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有女素问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土崩之劲,开山裂石!

    黎田狠狠吃了云慕一击,全身骨骼几乎碎裂,倒飞出去十丈之远,吐血倒地再难站起。

    原本扑向小姑娘的人顿时停下,神情惊骇的望着云慕,心里恐惧到了极点,他们竟然都没有看清云慕怎么出手,自己团长便被打成重伤,这说明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等人之上。

    “大家不要怕!他就一个人,我们人多磨死他!”

    “对!大家一起上!”

    “冲啊!”

    ……

    叫喊声中,十余名游士同时挥刀相向,朝着云慕直冲而去。

    流光掠影,玄灵交错。

    这些游士大多是炼窍期的玄徒,有的甚至孕育了两只玄灵,其玄力深厚,只可惜他们对玄灵术的领悟非常粗浅,根本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在云慕看来,就是小孩舞大棒,处处皆是破绽。

    玄力运转,手脚齐动,十二劲道齐发!

    “嗡嗡嗡!”

    “嗤!嗤!嗤!”

    地面颤动,十二道地刺从地面突起,将飞鹰团的人一一击倒在地。

    剩余之人哪里还敢轻举妄动,纷纷退开一旁,惊慌的看着云慕。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黎田从地上坐起,浑身酸痛,气若游丝,要不是云慕手下留情,他此刻已被一拳轰死。

    云慕静静站在原地,面无表情道:“我都说了,我是一个多管闲事的过路人!如果你们不想死,就快点滚吧,我虽然不喜欢杀人,可并不代表不会杀人。”

    “你……我们走!”

    黎田心有不甘,一口气提不上来,险些昏倒过去。

    周围之人连忙上前搀扶,而后一群人灰溜溜的离开了此地。

    ……

    “呼!”

    云慕长长吐了口气,一屁股做在地上,看上去异常虚弱。

    别看他刚才威风八面的样子,实际上外强中干。先前那一击,差不多耗尽了他灵窍所有的玄力,就是为了一举震摄黎田等人。要是对方真要死磕到底,他也只能动用天灵极窍中的云龙雀,大开杀戒了!

    只不过,那些所谓的游士,都是为了生存或生活,没必要的话,云慕真的不想掀起杀戮,尽管他从不相信“罪孽深重”这样的屁话,但是他心里却是不喜欢杀人,这与好坏无关,只因为他两世为人的经历,更加看重生命存在的意义。

    “唔唔……”

    小姑娘见云慕一副虚弱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支吾了两声,像是在关心。可她依然与云慕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心里仍就警惕着对方。

    “小家伙,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被坏人追赶,你肯定饿了吧,来,先吃点东西。”

    云慕扯下面罩丢在地上,脸上露出善意的微笑。然后他又从藏芥轮中,取出几个野果递到小姑娘面前。

    小姑娘双眼四处打转,试探着接过野果,嗅了了几下,没有发现异常后一口咬下。

    别看这小姑娘个头不大,吃起东西来简直叫云慕瞠目结舌,拳头大小的野果一口一个,还不用打嗝儿,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小家伙,原来你是异族啊!”

    云慕随意问了一句,小姑娘立刻缩了缩身子警惕的望着对方。

    见此情形,云慕不由暗骂自己反应迟钝,哪壶不开提哪壶,于是他转而劝说道:“你这小家伙还没有成年就离开族群,难怪被人追赶,而且听那些人的语气,好像不只他们一拨人在找你,应该还有其他人也在找你吧!看来这里不太安全,我们先去别的地方再说如何?”

    小姑娘神情黯然,眼中闪过一抹悲伤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云慕正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没有注意到小姑娘情绪的变化。

    片刻过后,云慕微微招了招手,示意小姑娘跟着他走,而他则在前方探路。

    犹豫了一下,小姑娘最终还是决定跟随云慕而去,而临走前,她却拾起了云慕刚刚丢下的面巾,沉默着塞入怀中。

    ……

    ……

    待云慕与小姑娘刚离开不久,两道身影先后落在他们出现的地方。一个是彩衣翩翩,高贵典雅的妇人,一个是面生鳞甲,浑身钢盔的男子。

    “人呢!?”

    “回禀重明王,刚才被人追赶,应该是往这个方向逃了,不过属下被人族强者纠缠,无法……”

    “够了!”

    彩衣妇人冷冷打断鳞面男子的的话道:“本王不想听解释,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别人一步找到圣裔,否则圣族大乱,后果不堪设想。”

    “是!属下知错!”

    鳞面男子半跪在地,惭愧低头。

    彩衣妇人拂了拂袖,环顾周围:“看现场的打斗痕迹,应该不算太激烈,不过气味很复杂,显然人很多……”

    顿了顿,彩衣妇人忽然询问道:“这方荒绝林外是什么地境?有什么势力没有?”

    鳞面男子毫不犹豫道:“这里出去之后,是古乾王朝辖下的大梁古国境内,不过边境势力比较复杂……”

    “没关系,只要有目标就行。”

    彩衣妇人目光闪烁,透着丝丝寒意:“我打算要亲自去一趟人族居住的地方,我到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打我圣族圣裔的主意!”

    “可是……”

    “没什么可是,此事关系重大,要不是你们太过无用,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族老那边我自会解释,叫上另外三大护将,你们随我一同出发。”

    “属下遵命!”

    鳞面男子挺了挺身,随即领命而去。

    彩衣妇人眉头深锁,看了看周围,然后一飞冲天,直入云霄。

    ……

    ————————————

    一处隐秘的山坳中,云慕正带着小姑娘暂时躲藏于此。

    “对了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云慕的问话,小姑娘一脸疑惑:“名……字?吃?”

    “不是吃,是名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

    仔细想了想,云慕双手比划道:“我叫云慕,白云的云,羡慕的慕。那你呢?你的名字叫什么?”

    “名……字?”

    小姑娘拧着小眉头,指着旁边的大树叫个不停:“树……树……树……”

    “树?什么树?”

    云慕不由怔了怔,一脸泄气道:“问你名字,你老指着树做什么?!看来你是偷偷跑出来得吧!什么都还没有学,什么也不懂。”

    “名字……树,问……”

    “树……问?素问!?”

    “树问,树问!名字……树问!”

    小姑娘忽然笑了起来,似乎为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感到高兴。

    然而,云慕整个人完全傻了。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