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屈 辱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云府西苑,一片秋黄。

    此时,一个半大的身影在荷塘边,仿佛练习着玄灵术,任凭汗如雨下,依然咬牙坚持着。

    不远处的楼阁上,一名三十来岁的锦袍男子负手而立,静静看着荷塘边的身影。

    在男子身旁,一名华贵娇俏的少妇默默陪伴,同样看着前方,眉宇之间透着一抹担忧之色。

    “老爷,浩儿这到底是怎么了?自从上前天回来,就这样没日没夜的修炼,再这样下去,身体哪里吃得消!”

    听到夫人抱怨,云飞龙笑着宽慰道:“夫人多虑了,以前浩儿老是贪玩,连一些旁系弟子都比不过,现在肯静下心来认真修炼,你应该高兴才对。更何况,他这个年纪,多吃点苦头不是坏事,我们长房一脉,难道还缺这点补品不成,到时候命下人多做些滋养身体的汤药就是。”

    作为云家长房之主,云飞龙所考虑的事情更多一些。

    他们长房一脉人丁淡薄,老大与老二年幼夭折,好不容易才有了云明浩这根独幼苗,自然上上下下待之如珠如宝,甚至为了不让云明浩孤单的成长,云飞龙专门收下一个年纪相若的养女伴其成长。

    不过,爱护归爱护,今后这长房的家业还得靠云明浩来继承,要是云明浩始终烂泥扶不上墙的,不仅很难守住这份家业,恐怕家主也会将长房一脉的修炼资源大大消减。

    本来云飞龙还挺担心自己儿子难当重任,现在看来,他却是放心了许多。无论云明浩为何突然转变,至少他懂得努力,这便已经足够了。

    “哼!”

    少妇很不高兴,黑着个脸道:“浩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不心疼我心疼,堂堂长房少爷,你居然拿我儿子跟那些低贱的旁系弟子相提并论,浩儿一下性情大变,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你这当爹的也不关心一下!?”

    “自己儿子的问题,我怎么会不关心!”

    云飞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命人打听过了,上前天,浩儿悄悄出去过一趟,不过很快又回来了……据护卫说,浩儿应该是去了东街,至于做了什么,接触过什么,全都不是很清楚。”

    “那你有没有问过浩儿?”

    “怎么没问,这小子的脾气倒是挺倔的,死活不开口,我也拿他没有办法。”

    “那我去问问。”

    “还是算了吧,他已经不小了,多少给他点空间,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很不错,如果真是受了什么刺激,也最好让他自己解决为好。”

    想了想,云飞龙还是慎重道:“虽说我云家在这流云镇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会向老爷子申请,安排一名紫衣护卫暗中看着他才行。”

    “哼,算你有点良心。”

    少妇**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身为云家的女人,她很多事情心里明白,云家的资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即便是一房之主,每个月的用度都是有限制的,更何况给小辈的资源。

    二人又静静看了一阵,直到太阳快要落山,这才并肩离开。

    ……

    ————————————

    “明浩少爷好!”

    “嗯。”

    “见过明浩少爷!”

    “呃……”

    一番修炼之后,云明浩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返回住处,可一路走来,所见之人皆是脚步匆忙,似乎每个人都有什么急事。

    “等等,你们这是去什么地方?”

    云明浩大为好奇,不由叫住其中一个下人询问。

    “少爷有所不知,有个妇人在北苑外面撒泼,说要见家主,否则长跪不起,听说曾是家主的女儿,所以大家想去看看热闹。”

    “什么!?是她?不就是住在杂院的那个……”

    云明浩闻言一愣,脑海中蓦然冒出一个人的身影。

    一想到这个人,云明浩的内心便充满了憋屈,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吓得面前之人噤若寒蝉。

    “那个家伙的母亲来了,他肯定也跟来了……哼很!给本少爷等着,这次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

    云明浩嘴里念念有词,一转身直径朝着北苑奔去,留下几个面面相觑的下人。

    ……

    ……

    一路疾奔,云明浩几乎忘记了自己身体的疲惫,浑身上下像是充满了力量。

    经过这几日奋力苦修,云明浩已经将玄灵术完全掌握,可以说是运用自如。他本来打算明日就去找云慕算总账,然后将对方踩在脚下愤愤羞辱对方,好一雪前耻……不过,对方既然主动送上门来,他当然不会客气,所以在听到下人的消息后,他便迫不及待的赶往北苑。

    然而到了北苑之后,云明浩左瞧右看,硬是没有看到云慕的身影,只有一个妇人跪立在石阶上,周围倒是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有老有小,议论纷纷。

    “这就是家主曾经的女儿吗?看上去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啊!?”

    “你们不知道,这位小姐曾是云家的天之骄女,年纪轻轻就成了玄士,后来嫁到了大铭府梅家……那梅家可是了不得,据说是大铭府的四大世家之一,真正大家族,十个云家都比不过,当时这位小姐出价,简直是风光无限啊!”

    “什么天之骄女,这女人就是个扫把星,刚一出世就克死了自己母亲,在云家的时候也很不合群。后来运气好,风风光光嫁到了梅家,可惜没几年又被赶回来,身边还带着个野种,肯定是做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连一身修为都给废了,简直把云家的脸都给丢尽了!”

    “原来如此,真是晦气!”

    “家主不是和这女人已经断绝关系了吗?她来这里跪着做什么?”

    “那还用说,肯定是过不惯苦日子,或是犯了什么罪过,来这里祈求家主原谅呗。”

    “真是好笑,世间上竟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就是就是!”

    ……

    周围议论之声不绝于耳,每一句话落在云裳心里,仿佛被针狠狠刺了一下,虽不见血,没有伤痕,却无比疼痛,深透灵魂。

    “吵什么吵,有什么好吵的!全都给本少爷闭嘴!”

    一声呵斥,周围下人渐渐安静下来,一个个神情错愕的看着云明浩,完全一头雾水。

    云明浩对云裳跪不跪毫不关心,只是没有见到云慕出现,他的心里着实很郁闷,再加上周围闹哄哄的没完没了,令他本来压抑的情绪一下就爆发出来。

    “哼!”

    云明浩不耐烦的扫过众人一眼,然后大步朝着云裳走去。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