钱就是!”

    听到杜小莹的叫嚷,杜亦鹏等人亦是头大。他们要是真把万通商行给拆了,恐怕就不是陪点钱那么简单了,家主或许不会拿杜小莹如何,但是非把他们的骨头给打折不可,甚至赶出杜家都有可能。

    于是,杜亦鹏各种劝说拦阻,做出了无数承诺,才让杜小莹平静下来。

    饶是如此,杜小莹尤为不甘心:“二哥,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白白放过那小贼?我可不干!大不了我回去告诉家主爷爷,叫他去抓人。”

    “告诉家主!?”

    杜亦鹏浑身打了个激灵,转而面露狰狞道:“放过他?怎么可能!柳老大,你命人盯紧万通商行,那小子出来之后立刻给我消息,咱们暂时动不了那个小贼,就先去云家的作坊收点利息,最好是能够逼他们把人交出来,敢抢我们杜家的东西,这场子要是不找回来,我们杜家就不用在这乱林集混了,哼哼!”

    “二少爷等等,这件事情要不要先通知老爷和家主他们?”

    柳全闻言连忙劝阻,生怕事情闹得太大,无法收场。

    “怎么,柳老大以为,我杜亦鹏真是纨绔一个,就什么事情都办不好?这次虽然吃亏的是本少爷,可云家摆明了在打我们杜家的脸,要是不把这件事情办漂亮了,那我今后怎么在家里立足?我那些兄弟姐妹会如何看我?”

    杜亦鹏也是个浑人,他就是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只要最后占了便宜,又有杜小莹顶缸,他非但不会有半点责任,说不定还会被家里夸奖一番。

    见柳全犹豫不定,杜亦鹏上前悄声附耳道:“柳老大,你就放心好了,只要顺了莹莹的意,什么都好说,到时候,本少爷觉得忘不了你的好处。”

    柳全无奈,最后只好点头。

    于是,一群数百人浩浩荡荡往西街而去。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