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落魄少年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夜色如墨,初冬深寒。

    荒林小道上,两道身影一晃而过,匆匆忙忙地朝着荒林深处跑去。

    这是两个穿着破烂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看上去异常狼狈。

    跑在前面的少年面黄肌瘦,头发蓬乱,两只眼珠子贼亮贼亮的,透着一股机灵与狡猾。

    而后面的少年身材肥胖,头顶溜光,一边奔跑,一边还在往嘴里塞着馒头,一副死了都要吃的模样。

    在二人后面,一大群点着火把的人紧追不舍,口中怨念咒骂不绝于耳。

    “站住!站住——”

    “又是那两个缺德的小莽子,这次抓住他们,非打断他们的狗腿!”

    “两个死痞货,给死人祭奠的东西也敢偷,就不怕头顶生疮,屁股流脓啊!”

    “抓住他们,乱棍打死!”

    “站住!”

    ……

    身后叫骂不断,两个少年跑得更快,一跐溜的钻入灌木丛中。

    “周大胖,快点!他们要追上来了……快点!”

    “呜,等等我张燃。”

    周大胖的身型笨重,跑着跑着便慢了下来,只是吃馒头的速度丝毫未减。

    无奈之下,张燃只好返回将人拽着继续往前跑,嘴里不停数落着:“我说周大胖,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顾着吃,你这家伙是山猪转世吗,待会儿再吃你会死啊!”

    “是啊张燃,再不吃我就要饿死了。”

    周大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气得张燃直翻白眼,不过他也习惯了对方这副要吃不要命的样子,所以他懒得多说什么。

    要说这两个少年,本是边境游士之子,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只因二人父母双双死于兽乱之中,无以养活自己,只能靠着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为生。

    二人一路从南到北,刨过树根,啃过树皮,好不容易来到流云镇,却处处遭人排挤,连顿温饱都顾不上。

    小镇实在混不下去了,他们便到附近的村庄偷食,被多次驱赶之后,竟将黑手伸向死人坟地的祭品。

    一次两次村民还能容忍,可这两个家伙三番四次的打扰死者安宁,自然激怒了周围的村民,于是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不过这二人还算机警,见势不对,撒腿就跑,而且专门往那些没路的地方钻。

    ……

    听着身后的咒骂之声消失,二人又跑了一段路,这才完完全全的放下心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着。

    “他娘的个鬼,一大帮泥腿子,追了小爷两三里路,简直欺人太甚,等下次再来,小爷把你们的祖坟都给扒干净!”

    “那个……刚才不是已经扒干净了吗?”

    “扒了外面的,里面还没扒呢!”

    “哦哦。”

    周大胖一手一个馒头,拼命往嘴里塞,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骂过之后,张燃不由变得沉默。他看着满天繁星点点,心里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今年十五岁的他,父母双亡,一事无成。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他认为自己或许会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浑浑噩噩地消磨自己的一生,最后化作坟堆里的枯骨……不!或许连坟堆都没有,暴尸野外,无人祭拜……

    然而,张燃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样的度过自己的一生,他不甘心如此卑微的活着,哪怕是死,他也希望如自己父亲那样,轰轰烈烈与荒兽拼搏一番……只可惜,他现在已经十五岁了,却是连灵窍都没有机会觉醒。

    “胖子,你的梦想是什么?”

    听到张燃很突兀的询问,周大胖一阵莫名其妙,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希望能吃饱,能睡好。”

    “山猪也是这样想的。”

    “那……我还希望能有钱,有用不完的钱。”

    “没追求!没志气!”

    “哦。”

    对于张燃的鄙视,周大胖没有任何反应,他觉得有钱、吃饱、睡好,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至少比他现在的生活好上一百倍一千倍。

    “张燃,你的梦想又是什么?”

    “我怕说出来吓死你,嘿嘿嘿!”

    “哦,那你就不要说了,我怕被吓死。”

    “呃……你给我听好了,小爷我的梦想是成为盖世大英雄!”

    “能吃饱睡好吗?”

    “当然!”

    “能挣很多钱吗?”

    “当然!”

    “呵呵,那你是只有追求、有志气的山猪。”

    “……”

    张燃突然觉得,自己搬了块石头把自己的脚给砸了,于是他果断转移话题道:“对了胖子,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周大胖看了看天上的星辰位置,大概计算了一下:“我们应该在乱林集的西面……”

    “西面,不就是乱葬岗!?”

    张燃猛的从地上跳起,左右张望,神情异常紧张:“他娘的个鬼,我们刚刚偷了死人的祭品,该不会被鬼魂找上门吧!?”

    “鬼!?”

    周大胖吓得瑟瑟发抖,吃馒头的动作却丝毫未停。

    “走!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嗯嗯。”

    二人毕竟是少年,虽然精力坎坷,但是对于鬼怪之说,始终心怀畏惧,要不是饿得没有办法,他们也不至于去偷死人的祭品来吃了。

    ……

    一阵秋风划过,树叶挲挲作响。

    “啊!有,有鬼!”

    周大胖一声惊叫,吓了张燃一跳:“哪儿!?哪儿有鬼!看小爷不收拾你!”

    张燃心头惧怕,紧紧闭上双眼,拿着竹棍朝周围空气一阵乱舞。

    “救命!张燃救我!”

    闻得周大胖呼救,张燃不得不睁开双眼转头望去……此刻,周大胖已然摔倒在地,拼命挣扎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拽住了他的脚。

    “别……别怕!有我……”

    张燃心情忐忑的移上前去,仔细一看,这才发现拽住周大胖的根本不是什么鬼,而是一截树藤,而周大胖先前所看到的鬼影,不过是树杈的倒影在随风摆动而已。

    “你个大笨蛋,树藤而已,要不要这样大惊小怪的,差点吓死小爷了!”

    张燃长长舒了口气,骂骂咧咧地帮周大胖解开树藤。

    刚恢复行动能力,周大胖便一把抱住张燃,眼泪鼻涕直流:“张燃,我……我刚才以为自己死定了,难道这就是干坏事的报应吗!”

    “报应个鬼,这么大的馒头都堵不上你的臭嘴。”

    张燃一把推开周大胖,没好气的给了对方一个暴栗。

    ……

    二人继续前行,不知不觉来到荒林深处,前方一缕微光吸引了二人的注意。

    走近一看,那是一座破败的神庙,已经荒废多年,处处都是腐朽的气息。只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有光……既然有光,说明这里应该有人居住才是。

    见此场景,张燃与周大胖大喜过望,总算是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喂!有人吗!?”

    “嘎吱!”

    破庙大门刚被推开一丝缝隙,周大胖又是一声惨叫:“鬼!有鬼!啊——”

    “鬼你个头,就你在这儿鬼叫鬼叫的!”

    张燃这回不再上当,继续将门推开,大步跨门而入:“哪里有……啊!鬼啊!!!”

    “噗通”一声,张燃跪倒在地,惊恐的看着庙门之后。只见一个女子的身影静静站在那里,微光的反照下,一头白发狂乱飞舞!

    风吹烛台,忽明忽暗,衬托着周围惨然苍白的环境,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