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造化妙玄丹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神庙大堂,篝火通红。

    一尊石锅架于篝火之上,其内热气腾腾,浓浓地肉香四溢弥漫。

    云慕一边帮母亲盛着肉汤,一边询问道:“这大半夜的,不知道两位小哥跑到这荒山野岭来,所谓何事?”

    “呃!”

    周大胖不自觉的看向张燃,后者眼珠子转了转,正要胡编乱造,便听到云慕淡淡的声音传来:“我们萍水相逢,这位小哥不用刻意说谎隐瞒什么,反正过了今天,我们多半不会再见了。既然有缘,不如就随便聊一聊吧!”

    “呃?!”

    张燃心头狂跳,再次打量着眼前的少年,竟然生出一种心悸的感觉……沉着冷静,淡然洒脱,怎么看对方,都不想一个十二三岁少年该有的心性。

    “我们其实是被人追赶,才逃到这里来的。”

    周大胖完全经受不住肉汤的诱惑,经过一番思想挣扎之后,他主动开口讲述起自己二人的经历。从父母双亡到流浪逃窜,从偷鸡摸狗到扒死人祭品,几乎什么都干过。

    听着二人的经历,云慕唏嘘不已,就连一直冷漠的云裳,看向二人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进食之后,四人各自沉默着。

    ……

    ————————————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洒落,驱散少许寒意。

    张燃趁着云慕母子还未醒来,悄悄拉着周大胖离开了神庙。

    二人离开,却没有注意身后有双眼睛,一直目送他们远去。

    由始至终,云慕都没有问过二人的名字,甚至也没有打听他们准备去什么地方,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萍水相逢,一面之缘而已,今后或许再也不会遇上。

    ……

    “人走了?”

    “嗯,以后也应该不会再来了。”

    回到庙里,云慕与母亲一同打扫着清洁。

    “小慕,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吗?”

    “嗯,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云慕笑着点了点头,尽管他没有多说,可作为母亲,云裳如何不知道儿子满怀心事,而且她也不愿意耽误云慕,毕竟儿子还年轻,还不到十三岁,不应该留在这个地方,陪自己过清苦的日子。

    云裳犹豫了一下,还是劝说道:“小慕,其实我们可以去乱林集定居的,毕竟这里荒山野岭的,什么都不太方便。”

    “不用,这里挺好的,清静安宁,比较适合修行。”

    云慕看出母亲的心思,故而出言宽慰。

    经过整整三个月的苦修,云慕的玄力已经高达十二转,开窍期趋于圆满之境,玄灵虚影渐渐凝实,玄灵术的运用更是出神入化,就算再次对上云明轩之类的玄徒,无需拼命亦能轻易灭掉对方。

    而且云慕现在的精神魂力,在《千魂百炼》的锤炼之下,从两度稳稳提升到了五度,已经不输给云家那些天才弟子,不过越到后面,精神魂力的提升越是艰难。

    至于《云体天风术》的修炼,云慕也没有丝毫落下。如今他已熟练掌握了锻体七十二式的前十式,身体骨骼和肌肉筋脉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尽管对于玄者来说,身体强度不一定是判断个人实力的标准,却是一切修行之基础。

    “小慕……母亲是不是很没用?真的很没用!”

    云裳身子顿住,心里涌动着莫名的愧疚之意。

    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未曾让儿子过上一天好日子,就连留给儿子的机缘也被人抢夺了,有时候她常常在想,或许自己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好母亲。

    “怎么会!”

    云慕用力摇了摇头,上前翻开母亲的手掌,心里一阵酸楚。

    那是一双无比粗糙的手,其上细痕无数,叠着厚厚地老茧……而这就是云裳的双手。

    “是母亲用双手把我养活,没有母亲就没有我。所以,在我心目中,母亲永远是最伟大的人,也是我最亲最亲的人。”

    “可是我太蠢了,竟然把梅花玉令拿出来,没想到……”

    “不关母亲的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就算有错也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去云府,或者我根本不该让你去云府。”

    云慕打断了母亲的自责,认真道:“不过,失去的东西,我一定会亲自拿回来,母亲的公道,我也一定会找云家和梅家清算。”

    “公道?这世上哪里还有公道?”云裳面色忧郁,嘴角露出一丝苦涩:“你的资质……就算再怎么努力,五年之内,也不可能突破到凝窍的。”

    “那可不一定。”

    云慕忽然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自信的神采:“我虽然是一窍之资,但是我却开启了别的天赋灵窍。”

    “什……什么!?”

    云裳不由愣了愣,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只听云慕神情肃然道:“我是双天赋玄徒,一个是普通的生命型天赋,一个是稀有的精神型天赋。所以,我的资质并不比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差,只是云家不知道而已。”

    “双天赋!?你竟然是觉醒了双天赋!?其中一个还是精神天赋!?”

    云裳一愣之后顿时狂喜,完全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得见云慕几次肯定的点了点头,云裳多日未见的笑容再次挂在脸上,心里的郁结渐渐散开。

    这时,云慕打铁趁热的将一本厚厚的书页递给了云裳。

    “这是什么?!”

    云裳奇怪的打开书页翻了两下,神情蓦然大变,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凝重之色:“这……这是云体术!?不……不对,前面是云体术,后面从来没见过。”

    好歹云裳也曾是云家的天才玄士,自然对云家的启蒙锻体之术了如指掌,也看得出书页中所记载之价值。

    只听云慕解释道:“这书页中记载的,乃云家失传已久的《云体天风术》,是我前些日子默写整理出来的。”

    “什么!?云家失传……完整的《云体天风术》!?”

    云裳心头猛颤,随即谨慎的看着四周:“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要是让云家知道……”

    “云家不会知道的。”

    云慕笃定的笑了笑,一脸轻松道:“他们从来不知道云体术还有下半部份,而且是真正的精髓部分,至于这套锻体之术的来历,我不想对母亲说谎,所以我希望母亲不要追问。”

    百年重生,这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云慕并非有意隐瞒,只是不愿母亲因为自己的秘密而陷入困境,毕竟有些秘密知道的太多,反而是一种潜在的危害。

    “嗯,我不问就是。”

    出于对儿子的信任,云裳没有再多问,反而苦笑着道:“小慕,你现在给我这锻体术又有什么用?我……我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再好的功法对我来说和废纸没什么区别。”

    “不!”

    云慕连忙摆手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至少我知道有一样东西,可以让破损的灵窍恢复如初,名叫。”

    “什……什么?!”

    云裳头脑发胀,呆呆地望着云慕。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