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离开云家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乃是百年冰玉炼制而成,寒如梅霜,入手清凉。

    云承德曾经在梅家做客,有幸得见过的作用,是以一眼就能辨别真伪。

    此物不但是梅家的信物,更是进入梅家秘境的重要凭证。

    至于梅家秘境,那可是连玄师都无比向往的地方。因为秘境之中不但天地元气浓厚,还有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可用来炼制玄丹或玄兵,随便得到一样,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只不过,秘境之地不是什么势力都能够拥有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去的。至少云承德修行至今,就从未去过秘境这样的地方。

    云承德一边把玩一边介绍着,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要不是梅家秘境有诸多限制,云承德恐怕已经将手中的占为己有了。

    ……

    云慕从刚才便一直没有说话,目光不经意地在云明轩父子身上流转,心里闪过无数个年头。

    看这父子二人的反应,应该早就知道此事,所以长久以来,云明轩这位云家第三房的大少爷,才会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将他们母子赶出云家。因为只有他们母子离开了云家,云明轩才有机会对他们为所欲为。

    难怪上一世,母亲刚刚病逝,云家便迫不及待的将其尸体接走,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谋取云裳手中的。

    刹那间,许多的问题连成了一条线,将云慕心中所有的疑惑全部解开。

    至于云明轩父子为何会得知这样的消息,云慕反倒不觉得奇怪,毕竟世上没有真正不透风的墙。

    ……

    “父亲大人!”

    云飞龙最先反应过来,连忙道:“小妹这儿子的悟性虽然不错,但是他终究不过一窍之资,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他太浪费了,还不如留给咱们云家一些表现杰出的弟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由怔了怔,特别是云明浩,呆呆的扛着自己父亲,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

    “是啊是啊,大哥说的在理!”

    云飞豹连忙附和道:“父亲明见,与其把机缘留给一个资质平庸的忤逆之辈,还不如留给对云家忠心耿耿的优秀弟子,说不定这就是我们云家崛起的契机。”

    这个时候,原本不合的兄弟二人,想法竟然惊人的一致,唯有二房主云飞虎依然沉默。

    “嗯。”

    云承德看着手中的玉佩微微颔首,云裳却是惊怒交加,想要冲上前夺回玉佩,又是一阵犹豫不决。

    这是当初梅家对云裳唯一的补偿,亦是云裳专门为云慕准备的机缘。如果云慕无法觉醒灵窍,她或许会将此物交给云家,换给儿子一个平安富贵,但是云慕既然已经觉醒,那此物便关系着云慕将来的前途,怎么能够随意舍弃或交换。

    云裳此刻心里极悔,她实在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和兄长竟然想抢夺她留给自己孩子的机缘。这些人,一个个自私自利,他们还是自己的亲人吗?他们心中除了利益,可曾有过半点亲情?

    “父亲,这是我留给小慕的,是属于小慕的……”

    云裳流着眼泪,仍就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看到母亲的样子,云慕紧握着拳头,心中杀意涌动。他可以不在乎什么玉令,也可以不在乎什么机缘,但是他却不能不在乎母亲的感受。

    “这样吧!”

    云承德握住玉佩,面色肃然道:“此物就暂时交由老夫保管,五年之内,你儿子若是能够跨入玄徒凝窍期,便拥有进入秘境的资格,老夫自会将这件信物交还给他,若是他连凝窍期都到不了,这件信物给他也是浪费,我会令做安排,当然为了以示公平,老夫会适当给予你儿子一些补偿。”

    “不!我不要什么补偿!把梅花玉令还我!”

    云裳心灰意冷,想要冲上前夺回玉佩,却被云慕紧紧抱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云裳歇斯底里的挣扎着、哀嚎着,这一刻,她的内心充满了怨恨,无穷的怨恨:“当年逼我嫁到梅家,现在又要抢夺我儿子的机缘!你们是魔鬼!你们全都是魔鬼!”

    任凭云裳如何咒骂,云承德等人始终无动于衷。

    ……

    一阵过后,云裳骂累了,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对于家族、对于亲人、对于未来,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母亲,还有我,没事的,没有那东西,你儿子一样能够出人头地。”

    云慕的声音传入云裳耳中,令她的目光多了几分颜色。

    “呵呵……哈哈哈……”

    云裳蓦然大笑,笑声中透着浓浓的心酸与苦涩:“这就是云家,这就是亲情……小慕!你好好看看!记住他们,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嘴脸,永远都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嘶喊声中,云裳的头发瞬间变得苍白,赤红的双目透着淡淡凶光!

    “母……母亲!?”

    云慕看着云裳的变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没有想到,云裳受到刺激之后,竟然会如此变化!该是多么的痛苦绝望,才会换来这满头的白发。

    轻轻触摸着母亲的白发,云慕指尖微微颤抖,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一般。

    强烈的情绪波动中,云慕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缕莫名的气息由体内悄然而生,注入他心脏之中。

    “你们……混蛋!!!”

    云慕骤然爆发,手握长棍朝着云承德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去思考任何得失,他只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哪怕自己最后什么都做不到,至少他有勇气去做,至少他不会因为今天的沉默而悔过。

    “哼!不自量力!”

    云承德随手挥动,一道凌厉的气劲将云慕掀翻在地,一口逆血喷出。

    玄徒与玄师之间的实力,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饶是云慕身经百战,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依旧那么的苍白无力。

    似乎有所顾忌,云承德没有伤及到云慕的性命,也没有再继续出手。

    云裳连忙上前将云慕护住,赤红的双眼怒瞪着云承德,摆出一番拼命的架势。

    “母亲放心,我没事,他不敢对我们如何。”

    云慕擦掉嘴角的淤血,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现在明明虚弱不堪,摇摇欲坠,偏偏不肯倒下,淡漠的看着云家众人。

    面对云慕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云承德同样怒火中烧,只是考虑到后果,他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

    在别人眼中,云裳不过是个弃妇,云慕不过是个没有父亲的野种,但是在云承德心里,云裳再怎么说,也曾是梅家的媳妇,即便是他这个家主,也不好随意处置。

    更何况,云慕当初被云裳抱回云家之时,没有人知道这个赤婴的父亲是谁,是否与梅家有什么关系,万一云慕真是梅家后裔,云承德将其处置,必然将承受梅家的怒火,后果不堪设想。

    云慕正是看透了这点,才笃定云承德不敢将他们母子如何,顶多也就是逐出云家罢了。

    对此,云慕求之不得,没有丝毫不舍。

    ……

    “云承德,十多年前,你们为了云家的利益,逼着母亲嫁入梅家,回来之时,却让她承受莫大的羞辱和委屈,我母亲现在所承受的伤痛,全都拜云家所赐……”

    说道这儿,云慕环顾四周,冰冷的目光透着一丝凶戾:“梅花玉令你们云家一定好好收着,五年之内,我一定会亲自取回来。不止是梅花玉令,还有你们欠我母亲的公道,我也要一并取回。”

    说罢,云慕从藏芥轮中取出《天玄诀》,丢到云承德脚下。

    “你……”

    云承德自知理亏,颇为恼羞成怒:“没有云家,哪有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滚!给老夫滚出云家!”

    “……”

    云裳什么话都没有说,最后默默带着重伤的云慕离开了云家。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众人不由沉默。

    风卷流云散,枯叶葬天边。

    来时未见泪,去时白发纤。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