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赶 到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明浩见过明轩堂兄!”

    云明浩收敛情绪,快步跑到云明轩面前,眼中兴奋之色还未消退。

    云明轩一直是云明浩崇拜的兄长,云明浩特别渴望得到对方的赞赏。所以他准备将自己打败云大伟的事情说给云明轩听。

    然而,云明浩话还没有说出口,云明轩便是一阵呵斥:“明浩堂弟,你怎么在这儿?云家弟子应当相亲相爱,你身为长房一脉,更应该以身作则,怎么能够出手伤人?这事要是被大伯父知道了,恐怕又要罚你关上一段时间!”

    “我……”

    云明浩呆愣当场,心头顿时像被凉水淋了一般:“我……不是的,是他们……”

    “行了,你先退下吧!”

    云明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命护卫将昏迷的云大伟带下去医治。

    不管是刻意做作也好,真心真意也罢,云明轩这样的举动,立刻引得了众多旁系少年的好感,云少华兄弟更是面露崇拜之色。

    看着周围众人的面容,云明浩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崇拜的看着对方,而今……一切都颠倒过来。

    在人家眼里,自己就是个傻子,被玩弄的对象!

    刹那间,云明浩感觉自己心里仿佛某样东西碎裂了,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

    “来人,弃妇云裳,纵子行凶,教养不善,将她给我押下去听后处置。”

    云明轩刻意避开云明浩的目光,带着众人绕过对方,将云裳团团围住。

    “等……等等!”

    云明浩条件反射的叫喊了一声,不自觉的挡在云明轩等少年面前。

    云明轩面色微沉,皱着眉头道:“明浩堂弟,你还有什么事情吗?要没事就早点回去,免得大伯父担心。”

    云明浩心下犹豫,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劝说道:“堂兄,这样不好吧,她毕竟是我们姑姑……”

    “够了!”

    云明轩厉声呵斥道:“明浩堂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姑姑?就她也配吗?她不过是个道德败坏的下贱女人,家主将她留在云家已经是格外开恩,她却四处败坏云家的名声……这样的女人也配我叫他姑姑?明浩堂弟,看来你是昏头了,还不赶紧让开!”

    “是啊是啊,明浩少爷,快点让开,别耽误明轩少爷办正事!”

    “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千刀万剐!她根本不配姓云,简直丢我们云家的脸。”

    “明浩少爷这么护着这女的,要是家主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吧!”

    “明浩少爷还不让开!”

    “让开让开!”

    云少华兄弟带头起哄,周围少年纷纷开口。有云明轩这个云家天才给他们撑腰,他们又岂会云明浩这个纨绔少爷。

    “我……我……”

    云明浩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从小养尊处优,云明浩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唯一受过的一次打击,就是被云慕狠狠揍了一顿,哪里遇见过如此阵仗。众人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像是罪大恶极,和整个云家站在了对立,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

    云明轩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明浩堂弟,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这女人的儿子仗着玄徒的身份,打伤打残我三房的众多家丁管事,明目张胆的触犯我云家的家规,现在我自然要将他们拿下问罪……”

    “玄徒!?那家伙成玄徒了!?”

    云明浩蓦然失神,云明轩向左右护卫示意道:“行了,明浩少爷累了,你们两个将他带回去好好休息吧!”

    “是,少爷。”

    随即,两名护卫上前,将云明浩一左一右架起,强行带到一旁。

    当着云明轩的面,云明浩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明轩的护卫把手伸向云裳。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云裳被一名护卫扣住手腕,拼命挣扎着:“我要见父亲!我要见家主!我不走!不走!”

    云明轩眉头皱了皱眉,生怕事情闹大,于是凑近云裳耳边,语气冷漠道:“你要是不想你儿子出事,最好乖乖跟本少爷回去,否则……”

    “什么!?小慕……你们把小慕怎么了!?”

    云裳果然放弃了挣扎,眼泪从眼眶中不断涌出。

    ……

    ————————————

    北苑楼台之上,二人静静遥望着外面远处,北苑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家主,真的不管管吗?毕竟……”

    “不用说了,那不孝女自己管教无方,纵子行凶,败坏家声,当有此报,就让第三房的人压下去好好教训一下也好,免得越来越不安分。”

    云承德神情淡漠,邓石公亦不好多说。

    “嗖!”

    就在护卫准备将云裳带走之际,一根长棍破空而来,立于云裳身边,卷起一阵气浪,硬生生将周围之人分隔开来。

    “云明轩,你找死!”

    一个充满杀机的声音传入耳边,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影远远而来,纵身之云裳面前……来者,不是云慕还能是谁!

    “对不起母亲,我来晚了……”

    云慕杀意收敛,连忙从藏芥轮中取出一件长袍为云裳披散。

    看着母亲惨白无言的面容,云慕心神微微颤抖……尽管他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但是他却能够深刻的体会得到,自己母亲所受到的伤害与屈辱。

    该死!这些人统统该死!

    熊熊地怒火掺杂着浓烈的杀意,压抑在云慕胸膛,几乎快要喷发而出!

    “小慕,你……你没事?你没事?”

    云裳喜极而泣,将云慕抱在怀中,双眼已经哭的红肿。

    “嗯,我没事……我没事……”

    云慕身子不禁颤了颤,满腔的杀意瞬间被母亲的温暖所融化。

    看到如此一幕,周围下人唏嘘不已,就连云明浩心里也是微微酸涩,涌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情绪。

    云明轩面色阴沉,示意左右护卫和一众少年,将云慕母子团团围住。

    “云慕,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云明轩的喝问,云慕缓缓转过头,神情淡漠道:“你是想问,你那些家丁护卫怎么样了吧?我来了,他们自然不会好过。”

    “你……”

    不待云明轩开口,一旁云少华抢先上前呵斥道:“小野种,少在那里装模作样,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怕得要死,还不快点跪下磕头,或许明轩堂兄会大发慈悲饶你一条狗命,否则……”

    “聒噪!”

    云慕随意一脚,将旁边立着的长棍踢向云少华,后者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长棍的劲力崩飞出去,吐血倒地,险些昏死过去!

    “啪!”

    长棍反弹而回,重新落在云慕手中,挽了个圈花儿负于身后。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