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荒山神庙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饶……饶命啊鬼大人!我们再也不偷吃祭品了!再也不敢了!”

    “是啊是啊,再也不敢了!”

    “不要吃我们,我们不好吃!”

    “是啊是啊,我们不好吃!”

    ……

    张燃拼命求饶,眼泪鼻涕止不住的往下落,那副样子简直比死了爹娘还要凄惨。

    周大胖一个劲的附和,越是害怕,他吃东西的速度就越快,片刻之间,他怀里的馒头都被消灭了干净。

    “母亲,外面有人来了?”

    庙里响起一声轻唤,那“白发女鬼”冷冷看了二人一眼便转身离开。

    “是两个毛头小子,不碍事……你忙完没有?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这家伙就交给我处理好了,我正在剥皮,很快就好了……不过这家伙的皮挺厚的,就是不知道肉好不好吃,待会儿把骨头一起顿汤,这皮正好可以用来做件衣裳御寒。”

    “嗯,那我去烧水,待会就可以下锅了。”

    ……

    听到庙里传来的对话,张燃与周大胖硬是吓得浑身瘫软,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

    天啊!那白发女鬼竟然已经害死了一个人,还有个鬼儿子,正在庙里帮忙处理尸体。

    邪恶!实在是太邪恶了!

    老天爷为什么不打雷,劈死这些个伤天害理的恶鬼!?哪位祖宗快显显灵吧,要不让咱们张家就真的绝后了!

    一想到自己即将遭受剥皮剔骨的待遇,张燃整个人都不好了,就连反应迟钝的周大胖,此刻脸也绿了。

    ……

    “母亲,来者是客,不如叫外面那两人一起进来吃吧,反正这家伙个儿挺大的,肉也多,我们两个也吃不完。”

    “吃不完可以留着下顿吃,干嘛便宜别人。”

    “没事,肉要吃新鲜的才好,反正我还可以再去弄。”

    “……”

    庙里的声音再次响起,张燃和周大胖一阵毛骨悚然。这两个母子鬼不但要吃人,还要请他们一起吃,简直就是变态狂魔啊!

    不行!得跑!不能坐以待毙!

    二人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心里刚升起一丝反抗的念头,便见白发女鬼返了回来。

    “你们进来吧,我儿子请你们吃东西。”

    听到白发女鬼的邀请,张燃与周大胖双脚一软,再次跪倒在地。

    “呵……呵呵,鬼大人不用客气,我……我们不饿……”

    “是啊是啊,我们不饿!”

    张燃的牙齿上下打颤,嘴皮一阵哆嗦。

    就连周大胖这种嗜吃如命的家伙,也险些把刚才吃下的馒头都给吐出了来。

    这时,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从里面出来。

    那少年脸上头上浑身是血,手中提着一柄血淋淋的柴刀,明明面带笑容,却给人一种狰狞恐怖的感觉。

    看到如此景象,张燃与周大胖顿时崩溃,抱成一团哀嚎不已。

    “鬼大人,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是啊是啊,不要杀我们!”

    “两位鬼大人,以后逢年过节,我们一定为你们多少点蜡烛多烧香!”

    “是啊是啊!”

    ……

    看到二人胡言乱语,少年一愣之后不禁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不要胡说八道,什么鬼大人,我叫云慕,这是我母亲,我们也是人,不是鬼。”

    “啊!?”

    “什么!?”

    张燃与周大胖顿时傻在当场,睁大着眼睛打量着对方母子。

    有手有脚,还有影子……似乎、好像、应该不是鬼……吧?!难道真是自己误会了!?

    二人神情缓和了许多,只是心头依然忐忑,只因眼前这个叫云慕的少年,看上去太恐怖了。

    “呃!不好意思,刚刚在处理一只山猪,所以弄得浑身是血。”

    云慕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哑然失笑。他知道自己一身血污,确实有点惹眼,于是转身朝着破庙后面而去。

    “山……山猪!?”

    张燃与周大胖面面相觑,满头黑线乱绕。

    “张燃,我们走不走?”

    “你这死胖子一身横肉,想往哪儿走?”

    “难道这样留下来吃……那个啥?”

    “废话!他们要鬼,我们能跑得掉吗?他们要不是鬼,留下来反而安全一些。”

    “哦哦,还是你聪明。”

    “那当然!”

    ……

    二人嘴巴未动,全凭眼神和眉宇交流。

    一阵过后,云慕再次出来,换上了一套干净的布袄,**的黑发随意束在身后,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颇有几分少年英气。

    “你……你姓云!?你们是云家的人?”

    张燃心思灵敏,蓦然想到云慕刚才的自我介绍。

    提及云家,云慕脸上的笑容淡去,而后摇了摇头道:“我姓云,我母亲也姓云,但我们不是云家的人……至少,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呃!?”

    周大胖挠了挠头,疑惑道:“什么意思?那到底是不是?”

    “蓬!”

    张燃心里一急,毫不客气的给了周大胖一个暴栗,低声喝骂道:“白痴!你这死胖子缺心眼啊!人家是不是云家的,关你屁事!”

    “不是你先问的嘛?干嘛又打我!”

    周大胖捂着脑袋,一脸的委屈,张燃亦是无比心塞。

    云家是这流云镇附近的土霸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听闻少年姓云,张燃便不自觉的将对方和云家联系到一起。不过,对方既然不愿承认,张燃也不好多问,免得惹祸上身。

    云慕看出二人的心思,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带着二人进了破庙里面。

    ……

    ……

    残庙破败,蛛网满布。

    一座三丈多高的神像倒在旁边,其上沉积着厚厚地灰尘,处处岁月斑驳的痕迹,显然荒废了多年。

    神道时代的寂灭,令得所有神庙随之衰落,这里便是其中之一。

    但是没有人会知道,神明虽然陨落,可神位传承却亘古而长存,只因诸多原因,不显于世罢了。直到灾变之后,人们才渐渐发现神庙的诸多玄妙之处。于是乎,一座座破败的神庙再次重现人间,辉煌再起。

    云慕恰恰就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可惜,上一世灾变降临之后,许多神庙都被各大势力占据,那时的云慕不过是个小小玄师,根本没有资格插手神庙之间的争夺。而这一世,他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因此三个月前,云慕离开云府之后,他便以潜修的名义,带着母亲来到这座残破的神庙。那时的云裳心灰意冷,甚至有些愤世嫉俗,隐于此地反而正合她的心意。

    而此地,乃是流云镇附近唯一的神庙,亦是整个西南边境为数不多的几座神庙之一。

    云慕一点都不后悔离开云家,因为这座神庙将是他今后立足乱世之根基,若是他不能改变一切,至少他要给一方安宁,留一寸净土。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