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上!”

    “大家小心——”

    “快!保护二少爷!”

    “住手——”

    杜亦鹏第一个冲上前,可惜他连施展玄灵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欺身上前的云慕一拳给打趴下了,比之杜小莹更为不堪,果然是纨绔子弟,连最基础的玄灵术都未熟练掌握。

    几名护卫还未靠近,一枚枚地刺从脚下突起,将他们打得是落花流水,遍地哀嚎之声。

    “混蛋!你……”

    杜亦鹏正要咒骂,话音戛然而止,只见一枚地刺悄然升起,尖端正好抵在他的喉咙处,刺痛着他的神经。

    “你……你想干什么!?”

    尽管心里充满了恐惧,但是杜亦鹏眼中仍就怒火喷发:“野小子,你竟敢得罪我们杜家,你死定了!死定了!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云家也不能!”

    “你是白痴吗?”

    云慕淡淡瞥了对方一眼,面无表情道:“你们的命如今在我手里,居然敢说这样的话?看来杜二少爷真的不怕死啊!若是我将你杀了,或许我以后会被杜家无穷无尽追杀,不过你们应该看不到了吧?”

    “你……你敢!?”

    杜亦鹏说话毫无底气,显然心里已经害怕极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

    云慕笑着反问了一句,顿时让所有人都误会了。

    就是嘛,人家姓云,有什么不敢的?云家向来隐隐压过杜家一头,更何况你这纨绔少爷还落在人家手里。

    实际上,云慕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云家的人,也没有承认过云家的身份。

    “你你……”

    杜亦鹏又气又急,吞吞吐吐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云慕走到杜小莹面前,故做犹豫道:“或者,我把你们放了也行,只要将这小丫头的灵窍废掉,到时候,杜二少爷还是想想如何跟家中的长辈交代吧!”

    “住……住手!”

    杜亦鹏心神颤抖,完全被云慕的手段吓住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只要你不伤害莹莹,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什么条件都答应?”

    云慕看了看一旁的张燃与周大胖,转而笑说道:“有些事情,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如果我让你学狗叫你也学?让你跪舔你也照做?”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杜亦鹏气得面色通红,心里无比屈辱。自己堂堂杜家二少爷,何曾被人如此轻贱过。

    云慕笑容不变道:“这句话是不是有点耳熟?通常你都是在别人嘴里听到,现在自己说出来却如此流畅,应该是听过不少吧。”

    周围之人不觉笑了起来,又连忙把脸遮住,心里痛快不已。

    特别是曾经受过杜家之气的人,或是吃过杜家之亏的人。

    顿了顿,云慕无视杜亦鹏吃人的表情,不耐烦道:“行了,把你们的藏芥轮统统交出来吧!”

    “什……什么!?”

    这下不止是杜亦鹏呆住了,周围所有人都傻眼了,一个个惊愕的望着云慕。

    他们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连杜家少爷的财物都敢明目张胆的强夺,云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胆大包天无法无天的弟子?

    “你……你竟敢抢劫我!?难道你不怕挑起杜云两家的争端!?”

    杜亦鹏回过神来,满脸不敢置信,几乎忘记了愤怒是什么。

    “争端?那又如何?”云慕好笑道:“欺负别人的是你们,拦路的是你们,先动手的也是你们,以多欺少的还是你们……杜二少爷,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轻易放过你们?”

    “我……你你……”

    “怎么?真想我动手?”

    面对云慕,杜亦鹏还真就没有鱼死网破的勇气,更没有拿杜小莹赌博的心思。最终他只好把自己和杜小莹身上的藏芥轮统统交了出去。

    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如果云明浩再次,肯定会无比同情杜亦鹏的遭遇。

    “走!我们走!云慕是吧?咱们走着瞧!”

    杜亦鹏咬牙切齿的离开了,临走之时不忘放下一番狠话。

    对于杜亦鹏的威胁,云慕丝毫没有在意。

    乱林集有乱林集的规矩,涉及到势力之间的争斗,情况会非常复杂,他故意没有否则自己云家的身份,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至于后面会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那就看这位杜家二少爷有多配合了。

    至于自己的安危,云慕却是另有打算。

    ……

    “说说吧,你们是怎么回事?”

    待周围之人散去之后,云慕这才转向张燃与周大胖,询问事情的经过。

    云慕看上去年纪不大,可是站在他的面前,张燃与周大胖颇为拘束,甚至有些抬不起头来。

    周大胖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张燃实在憋不住了,一脚将周大胖踹开,连忙讲述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只是想借万通商行的启灵台一用,可我们银两不够,就在万通商行门口苦苦哀求,谁知遇上那个姓杜的,不小心冲撞了对方……后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你们想上启灵台?”

    云慕微微有些诧异,对方二人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竟然还想觉醒灵窍?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恐怕早已经认命了。

    周大胖倒不觉得什么,张燃则一脸赧然,似乎不愿再提及此事,再卑微的人,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底线,他可以忍受别人的侮辱与轻贱,却不希望别人否认他的坚持。

    “呃!”

    犹豫了一下,张燃还是自我介绍道:“我叫张燃,张弛有道的张,热血燃烧的燃,多谢云少爷救命之恩。”

    说着,张燃恭敬的行了一礼。

    周胖子有样学样,学着张燃向云慕鞠了一躬,自报姓名道:“我叫周恭子,多谢云少爷救命之恩。”

    “周公子?!”

    云慕不由怔了怔,张燃随口解释道:“是恭谨如子的恭子,周恭子,平时我都叫他周大胖。”

    “呵呵,你父母倒是个讲究的人!”

    笑了笑,云慕话音顿转道:“我叫云慕,不是少爷,你们以后可以叫我云慕就行……当初我本以为你们胆小怕事,遇到困难必定各自分飞,没想到你们贫贱相交,却能不舍不弃,重情重义,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无论二人是不是胆小如数,但不可否认他们至少很有骨气。毕竟,没有什么人天生就勇敢无畏,许多时候,恐惧潜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触及之时便会深陷其中,只有克服内心的恐惧,才能真正的勇敢无畏。

    “你们,真的很不错。”

    云慕笑着拍了拍二人的肩膀,随即转身朝着万通商行走去。

    “张燃,他这是什么意思?”

    “人家是在夸我们讲义气呗,嘿嘿嘿!”

    张燃心里美滋滋的,哪怕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需要别人的认同,特别是自己崇拜的人。唯一遗憾的是,他们始终无法觉醒灵窍,而今还得罪了杜家的人,看来这乱林集是混不下去了。

    “张燃,周恭子,还不随我进来?你们不是要上启灵台吗?”

    前方传来云慕招呼的声音,张燃与周大胖面面相觑,不禁愣在当场。

    蓦然间,二人内心酸涩,泪水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