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万通商行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张燃和周大胖同龄,再过几天他们便满过十六岁了,彻底失去登上启灵台的资格。

    他们不甘心,就这么平庸的过完自己的一生,于是二人跪在万通商行门口苦苦哀求,希望商行的主事能够给他们一个机会。

    可惜商行不是善堂,二人年纪如此大了,即便觉醒也没有多少潜力可挖掘,试问哪个商人愿意做这样亏本的买卖。

    他们本已绝望,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云慕的出现不仅仅是给他们感动,更是给了他们对未来的希望。

    张燃本想拉着周大胖跪下来道谢,可是这样又显得有点矫情,于是二人默默跟着云慕身后,磨磨蹭蹭的朝着商行而去。

    ……

    “走快点,你们两个扭扭捏捏的做什么?一点都不像你们的性格啊!”

    云慕回过头调侃了两句,脸上不觉露出一抹笑意。他突然发现二人还有一个优点,那便是知进退,有敬畏之心。

    这样很好,得之不忘本分,方可长久而不失本心。

    很多人得到好处,或者受了恩惠之后,常常得意忘形,忘乎所以,甚至觉得一切理所当然,那样的人,不值得与之相交。

    “啪!”

    张燃突然发作,狠狠给了周大胖一个暴栗,骂骂咧咧道:“都是你个死胖子,跟你在一起久了,小爷都有点傻了!”

    “这都怪我!?”

    周大胖一脸委屈,嘀嘀咕咕道:“你本来就很傻嘛。”

    “放屁!小爷那点傻?”

    “你忘了,你说我是山猪,你也是山猪,不过你是只有追求的山猪,我们都差不多。”

    “你你你……”

    饶是张燃牙尖嘴利,此刻亦不禁哑口无言。

    不过经这一番大闹,二人心里顿时轻松不少,于是快步跟着云慕进了万通商行。

    ……

    商行非常宽敞,虽然装饰古朴,却称得上大气高雅,一点都不像个市侩的地方。

    站在商行的大厅中央,过往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云慕的脑海之中。

    记得上一世,他便是在这个地方觉醒的灵窍,算起来亦是一种缘分。当然,由于费用比较昂贵,云慕差不多整整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攒够租借启灵台的费用。

    见张燃和周大胖也进了商行,门前两位小厮想拦又不敢拦,只能放他们入内。其中一个小厮倒是比较机灵,悄悄朝着商行后堂跑去,似乎要给主事之人通风报信。

    ……

    不多时,一名宫装女子从后堂走了出来,直径朝着大厅中央而去。

    看见来人,云慕眉头微微皱了皱眉。

    女子妖艳动人,眉梢点痣,看上去更添几分妩媚之感。

    然而云慕没有注意对方的长相打扮,只是把目光落在女子的手腕之上,对方同样带着一只藏芥轮,不过整体呈墨黑色,看上去比云慕佩戴的藏芥轮要精致得多。

    这是墨铜炼制的藏芥轮,无论空间大小或功效,都比云慕所佩戴的青铜藏芥轮要高出一个级别。杜云两家也只有家主才有资格佩戴,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拥有的。

    由此可见,该女子的身份应该不普通,至少是和杜云两家家主一个级别的人物。

    让云慕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女子从未在他印象中出现过,应该不属于这里才对。

    ……

    “诸位贵客,来我万通商行有什么事情吗?”

    女子果然妖艳无比,一颦一笑都让张燃和周大胖痴迷不已。

    唯有云慕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这位大姐,你也一把年纪了,对我这样年纪的小孩子施展媚术,真的好吗?”

    “大姐……一把年纪……”

    妖艳女子整个人僵在当场,云慕的话像是魔咒一般,反复在她耳边盘旋。

    “啊!”

    妖艳女子突然抓狂起来,一声惊叫震耳欲聋,叫声中带着几分惊慌和气急败坏的情绪。

    “臭小子,你……你竟然说我一把年纪!?你……信不信老娘当场阉了你!”

    听着妖艳女子的威胁,云慕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道:“我来做买卖的,你们万通商行到底做不做?”

    “你……”

    女子气急,胸口剧烈起伏,看得周围活计目瞪口呆,有的甚至哈喇子直流。

    “看什么看,统统给老娘干活去,否则老娘扣你们工钱!全部扣光光!”

    一声咆哮,女子雌威大发,周围活计不由打了个寒颤,连忙把头低下,卖力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片刻过后,女子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从怀中拿出一面梳妆镜自顾整理了一下仪容,转而换上娇美的笑脸对着云慕道:“失礼了失礼了,小女子花犹怜,刚才听到贵客叫了一声大姐,心里美得情难自禁,倒是惊扰了贵客,实在抱歉抱歉,咯咯咯……”

    说着说着,花犹怜又是一阵娇笑,听得众人心尖直颤。

    “呃!这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周大胖暗暗腹诽,张燃递了个眼色交流道:“你懂什么,人家可是专业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练过,懂不?”

    “大商行就是大商行,果然厉害!”

    周大胖恍然大悟,偷偷竖了个大拇指。

    “咳咳咳!”

    花犹怜干咳了脸上,缓和了一下尴尬的气氛,随即问道:“不知贵客来我万通商行,想做什么买卖?不是我花犹怜自夸,我们万通商行遍布整个大梁,托运、贩卖、采购、兑换……什么都做,而且信誉保证,南来北往,没有什么实力不给我们商行几分面子的,只要是你想要的,只要你出得起价钱,我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帮你们弄来。”

    一口气说完,花犹怜脸上笑容丝毫不减。

    “你是这里的主事吗?”

    云慕轻飘飘的一句话,花犹怜的笑容再次僵住了,只见他咬牙切齿的微笑道:“呵……呵呵,不是,我是这里的首席接待。”

    “哦,首席接待也是接待吧?”

    这话不是云慕问的,而是一旁的周大胖说的,他是真的不懂,所以好奇的问了一句,可是在花犹怜听来,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嘲讽加挑衅。

    张燃听不下去了,又给了周大胖一个暴栗,没好气的道:“你这笨蛋,首席接待当然是接待,平时叫你多学点东西你不听,活该被人鄙视。”

    “那她为什么不给端茶倒水?”

    “呃,人家是首席嘛,自然不用端茶倒水,这都不懂?”

    二人自顾说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花犹怜快要喷火的眼睛。

    云慕不由暗叹了一句,这下真是把人给彻底得罪死了,而且是个女人。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