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镇定自若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小慕!”

    一声凄凉的嘶喊,云裳跌跌撞撞地冲到云慕身边,死死将其护住。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求求你,求求你们……”

    云裳苦苦哀求,正要跪在地上磕头,却被云慕牢牢拽住。

    见此情形,云飞豹反倒没有继续出手,只是嘴角透着一抹冷冷的嘲讽之意,似乎很乐意看到对方母子凄惨的模样。

    云裳现在好恨好恨,恨自己的软弱,恨自己的妥协,更恨自己失去了修为。要是当初,自己坚强一些,勇敢一些,聪明一些,或许……或许一切又都会不一样。

    “小慕……你流血了,流血了……”

    云裳看着云慕满身鲜血,偏偏不敢去触碰,生怕再次伤害到对方。焦急心痛,眼泪如泉水般涌出。

    “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母亲不用担心的。”

    云慕强忍着疼痛,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正常一些,可惜他的脸色一片惨白,叫人如何不用担心。

    云裳抹掉眼泪,紧咬着嘴唇道:“你这孩子,留了这么多血,怎么会没事……”

    “……”

    云慕微微沉默,清冷的目光扫过周围。随即,他将双肩的双刺硬生生拔出,随意丢在脚下,又是两道血箭射出,看得云裳手足无措。

    心脏是生命的源泉,因此开启心窍的玄者,生命力和恢复能力,都比其他天赋的玄者要强上一些。

    片刻之后,云慕双肩的伤口渐渐凝固,只是面色依然苍白。

    ……

    “哈哈哈,有趣有趣,老三,你堂堂玄士身份,竟然与一个小小的玄徒为难,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大笑声中,一个高挑的身影落在北苑之外,与云飞豹相对而立。

    “爹!”

    看到来人,云明浩一脸惊喜的跑上前去。

    来者正是长房之主,云明浩的父亲——云飞龙。

    “臭小子,就知道四处惹事,先在旁边好好待着,这会儿没你说话的份。”

    云飞龙笑骂了一句,却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接着,他转向云裳母子,脸上露出几分复杂之色。

    “大哥既然来,想必二哥也该到了吧?”

    云飞豹话音刚落,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场中,正是第二房之主——云飞虎。

    与其他两位兄弟相比,云飞虎为人比较深沉低调,不喜欢凑热闹,也不喜欢怎么说话,但是没人敢忽略他的存在,因为他生了个好儿子,一个拥有五窍之资的云家第一天才云明溪。

    三房之主齐聚于此,气氛一下变得凝重起来。

    不多时,一大群护卫随之赶来,把地上的伤员统统接走,而后将云慕母女团团围住,只需一声令下,随时准备出手拿人。

    “等……等等!”

    云裳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行礼道:“云裳拜见大哥、二哥、三哥,当年……”

    “别别别,我们可不是你兄长,担不起你的大礼。”

    云飞豹冷冷回绝,眉宇之间透着一种不近人情的淡漠。

    云明轩腹部剧痛,无法开口说话,只是怨毒的目光在云慕身上扫过。

    “我……”

    云裳还待开口求情,云慕却将她拉到自己身后:“三位房主老爷,你们到底想要如何,就直接说吧!”

    云慕直言直语,没有丝毫避讳。他确实没有太多时间,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这个充满腐朽、勾心斗角的地方。

    “如何?!”

    云飞豹气急而笑,怒声道:“你无故残害我第三房的下人,还敢擅闯云府,更是打伤了云府众多护卫和弟子,你现在居然问我们要如何?好!那老子就告诉你这狗杂种……对付你这样的凶徒,自然是要打断双手双脚,废去一身修为,然后逐出云府!”

    “不!不是的!”

    云裳大急,正要辩解,云慕却抢先接过话道:“三爷这话说的不对吧?”

    “不对?哦!有什么不对?”

    云飞豹狰狞一笑,没有急着出手,他倒想听听对方能说出个什么大天来。

    云慕神情平静,显得异常镇定,一点都不像个陷入困境之人:“第一,你们第三房的下人聚众闹事,触犯家规,我身为云家的人,自然得教训教训他们,三爷不用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放屁!”

    云飞豹狂吼了一声,双眼犹如铜铃瞪得老大。

    云慕完全不为所动,继续道:“第二,我没有擅闯云府,我是正大光明走进来的,借得是三爷那位爱妾的通行令牌……对了,反正今后也用不上了,就麻烦三爷替我还给你那位爱妾好了。”

    说着,云慕随手将一面黄铜令牌丢到云飞豹手中。

    “该死的狗杂种,你竟然戏弄老子!”

    接过令牌,云飞豹气得脸都绿了,一把将令牌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地上。

    “第三……”

    这时,云慕的声音再次响起:“云家家规虽有记录,兄弟手足之间不得自相残杀,可没有说过弟子之间不许比斗。想必你们刚才也都看见了,我与云家弟子之间的争斗,属于同辈之间的较量,没想到他们不讲规矩,反而叫护卫一起围攻我,要是我实力不济,恐怕现在躺地上的就是我了。”

    顿了顿,云慕复又道:“当然,其实我说这么多,在你们看来全都是废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三爷是不是已经想好了很多借口,准备义正辞严的将我们拿下,然后再想方设法得折磨我们。”

    “好一张巧言令色的嘴巴!”

    云飞豹气极反笑:“不管你说的说有理,不尊长辈,忤逆房主,这总该是事实吧?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不尊长辈?”

    云慕嗤笑了一声,神情不屑道:“三爷认为自己像个长辈的样子吗?不问青红皂白,不管是非对错,不顾祖宗的规矩,无故欺压晚辈,我这肩膀上的伤,可是拜三爷所赐……差点忘了,三爷刚才叫我狗杂种,却又自称我老子,这不是骂自己狗吗?三爷果然是性情中人!”

    “放屁!放屁!狗……老子……”

    云飞豹话音梗住,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喝骂。

    既然说不过,那便要动手!

    云飞豹恼羞成怒,颜面尽失,抬手之间,指挥者身旁的玄灵巨豹冲向云慕!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