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梅花玉令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轰!”

    一声震响,云慕母子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反而是云飞豹的玄灵巨豹被一条玄灵鳞蟒挡了回来。

    “老三,何必这么激动!”

    云飞龙召回鳞莽,笑容满面劝说道:“我们云家可以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你这么与小辈动手,传了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你……”

    云飞豹紧紧握了握拳头,想要发作却是不能,只好强忍着怒意道:“大哥,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心思狡诈,巧舌如簧,乃是大奸大恶之徒,今日要是不将其拿下问罪,那我们云家才是个真正的笑话。”

    “非也非也。”

    云飞龙摇了摇头道:“此人虽然年纪小,可是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而且他也说了,他是和同辈切磋较量,又没有出手杀人,我们身为长辈,本来就应该鼓励这样的竞争,岂可随意打压晚辈的成长。”

    云飞豹没好气的道:“感情吃亏的不是你们长房,大哥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云飞龙眉头一下皱起,面色不悦道:“为兄只是就事论事,老三怎可胡乱牵扯别人。更何况,此事的确是你们做得出格了,这么多人对付人家一个人,结果全被打趴下,看来三弟得好好整顿整顿一下你们第三房的风气了。”

    “放屁!”

    云飞豹恼怒不已,神情愤然道:“我第三房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长房指指点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少在我勉强摆出那副虚伪的脸孔……”

    二人争执不下,一个清冷的声音却将其打断。

    “喂,你们说够没有?要是没什么说的,那我们就走了。”

    云慕挽着母亲便要离开,完全视三房之主为无物。

    周围护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拦。他们实在搞不清除,两位房主明明是来问罪的,怎么兄弟二人反倒争气来了。

    勾心斗角的事情,云慕上一世经历过太多太多……云飞龙之所以如此袒护它们母子,无非是想借着这件事情灭灭第三房的威风,或者拉拢云慕,好为自己增添些竞选家住的筹码。

    可惜,云慕对整个云家上上下下失望透顶,自然没有想过留在云家。

    “想走,门都没有!”

    云飞豹顾不上与云飞龙争执,再次指挥者玄灵巨豹。

    这回就连云飞龙也皱起了眉头,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

    “云承德,到了现在,你还不出来吗?”

    云慕开口直呼家主之名,倒是把周围之人全都惊住了。

    云飞豹蓦然停手,转头看向北苑口……只见云承德在老管家的陪同下,不缓不慢的走了出来。

    “见过父亲大人!”

    “拜见家主!”

    周围躬身一片,唯有云慕母子站在原地。

    “你就是云裳的儿子?”

    云承德摆了摆手免去众人礼数,直径朝着云裳母子走去:“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直叫老夫名讳,你母亲就是这样教你的?”

    “不,不是这样的,父亲大人……”

    云裳面色焦急,连忙替云慕解释道:“小慕平时很乖很听话的,要不是为了我,他也不会擅闯云家,更不会与云家的护卫和弟子冲突,父亲要怪就怪我吧,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行了,你闭嘴吧!”

    云承德板着脸,冷冷呵斥道:“老夫还没有瞎,这里的事情老夫自然看得清楚。还有……既然你我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今后不得再叫我父亲。”

    “是……是的,家主。”

    云裳神情黯然,沉默无言。

    接着云承德转向云慕,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慢悠悠的道:“小子,你是不是以为,用这样的手段就能吸引老夫的注意,然后让老夫生出爱才之心,免去你的罪过?老夫……”

    “家主想多了。”

    云慕漠然笑了笑,硬是打断了云承德的猜测道:“其实,我并没有想过这些,也没有在乎过你们,家主真的想多了。”

    “嗯!?”

    云承德完全没有料到,云慕在自己面前竟然还敢如此说话,一愣之后面沉如水:“小子,你真以为老夫不敢收拾你!?”

    “嗯,我觉得……你真不敢。”

    云慕点了点头,态度异常诚恳。

    一下子,所有人都傻眼了。无论护卫还是房主,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云慕,以为对方得了失心疯。尤其是云裳,完完全全的愣在一旁,脑子一片混乱。

    “……”

    周围一片死寂,唯有呼吸凝重。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云承德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阴沉着脸,直直的看着云慕。

    在所有人的眼里,家主云承德绝对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冷酷的性格从他跟自己女儿断绝关系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一二,为何今天却如此反常!

    这时,邓石公干咳了两声,故意圆场道:“家主,不过是小辈之间的小打小闹,依老朽看,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就这样算了!?

    周围之人又是一愣,不仅老家主转性了,连老管家也在帮着云裳母子说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沉默良久,云承德声音冰冷道:“不尊长辈,狂妄自大,咱们云家没有此等忤逆之辈!云家护卫何在,将这二人给老夫逐出云家,永远不得踏进云家半步。”

    “是!”

    左右护卫正要上前抓人,云裳连忙跪地相求道:“等等!父……家主不要赶我们走!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说气话,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家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小慕这一次吧!而且……”

    说话间,云裳从怀中摸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佩道:“家主你看,我这里有梅家的信物,只要小慕拿着梅花玉令去梅家,便能在梅家秘境中修行三个月,将来小慕肯定能够出人头地,成为云家的栋梁之才,求你千万不要将小慕逐出云家!”

    “梅花玉令!?梅家秘境!?”

    云承德蓦然变色,一把将玉佩夺过手中仔细观察。

    谁都没有注意到,云明轩那张俊逸的面容几乎扭曲,狰狞的目光透着一丝灰败之色。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