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云家主府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夜色宁静,秋意微凉。

    云裳独自徘徊在屋外,不时看向云慕所在的房间,脸上满是焦急无奈之色。要不是担心会打扰到云慕,她恐怕已经想办法破门而入了。

    “嘎吱!”

    房门开启,云慕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上去并没有大碍,只是脸上充满了疲倦之色。

    “小慕!怎么样?身体没事吧?”

    云裳连忙上前抱住云慕,左瞧瞧又看看,得见儿子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一想到云慕先前的胡作非为,云裳脸色立马一变,狠狠揪住对方的耳朵,几乎咆哮道:“云慕!你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叫你也不答应,还把门窗都反锁了,你这莽娃子想急死我啊!”

    “对不起母亲,我错了!”

    云慕一边捂着耳朵,一边道歉认错,同时心里升起浓浓地愧疚之意。他前不久答应过不让母亲担心,没想到这才几天功夫,又让母亲提心吊胆的,确实很不应该。

    见儿子态度不错,云裳的气差不多消了大半:“说吧,你刚才关在屋里做了什么,怎么屋子里还有一股子药味儿?是不是你哪里不舒服?”

    “不是的母亲,我一直在锻炼,所以点了些药香提提神,明天启灵台就要开放了,我想再努力努力。”

    云慕并非有意隐瞒自己修炼的事情,只是不希望母亲再为自己担心罢了。他本想在百草堂给母亲买些调养身体的补药回来,可是又怕母亲追问这些东西的来历,最后只好放弃了。

    不过云慕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便能光明正大的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

    “行了行了,知道你这小子努力,还不快点过来吃饭,一直热着呢。”

    云裳气恼的瞪了云慕一眼,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她一清二楚,一旦修炼起来可以废寝忘食,连自己这个老娘恐怕抛在脑后,自己真不知道应该生气还是高兴。

    “小慕,来吃饭……吃菜……多吃点。”

    “嗯。”

    “不要有压力,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错。”

    “嗯。”

    母亲淡淡的关怀,每一句都刻印在云慕的心间。

    月光下,一缕温情默默流转。

    ……

    ————————————

    翌日清晨,北风秋凉。

    一束天光透过层层云霾,洒落大地。

    修行中的云慕几乎感觉不到时间流逝,一直待在自己房间中,反复锤炼着自己的生魂。

    好几次,他都崩溃到呕吐昏迷,却硬是挺了过来,直到精神枯竭以后,他又开始对《云体天风术》进行修炼。

    一夜过去,云慕现在已经可以完成《云体天风术》的第四套动作,而《千魂百炼》也能够坚持到第十八念,对精神魂力的控制更是到了一种意随心动的境界。

    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的强大,云慕心里忽然生出一丝轻松。只有自己变得越来越强,才能够带给身边的人安稳平静的生活。

    ……

    ————————————

    玄历九六八二年,八月十五,月满祭,诸事宜。

    位于西街正中位置,占地三十余亩,族人近百,杂役下人上千,算得上人丁兴旺。

    而今天,正是云家一年一度开放的日子,云家主府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到处都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云府大前,红漆高墙,牌匾高挂,两座七尺之高的铜狮立在左右,大气厚重,威风凛凛,象征着云家的底蕴与威严。

    由于时辰未到,云府的大门迟迟没有开启。

    前来参加启灵仪式的少年只得聚集大门之外,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越来越多。

    这些少年大都是周围农庄或商户的孩子,最小的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年长的不超过十六岁。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忐忑和期盼,不知道自己能够成功通过测试。

    尤其是那些个十六岁的少年,这次启灵仪式将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如果无法通过测试,他们则永远失去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从今以后,他们会和绝大部分的普通人一样,或受人奴役,或颠沛流离,或平平淡淡过完自己的一生。

    而云慕便是众多少年中的一个,只不过相比别人的忐忑,他的心里非常平静。

    ……

    “咦!云木头,你也来了!?”

    一声招呼打断了云慕的思绪,转头望去,一个身穿短褂的光头少年正拨开人群,朝着这方挤过来。

    “周乐?!”

    云慕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光头少年,两世的身影渐渐重合在一起。

    周乐便是王大娘的儿子,亦是云慕在云家学堂的同窗,性格和他母亲一样大咧咧的,喜欢逞强,又好面子,偶尔爱说说大话、表现自己。

    只不过,云慕对周乐所有的记忆,也仅仅停留在少年之时。因为上一世,云慕和母亲被赶出云家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对方……据说周乐同样离开云家,后来灵潮冲击边境,对方死守边城,不幸战死于灵潮之中。

    “嘿嘿,你这块木头是不是差点认不出我来了?”

    周乐尴尬的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一脸郁闷道:“还不是我那老娘,说什么今天过后我就要出人头地,所以非给我整了个大光头,要是被学堂里的那群家伙看到,还不被他们给笑死,太丢人了!”

    “你母亲说的对,你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云慕微微笑了笑,像是看到了对方的未来。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了!”

    周乐少年心性,被人夸赞难免有些飘然:“咦!云木头,你今天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又会说话又会笑!”

    在所有学堂弟子心目中,云慕从小孤僻,沉默寡言,性格内敛,几乎没见他笑过,所以大家才会给他取个绰号叫“木头”。可现在的云慕,举止沉稳,气质洒脱,哪里看得出木讷?简直都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是吗?”

    云慕愣了愣,神情有些飘忽,他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曾经的样子,他只记得,在遇到素问之后,自己的人生便有了很大的不同,自己的性格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发生的变化吧!

    不过,云慕并没有故意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也没有刻意去回避自己的年纪和心理问题。重活一世,他的性格少了几分深沉,多了几分豁达与洒脱。他觉得现在这样的自己很好,纯粹心性释然,跟智慧无关。

    “喂!周乐,终于找到你了……这次人真多!”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周乐连忙看去,脸上立刻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

    只见人群中,一名少女款款来到周乐面前。

    少女十四五岁,与周乐齐高,长相清秀,虽然穿着朴素,却难掩娇美。

    “真是的,自己先来了,也不等等我。”

    少女随意看了一旁的云慕没有在意,只是冲着周乐娇嗔,嘴上说着埋怨,眼角带着笑意。

    “我……我不是故意的,婉儿姐……”

    周乐刚才还大咧咧的性子,可是面对这少女,一下变得唯唯诺诺。

    少年懵懂,情窦初开。

    云慕看在眼里,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他对眼前这个少女确实没什么印象,应该不是云家学堂的人。

    “那个……云木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凤祥酒楼田老板的女儿田婉儿。”

    周乐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少女,转而道:“婉儿姐,这位是我在学堂的同窗,也是我邻居云慕,大家习惯叫他云木头。”

    “哦!你姓云?你是云家的人吗?”

    田婉儿眼睛一亮,矜持行了一礼,脸颊透着红晕。

    云慕神色平淡的摇了摇头,没有多言,似乎不想回答少女的问题。

    “什么嘛周乐,你这同窗太无礼了,”

    田婉儿轻轻嘟嘴,一脸委屈的对着周乐。

    “婉儿姐不要生气……”

    周乐见少女不悦,连忙赔罪道:“云木头的性子就是这样的,要不然大家怎么会给他一个‘木头’的绰号了。而且,云木头没有父亲,一直随母姓云,所以他和我一样,不算云家的族人……不过,据说他母亲曾经是云家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

    田婉儿闻言恍然,随即不再搭理云慕,与刚才的热情判若两人。

    云慕见周乐抖自己老底,不禁有些好笑,对于田婉儿前后的态度倒是没怎么在乎,趋炎附势、阿谀奉迎之辈他见过不少,只是觉得对方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心思,不愧是酒楼老板的女儿。

    淡淡瞥了二人一眼,云慕想要闲聊的心思也淡了,于是静静站在一旁。

    ……

    “开门大吉!”

    云府内传来一声高喊,高高的大门缓缓打开。

    原本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这时,一名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在四名年轻护卫的簇拥下慢悠悠地走出云府。

    此人身材高挑,下巴瘦尖,穿着体面,神态颇为倨傲,往那门前石阶上一站,仿佛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目光淡淡扫过周围,不时点一下头表示自己满意的态度。

    在场的许多人都认得,此人正是云家主府的三管家,名叫贾宝川,专门负责对外的接待事宜。

    “咳咳!”

    贾管家假意的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想必大多数的人都认识本人,本人就云府三管家,专门负责接你们进云府……只不过,云府的规矩你们应该都知道,今天是月满祭祀的好日子,也是启灵台开放的大日子,家主不希望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你们进入云府之后,紧紧跟着队伍,不得到处走动,更不许在云府里生事,否则一律重罚!”

    “那么,现在大家各自排成两队,挨个跟着进来吧!”

    贾管家不耐烦的招了招手,命护卫在此维持秩序,自己则带着众少年进了云府。

    ……

    进了云府,一阵青草幽香沁人心扉。

    最先映入眼帘的的是一片花团锦簇的草坪,上面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即便是在这深秋时节,也一样绽放着娇艳的色彩。

    在草坪后面是一面画墙,其上山青水秀,意境悠远,万里白云,大气磅礴。

    越往里走,风景越美,小桥流水,荷塘锦鲤,如诗如画。

    看着如此家宅景象,云慕不禁暗暗感慨。

    云家表面上一派繁盛如锦,可内里已然腐朽,穷奢极欲更是将整个家族推向衰亡的深渊,否则也不至于后来荒兽乱潮的时候,轻易被灾劫覆灭。

    庭院深幽,寂静无声,让人感到一种莫名压抑。

    一阵过后,众人辗转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别院,这里除了一座简易的楼阁之外,再无其他建筑,而楼阁匾额上刻着的,正是“玄灵阁”三个方方正正的大字。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