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玄灵阁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云府分为内外两院,共有三房四阁。

    便是四阁之一,亦是云家弟子日常修行锻炼之地,有专门的玄士进行教导。

    而那些想要登上启灵台的少年,必须先要通过玄灵阁的测试,唯有精神魂力合格者,才有登上启灵台的资格。

    一众少年进了别院之后,被安排于楼阁右边集合,整齐而列,差不多近百人左右。

    过了片刻,一群衣着华贵的少年少女来此,聚与楼阁左边。

    他们一个个面露紧张兴奋之色,嘻嘻哈哈聊个不停,不时还有人挑衅的冲着对面的少年比了比侮辱的手势。

    贾管家就在一旁看着,偏偏对左边少年的挑衅视而不见,令得其他少年气愤不已。

    左边这些少年少女都是云家内院的弟子,仅有十来人,最小的六七岁,最大的不过十一二岁,不但人数稀少,而且年纪也是普遍偏小。

    他们从小在家族的培养之下,精神魂力都不弱,十一二都还没有通过玄灵阁测试的只是极少数人,大部分少年十岁左右就能达到精神魂力一重天的标准,更有云家天才者,七八岁就能觉醒灵窍。

    因此面对外姓少年,云家弟子自有一份优越感在其中。

    ……

    云慕站在人群之中,其貌不扬,显得很不起眼,只不过还是有相熟之人将他认出。

    “嘿嘿,这不是云大少爷吗?”

    “哈哈哈,我说云大少爷,你是不是站错位置了,你应该站我们这方来吧!”

    “明轩堂兄不是说过吗,长得高的不一定是高手,有可能脓包,姓云的不一定是云家的人,也可能是野种!”

    “听说云大少爷身受重伤啊!怎么不在家里休养,居然还来参加启灵仪式?何必这么认真呢,反正每年都过不了测试,耽误大家的时间多不好!”

    说话间,一高一矮两名云家少年站了出来,大摇大摆的走到云慕面前,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

    “……”

    云慕静静看着二人,眼中不见半点波澜。

    这二人他自然认识,高个少年叫云少华,矮个少年叫云少杰,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属于云家三房之外的旁系子弟,也是云家学堂的学子。

    认真的说,二人算得上云慕的同窗,但是与周乐不同,因为他们姓云,哪怕只是旁系子弟,其身份注定高人一等。

    对于二人的挑衅与言辱,云慕并不怎么在乎,只觉得对方在自己面前叽叽喳喳,实在叫人厌烦。

    “小野种,我们跟你说话呢,你这算什么态度!找揍是不是?”

    “什么狗屁少爷,真以为自己姓云就少爷了?不过是个小野种而已!”

    见云慕没有理会自己,兄弟二人顿时不开心了,先是冷嘲热讽,而后越说越恼火,大有动手手脚之意。

    见此情形,其余的云家少年纷纷开始起哄,恨不得将云慕踩在脚下狠狠蹂躏折辱一番。

    “周乐,你想做什么,别过去!否则……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

    田婉儿见身边周乐正要走向云慕那边,立刻将他死死拉住,甚至出言威胁。

    “婉儿姐,他们太欺负人了!”

    周乐忍不住抱怨了两句,可是看到田婉儿一副垂泪欲滴的样子,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留在了原地,神情格外落寞。他本是个直性子,见同窗受辱却不帮忙,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不义气的事情。

    而其他外姓少年深知云家的霸道,根本不敢胡乱出头。

    ……

    云慕暗暗叹了口气,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朝着贾管家走去。

    “呃!你过来做什么?”

    贾管家反倒被云慕的举动搞糊涂了,不知道对方过来干什么,难道是想找自己为其出头不成?正是天真无知又愚蠢!

    随即,云慕面无表情道:“贾管家,你刚才说过今天是好日子,所以家主不希望云府内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任何人要是敢在云府闹事,将会受到重罚,是不是?”

    “是又如何?”

    贾管家面色古怪,玩味的看着云慕,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旁边的云家少年。

    云慕自顾道:“既然如此,贾管家为什么看到那些人来找我麻烦,也不制止一下。”

    “制止?呵呵呵……”

    贾管家不由笑了,似乎觉得对方很可笑:“云慕少爷,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家主的规定,很明显是针对你们这些外人,云家子弟自然不在此列。”

    此言一出,右边的一众少年无不露出愤慨之色,可惜碍于贾管家的身份,大家皆是敢怒不敢言。

    “哈哈哈,什么东西,还想告状!”

    “就是,信不信我们当场打死你这贱种!”

    “对!打死这贱种!”

    云家少年们肆意大笑,甚至将云慕团团围住。

    “滚开!”

    云慕淡淡瞥了周围一眼,神情异常冷漠。他不愿生事,并不代表他怕事,他不想跟小孩儿计较,并不代表他不会计较……大不了反出云家,以他的阅历和能力,绝对不会再让母亲重蹈覆辙。

    感受到云慕冰冷的目光,云家少年们心头涌上一阵寒意。

    百年杀伐之中凝聚的意志,一代玄宗的气度,岂是十来岁的少年所能承受的!

    “你……你敢……”

    云少华一愣之后便察觉到不妥,自己居然在害怕,害怕一个小小的野种!?

    怎么可能!?绝不可能!

    强忍着心中的羞辱,云少华冲着云慕又是一阵喝骂,可真要叫他动手,他又没那个胆子。

    不止是他,周围的云家少年皆是如此。他们完全能够感觉到云慕眼中传来的冷漠,那是对生命的漠视,或许对方真的敢杀人!或许自己真的会死!

    ……

    云慕没有再理会云家的少年,转向贾管家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真要闹出事来,惊动了玄灵阁的长老,贾管家难辞其咎。而且,你身为管家,要是成天家宅不宁,家主要你何用?云家有上千杂役下人,惦记管家之位的恐怕不在少数吧?”

    “住口!你……你敢威胁我!”

    贾管家越听越怒,脸上的笑意消退,眼中透着淡淡的寒霜,正欲抬手给云慕一个教训,可念及对方的身份,最后还是忍住了。

    云裳毕竟是家主的女儿,是嫡系血脉,谁都不知道家主还顾念几分亲情,因此大家平时欺辱一下这对母子就罢了,要动真弄出个什么三长两短了,家主责问下来,少不了要被批上一顿。

    为了一个弃妇一个贱种,贾管家觉得不值当。

    ……

    就在贾管家左右为难之际,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个十四五岁的锦衣少年从玄者楼里出来。

    “外面怎么回事,闹哄哄成何体统!”

    中年男子目光随意扫过周围,眉宇之间不怒自威,,一缕淡淡的威压油然而生,两边少年无不噤若寒蝉。

    不待别人回答,云少华先一步回禀道:“贺师傅,是云慕这小子胡言乱语招惹事端,贾管家好心好意的劝阻,他却对贾管家出言不逊,实在该打!”

    “云慕?”

    贺师父顺着云少华的手指方向望去,却见一个瘦弱朴素的少年正平静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表露出半点紧张的情绪。

    贺师父正要开口询问,一旁的锦衣少年蓦然呵斥:“云慕,又是你这贱种惹是生非,还不给我滚出云府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

    云慕不为所动,冰冷的目光直视着对方。

    因为心理年龄的关系,云慕一直懒得跟那些云家少年计较什么,可是看到锦衣少年的出现,不禁引动了他藏在心底的一丝杀念。

    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一心想要将云慕母子赶出云家的三房大少爷——云明轩。

    云慕上一世心智未熟,并没想过自己重伤和启灵仪式之间的联系。

    现在细细回想,他完全可以肯定,这绝对是早有预谋的事情,只是他不知道云明轩如此处心积虑的坑害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

    “够了!今天是启灵仪式的日子,你们这些小辈有什么恩怨,等会考测试过后自行了断,谁要是敢在这玄灵阁闹事,休怪贺某将他丢出去。”

    贺师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他在云家多年,云家小辈这点龌蹉的心思他焉能不知。只不过他身为玄灵阁的指导教习,而且还是一名身份高贵的,懒得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小贱种,算你运气,哼!”

    云明轩不好忤逆教习之意,只好暂时退到一旁。

    由始至终,云慕没有多言,亦没有解释什么。在他眼中,云明轩已经是个死人,就算现在不死,很快也会死。

    ……

    待云家少年消停以后,贺师傅这才神情肃然道:“人到齐没有?”

    贾管家连忙上前答话道:“回禀贺师傅,云家内院弟子十三,外院弟子二十七,外面报名来参加启灵仪式的有五十六人,一共九十六人,全都到齐了。”

    所谓内院弟子便是云姓本家之人,而外院弟子则是指周乐这样,依附于云家的杂役之后或外姓之人。

    至于外面报名参加的,便是流云镇上的大小商户的孩子。他们没有建造启灵台的条件,只能缴纳一定的费用到云家来参加启灵仪式。

    “今年的人好像少了点。”

    贺师傅淡淡点了点头,并没有太过在意,随意道:“既然人到齐了,那就开始进行测试吧,云明轩过来帮忙记录,只有通过测试的人才有资格参加启灵仪式。”

    说罢,贺师傅返回玄灵阁。

    众少年在云明轩的安排之下,挨个进入玄灵阁内部。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