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心 狠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云慕!?你总算是回来了!”

    就在云慕愣神之际,王大娘快步走了过来。

    周乐连忙迎上前去:“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咦!?你这小崽子和云慕一起回来了?怎么样,有没有觉醒成功,要是不成功,老娘拧断你的耳朵?”

    王大娘冲着周乐一阵咆哮,周乐心里大感郁闷,暗忖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当然,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周乐打死都不敢这么说,于是忙不迭的点头道:“嗯,成了成了,你儿子就是个天才,怎么可能不成?”

    说着,周乐还将左手腕上的露了出来,炫耀似的在母亲面前晃了晃,神情异常得意。

    “什么!?成了?真的成了!?这嘎子东西我见过,护卫大人他们个个都有……”

    王大娘本来只是随便一问,没想到自己儿子真的成功觉醒了灵窍。且不管天资高不高,玄者就是玄者,今后他们家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这待遇肯定不会差。

    念及于此,王大娘嘴角流出一抹哈喇子,眼里满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周乐一脸的汗颜,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

    见周乐母子聊的起劲,云慕也没有去打扰,自顾拨开人群,朝着杂院走去。

    “云娘子,我们家里最近出了点事情,你欠的钱能不能先还给我?等我以后有了钱再借给你!”

    “是啊云娘子,谁没有个难处?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告到家主哪里,今天也得把钱还上!”

    “我们也不借了,快点还钱!”

    “还钱还钱,快点还钱,否则被怪我们不客气。”

    ……

    刚到院口处,云慕便听到各种吆喝咒骂,有男有女,咄咄逼人。

    一下子,云慕怒气直冲头顶,随手抄起一旁的埽棍,朝着杂院里走去。

    院子里面,四男三女站在一起,冲着云裳骂骂咧咧,说个不停。

    只不过,云裳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弱不禁风、受人欺凌,只见她拿着柴刀,横在身前,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得见母亲无恙,云慕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与此同时,他又感到有些意外。

    在云慕眼中,自己母亲是个性格比较内敛,甚至有点软弱的女人,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母亲同样是个坚强勇敢的女人。

    如果不坚强,一个弃妇带着一个孤儿,凭什么撑到现在?

    如果不勇敢,一个女人,在面对威胁的时候,何以寸步不让?

    ……

    “云娘子,我劝你识相一点,否则待会儿有你苦头吃的。”

    “不识好歹的小贱人!”

    两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云慕侧头望去,竟是云旺夫妇站在一旁,身边还跟着四名人高马大的家丁,颇有几分狗仗人势的样子。

    “死性不改!”

    到了这个时候,云慕要是还不清楚状况,那他的脑袋就真是白长在脖子上了。

    对付这样的老狗,不用讲什么道理……只有打!狠狠打!

    念动之间,云慕也顾不得什么后果,懒得去考虑什么得失,径直走到云旺夫妇面前。

    “咦!?你这小野种回来了?回来的正好,老娘告诉你们娘俩,你们要是……”

    话音戛然而止,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云慕一棍子打在张大春脸上,然后又一棍子敲在云旺头上……令得二人顿时头破血流。

    “蓬!蓬!蓬!蓬!”

    一棍又一棍的落下,将冲上前来的四名家丁瞬间打翻在地,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与四天前相比,此时的云慕不仅伤势痊愈,而且还成为了玄徒,力量更强大,反应更快速,身手更灵活,岂是区区家丁能够对付的?

    “哎哟诶,杀人了!要杀人了!”

    “小野种,你这个杀千刀的,凭什么动手打人,我们这次是来主持公道的,你还讲不讲道理了啊!”

    “哎哟诶!”

    “疼!疼!住手……别打了!”

    “云少爷!求求你,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

    云慕对云旺夫妇恨极,出手毫不留情,因此故意只打二人痛楚,不将二人敲昏。

    在云慕的乱棍之下,云旺夫妇皮开肉绽,浑身染血,毫无招架之力。二人起初还有大声嚎叫、拼命咒骂,但是到了后面只能苦苦求饶。

    周围之人看到这样血淋淋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寒蝉。

    谁都没有想到,云娘子家这个平时看上去木木讷讷的儿子,发起疯来居然如此恐怖,着实叫人害怕。

    “云少爷饶命!饶命啊!你就饶了小的二人吧!”

    “是啊是啊,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云旺夫妇抱头痛哭,连恨的心思都没有了。

    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看到夫妇二人如此模样,周围之人一个个面露不忍之色。毕竟大家都是云家的下人,哪有什么贵贱之分,彼此之间又何必相互为难呢!

    “……”

    云慕面无表情的看着云旺夫妇,丝毫不为所动,他并非嗜杀之人,也绝不喜欢以折磨别人为乐趣,只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自己的角度,有时候不得不狠下心来。

    从前云裳处处忍让,或许有人会觉得云裳亲切友好,可同样会有人觉得云裳软弱可欺。

    云慕这次大打出手,正是要让别人有所忌惮,不要认为老实人就好欺负。

    “咔!”

    “咔嚓!”

    两声脆响,云旺夫妇的左腿同时被云慕打折,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随即昏死过去。

    ……

    “疯了!这小子疯了!”

    “跑!快跑!要是云家护卫队来了,大家都有麻烦!”

    “后面的别挤!前面快让开!”

    “他娘的谁踩我?哎哟!”

    慌乱的叫喊声中,围观的人群轰散而去,杂院外围只留下王大娘和她的儿子周乐,呆呆地看着,留也不是,走也不好。

    “云……云娘子,我们的钱,其实也不用急着还,我们不急,不急……”

    “是啊是啊,不用还了,真的不用还了。”

    “呵,呵呵……云娘子,云少爷……我们还有点急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不不不,我们再也不会来打扰了!再也不会了!”

    那几名讨债之人显然被吓得不轻,惶恐不安的看着云裳母子,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一点一点的朝着院口出移去,生怕云慕再次发疯发狂。

    认真的说,他们其实也挺无辜的。当初云裳为了给云慕看病买药,不得不到处找人借钱,他们倒是好心,没料到云旺夫妇却威逼利诱他们,让他们一起来逼云裳还债。

    这本就是件不厚道的事情,要是他们早知道云家小儿如此威猛,恐怕打死他们都不敢到这里来了。

    “站住!”

    云慕突然开口叫住几人,气氛顿时凝固。

    几位债主身子僵硬,紧张的望着云慕。

    不过云慕并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只是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那几个人:“既然你们是一路过来的,那就顺道把他们带回去吧!”

    “是是是!”

    几人忙不迭的点着头,连拖带拽的将四名家丁和云旺夫妇扛走。

    “周乐、大娘,你们也快点离开吧,免得惹上麻烦。”

    云慕冲着杂院外面招呼了一声,王大娘客套了几句,然后带着周乐逃命似的离开。

    ……

    目送二人离开,云慕环顾周围,一片狼藉。

    寂静的杂院中,只剩下云裳母子静静而视,相对沉默。

    云慕承认自己刚才确实冲动了些,不过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有些时候,他可以冷静,却无法平静。

    有些时候,他可以忍让,却不会退让。

    他不是什么圣人,虽然拥有百年记忆,拥有七情六欲,做不到冷血无情,做不到四大皆空……或者说,他这种行为不叫“冲动”,而是男儿的血性。

    云裳看着云慕,目光充满了复杂之色。

    从开始到现在,她还一直沉浸在深深的震撼中……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上次云慕乱棍暴打云旺夫妇,这次更把家丁打昏,把云旺夫妇打残……这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十二三岁孩子干得出来之事。

    没有母亲会去怀疑自己的儿子,云裳也不例外,所以他不会去想云慕的变化,反而绝对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理所当然。

    ……

    “母亲,你是不是觉得,刚才我太过心狠了?”

    云慕突然开口,轻轻把头低下。

    云裳鼻子一酸,上前搂住云慕的脑袋,用力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这样的世道,心若不狠一点,怎么能活下去?是母亲没用,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一个小小的下人怎敢欺负上门……”

    说着说着,云裳眼中的泪水不自觉的流淌出来,落在云慕的脸颊。

    “母亲,不要哭了,他们不值得你流眼泪。”

    云慕轻轻地为母亲把眼泪擦掉,随即转移话题道:“母亲,这云旺只是个小人物,他的背后有人撑腰,今天我把云旺夫妇打残,那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看来我们这次要被赶出云家了。”

    对于反出云家,云慕早有这个打算,他已经成功觉醒,留在云家反而是一种束缚,到了外面,才可能更好的发展。所以他的心里没有丝毫负担,也非常有信心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母亲。

    可云裳却不这么想,只见她身子微微颤了颤,眉头紧紧拧成一团,犹豫不决道:“我……要不我再去求求父亲大人,他……”

    “没用的!”

    云慕接过话,淡淡讥讽的语气道:“家主大人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有时间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所以母亲不用去了。”

    “可是……”

    “母亲放心,我现在已经成为玄徒,有能力挣钱养家,也有能力保护你,就算离开了云家,我也能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云慕灿烂一笑,然后将左手腕上的亮了出来。

    得见此物,云裳先是一愣,而后心神微颤,捂着嘴巴,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激动狂喜之色。

    “藏芥轮!?你有藏芥轮了!?”

    云裳曾是天才玄士,自然对藏芥轮非常熟悉。

    狂喜之后,云裳渐渐恢复平静:“不!不行!你好不容易成为玄者,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放弃,在云家好歹可以给你一个安稳的环境,但是到了外面,处处是凶险,反而会耽误你修炼。”

    “母亲……”

    “行了,不用多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要去求求父亲,无论他答不答应,我都要试试。”

    云裳拿出了母亲的威严,容不得云慕反对。

    云慕劝说无果,最后只好服从道:“既然母亲非要去,那我就陪母亲一起去。”

    “不许你去。”

    云裳一口打断云慕的要求,死活不让云慕同行,因为她知道这次去云府,肯定会受到诸多刁难和羞辱,这些事情自己承受就够了,她怎么忍心让儿子陪她受辱。

    在一个母亲的眼里,没有什么比儿子的前途更为重要。更何况,早在多年之前,当云裳离开梅家的那一刻,她的尊严就已经没了,现在亦无所谓丢不丢脸。

    “……”

    云慕沉默着把头低下,双手紧紧我成拳头。

    片刻过后,云裳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急匆匆出了杂院,朝着云府而去。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