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以毒炼魂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明浩少爷,还能起来吧?”

    云慕半蹲在云明浩面前,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应该感到庆幸,我们这是在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如果是在大街上,让别人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恐怕从今以后你就要成为流云镇的笑话了。”

    云明浩身子不禁颤了颤:“你……你还想怎么样?”

    “呃,我想跟你借点钱,麻烦明浩少爷把你的钱袋子交出来吧!”

    “什么!?”

    听到云慕理直气壮的问自己要钱袋子,云明浩一下傻眼了:“你……你想抢我的钱财!?你竟敢抢我的钱财!?”

    云明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按照他刚才的猜想,对方应该在打了他以后,会义正言辞的羞辱他一番,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要抢他的钱财。

    “人都打了,抢点钱财算什么。”

    云慕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直接伸手取过云明浩腰间的钱袋,然后从中拿出几锭碎银,毫不客气的放进自己口袋里。

    云明浩想要阻拦,可是一想到对方的厉害,硬是忍住了:“你……你难道不怕云家的长辈知道,乱棍将你打死吗?!”

    “哦?难道你准备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家里的长辈?”

    云慕并不在意对方的威胁,自顾笑着道:“明浩少爷,你有没有想过该怎么跟家里的长辈交待?说自己不但被我打了,还被我抢了钱。长辈要是知道了此事,或许会罚我,甚至打死我,但是他们肯定会在暗地里骂你、看不起你,认为你是个没用的东西,身为玄徒,就连一个小小的野种都打不过……为了我这条贱命,你觉得值得吗?”

    云慕说的平淡,云明浩却听得满头大汗,忐忑不安。

    身为云家长房的小少爷,云明浩虽然纨绔跋扈,可并不是傻子,他比普通人更明白家族之间内部竞争的激烈。

    云家年轻一代的弟子中,玄徒就有十八位,大多数玄徒的资质都不比云明浩弱。

    云明浩之所以这么快掌握玄灵术,除了自身的天赋资质以外,家中长辈在他身上投入的资源也不少,如果长辈对他感到失望,没有这些资源的倾斜,他未必可以在同辈中脱颖而出。长此以往,他与同辈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最后沦为末流。

    所以,云明浩打定了主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连自己父母都不能说。可是不告状的话,自己这顿揍岂不是白挨了?

    就在云明浩胡思乱想之际,云慕继续道:“好了明浩少爷,不要乱想了,家中长辈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过不了两天,云家所有的人……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兄弟姐妹,他们都会知道你是个没用的东西,被我给打了抢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和你同行,所有的人都会嫌弃你,看不起你,甚至嘲笑你。”

    “我……我……”

    云明浩张了张嘴,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说到底,他仍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最害怕不是长辈的呵斥与责骂,而是被同伴排斥、鄙视和嘲笑。

    现在,云明浩终于明白,云慕为什么把他带这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因为这里没有别的人,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除了云慕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云慕不会主动说出去,云明浩自己更不会主动说出去。

    “明浩少爷,现在说说吧,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云慕随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即开口问了一句。

    云明浩生怕云慕再下狠手,忙不迭的摇头否认道:“没……没有人让我来找你,真的没有。”

    “呵呵。”

    云慕轻轻笑了笑,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

    堂堂云家少爷,竟然亲自跑到外面来买东西,难道云家的下人全都死光了不成?

    所以云慕不用想也知道,云明浩来此的目的正是为了自己,而整个云家,如此急不可耐的想要为难自己的,除了云明轩和云旺夫妻还能有谁。

    事实上正如云慕猜测的一样,云旺夫妻不敢明着动云慕母子,便假借云明轩的名头,唆使云明浩来找云慕麻烦。

    让玄徒对付普通人,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惜他们千算万算,却是低估了云慕的狠辣与真正实力。

    当然,知道归知道,云慕并没有点破的意思。

    得见云明浩失魂落魄的样子,云慕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意点拨道:“明浩少爷,修行之路是没有任何捷径的,如果想要找我报仇,就回去勤学苦练吧!”

    除了云慕,没有人会知道,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荒兽乱潮便会席卷整个西南边境,到时候这里将会成为一片废土,十室九空,云家也将不复存在。

    一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云慕心里不禁有些沉重,报仇的念头亦淡了许多,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云慕远去的背影,云明浩心头百般滋味,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有畏惧、有怨恨,还有愤怒与不甘。

    “臭野种,给本少爷等着,本少爷不会就这么算了,绝不会!”

    云明浩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咬了咬牙冠,步履凌乱的朝着巷子外走去。

    ……

    ————————————

    进进出出的人众多,自然不会有人去注意一个少年的情况。

    当云慕回到云家杂院,母亲已经下工回家。于是他跟母亲打过招呼之后,便直接一头钻进自己房间里,然后将门窗全都锁上。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云慕小心翼翼的从挎袋中取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正是百草堂炼药之后所剩下的药渣,而且是的药渣。

    又名蛇信草,其叶纯白曲长,犹如灵蛇吐信,通常用于药辅,可提升药性、汲取药毒,算不上名贵,却非常实用。

    此药草本身并没有毒性,但是炼成药渣之后,经过燃烧会释放出一种白色的毒烟,其毒性非常之重,对神经有着强烈的刺激作用,一旦大量摄入,会让人产生痛苦的幻觉,直至精力衰竭而死。

    因此,百草堂对毒龙草的药渣处理向来谨慎,不会随意丢掉,而是打包放好,每隔一段时间进行统一的处理,例如卖给一些有特别需要的人或势力。

    云慕正是想利用毒龙草的药渣来刺激的神经,然后用《千魂百炼》之法来提升自己的精神魂力。

    当然,云慕并不是没有任何准备,他只需要点燃一小撮药渣,便能将毒性的危害降到最低。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特地买了三粒,在危机关头可化解毒厄。

    总之,他必须在启灵台开放之前,尽可能的提升自己。

    ……

    “嗤!”

    一缕白烟升起,犹如龙蛇缭绕。

    云慕盘坐于木床之上,凝神静气,紧守意念,呼吸之间任由白烟纳入体内,一种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

    燥热、极寒、疯狂、悲伤、痛苦、绝望……

    毒龙之毒,远远超出了云慕的预料,种种负面情绪骤然爆发,几乎将他淹没其中。

    他所承受的,不仅仅是诸多幻象,还有人世百年的沧桑,感情越复杂,思绪越混乱,痛苦越深刻。

    云慕沉浸在无数回忆的幻象中,时而痛苦挣扎,时而不甘忍耐,时而愤怒绝望,最后却是黯然泪下。

    过去终将过去,未来还在前方。

    不要回头!不要低头!

    ……

    种种幻象闪过脑海,云慕心绪渐渐平复。

    此时,他犹如一个灵魂出窍的旁观者,观演着自己人生的一点一滴。无论前世百年,还是今生今世,这都是他的人生,他不能逃避,也无法逃避。

    云慕收敛心绪,修炼仍在继续。

    接下来,便是炼魂。

    传说中天地生灵皆有三魂,天魂主智,地魂主灵,生魂主命,而《千魂百炼》这部残篇,便是对生魂的锤炼……在巨大的刺激下,强行抽离生魂,以各种痛苦的情绪锤炼。

    一念天地悲,何处岁月归?

    二念大道难,何来妙法玄?

    三念众生苦,何以明万古?

    四念万物绝,何为正无邪?

    五念轮回末,何从生死过?

    ……

    一念即一炼,百念即百炼。

    云慕默默运转《千魂百炼》,根据记忆中的方法,将巨大的痛苦融入生魂之中。

    每一次运转,仿佛灵魂被割了一刀,千魂百炼犹如千刀万剐,饶是云慕心志坚韧毅力非凡,此刻也不禁有了一丝想要退缩的念头。

    当第十念生起,云慕心神渐渐涣散,意念渐渐衰竭,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因为他有绝不放弃的理由。

    “嗤!”

    云慕再次点燃一小撮毒龙草的药渣,猛地一口吸入体内。

    毒贯全身,巨大的痛苦再次袭来!

    正是因为痛苦的刺激,云慕始终保持着无比的清醒,可他所承受的痛苦更加巨大!

    千刀万剐!粉身碎骨!撕心裂肺!

    十一念……十二念……十三念……

    每一念,都是一次极刑的体验。

    即便如此,云慕依然默默坚持着,必须坚持着。

    ……

    ————————————

    云家内院,听风小筑。

    此时,云明轩立于竹亭前,双目微合,手握双刺,一只巨狼的虚影缓缓从他背后升起。

    尽管狼影很淡很淡,仿佛一阵风便能将它吹散。然而随着云明轩的意志凝聚,巨狼的气息越来越强烈,双眼散透着幽幽的凶光。

    玄灵术:狼牙刺!

    气劲震荡,力量凝聚,狼影的獠牙与云明轩手中的双刺瞬间融为一体,狠狠朝着前方的岩石刺去。

    只听一声轰响,一人多高的岩石被击成碎末,看得周围下人目瞪口呆,羡慕惊叹。

    ……

    “翠儿恭喜少爷,贺喜少爷,终于领悟出狼牙刺的真意,实力更进一步!”

    一名宫装打扮的漂亮丫鬟出列,走到云明轩身边,温柔的为其擦拭着额头的汗珠,脸上满是幸福欢快之色。

    “你这小妖精,嘴巴就是甜。”

    云明轩满意的捏了捏丫鬟的下巴,眼中难掩兴奋激动之色。

    作为云家的天才,在享受赞誉与特权的同时,他所背负的压力不比任何人小,想要不被别人踩在脚下,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与汗水。

    云明轩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他不仅是一个天才,更是一个懂得努力的天才。

    ……

    片刻过后,云明轩情绪平复,这才问道:“那两个家伙是不是还在外面?”

    丫鬟翠儿一边为对方**着肩膀,一边软言细语道:“云旺夫妇已经在外面跪了半天了,少爷是不是要见见他们?”

    “见他们?”

    云明轩嗤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摆了摆手道:“那两个废物,管他们做什么?这丁点大小的事情都办不好,就让他们滚到农田区自生自灭好了。”

    翠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复又好奇道:“少爷,翠儿实在想不明白,不就是一双孤儿寡母吗,有必要为他们生这么大的气吗?要是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当,翠儿可是会心疼的啊!”

    “呵呵!有些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云明轩一把搂住丫鬟,在其身上肆意**着:“本少爷要赶走他们母子,自然有本少爷的用意,若是谋划成功,将来本少爷的修行之路必将平步青云,甚至超过明溪堂兄亦不是不可能。”

    “啊!”

    翠儿惊讶的捂着小嘴,一脸的崇拜:“第二房的明溪少爷不仅仅是云家的第一天才,也是整个流云镇的顶级天才,先天五窍之资,少爷如果真的超过他,将来肯定能够成为整个大梁古国的传奇天骄……”

    说着,翠儿反手紧紧抱着云明轩,满脸幸福道:“少爷好棒!翠儿要给你做一辈子的丫鬟……不!下辈子也要,下下辈子也要!”

    云明轩笑而不语,嘴角微微上翘,眼中充满了自信和得意。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