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不低头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看到来人,云裳面色有些为难。

    男的尖嘴猴腮,骨瘦如柴,看上去十分猥亵。

    女的浓妆艳抹,偏偏腰如水桶,嘴边长着一颗大黑痣,轻挑的眼角透着一种刻薄。

    尽管记忆有些模糊,但是云慕仍就记得他们二人……男的叫云旺,女的叫张大花,为夫妻关系。

    二人本是云家外院的小小杂役,不过这云旺命好,有一个长相美貌的妹妹,后来成了云家第三房的妾室,所以他也跟着水涨船高,不但做了个小小的杂役管事,而且又赐了云姓。

    云慕之所以对他们二人印象深刻,皆因前世之恨。

    上一世,云慕身受伤重,云裳为了救治云慕,不得不四处借钱。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云旺二人偏偏利用此事,让所有债主向云裳逼债。无奈之下,云裳只好以杂院的居住权作为抵偿,然后带着云牧离开云家。

    离开云家之后,母子二人无处栖身,只得流落街头。

    由于当时天寒地冻,导致云裳沾染了风寒,最终一病不起,离开了人世,甚至连她的尸首都被云家夺走。

    这件事情对云慕造成巨大的打击,那年他才十二岁,便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叫他如何不恨?!

    ……

    “哼哼,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背后说明轩少爷的不是。”

    云旺鼻孔朝天,指着云裳一阵呵斥。

    云慕正要上前说话,云裳却将他一把拉到身后:“云管事误会了,不是的,我们没有说明轩少爷的坏话,真的没有。”

    这时,张大花连忙扯着尖酸的嗓子道:“什么没有!我和阿旺在外面明明都听见了,你说是明轩少爷他们不会,难道你还想狡辩?”

    “算了大花……”

    云旺假意的拦着张大花,语气怜悯道:“看他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这次就算了吧,否则明轩少爷知道以后肯定会大发脾气,非把那小子打死不可。”

    “不不不!求求你们不要告诉明轩少爷,求求你们!”

    云裳面色大为焦急,生怕自己孩子再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她也不想活了。

    “放心吧,都是邻里邻居的,我和大花不会乱说的,嘿嘿嘿。”

    云旺肆意的笑了笑,伸手搭在云裳肩头故意**了两下,表示安抚。实际上他的心里颇为得意,威逼恐吓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对付这一双孤儿寡母,还不是手到擒来。

    “拿开你的狗爪子。”

    云慕声音冷不丁的响起,云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云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人轻薄,她急忙缩了缩身子,目光冷冷的瞪着云旺。她虽然不受族人待见,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云家的小姐,岂容一个下人轻薄?

    “呸!什么玩意儿……”

    云旺尴尬的把手收回,骂骂咧咧道:“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千金大小姐?不过是个弃妇而已,而且还是**……”

    话音戛然而止,云旺愕然发现,一根细长的木棍正朝着自己砸来。

    由于事出突然,云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木棍狠狠落在自己面门上!

    “嘭!”

    “哎哟……我的鼻子!鼻子诶!痛死老子了!”

    剧痛袭来,云旺几乎听到了自己鼻梁骨裂的声音,只感觉一阵头昏眼花,捂着鼻子上蹿下跳。

    打人的不是别人,正是看上去异常瘦弱的云慕,不知何时手中握住了根木棍。

    如果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母亲受辱还要故作沉默,强装冷静,那不是忍耐,更不是修养,而是无能,是懦弱。

    尽管有些冲动,可云慕丝毫没有后悔:“狗一样的东西,还敢冲着主人乱咬乱叫,打了就打了,就算打死也是活该。”

    “你……你这小杂种,竟敢打阿旺!?老娘跟你拼了!”

    张大花显然被刚才的一幕惊呆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张牙舞爪的冲着云慕。

    见此情形,云裳想也未想,一步挡在云慕的面前,死死将其护住。

    “狗东西,滚开!”

    云慕不愿母亲与如此泼妇撕扯,强忍着各处关节传来的刺痛,再次举起木棍对着张大花一阵乱打。

    “痛!痛死老娘了!”

    “哎哟……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

    别看云慕身上有伤,年纪较小,似乎没什么力气,可他每一棍都敲打在张大花最为吃痛的部位,令得张大花疼痛难当,倒在地上左右翻滚。

    另一边,云旺见媳妇如此惨状,正要冲向云慕,不料对方反而迎上前来。

    “云家家规,以下犯上者,乱棍打死,伤及主人者,株连全家……”

    听到云慕忽然念起家规,云旺背脊顿时升起一股寒意。这时他才想起,对面的母子二人再低贱也是云家的血脉,自己要是犯了忌讳,就算是亲妹妹恐怕也保不住自己。

    “别!别打了!哎哟……不要打了!”

    “疯子,你这个小疯子!”

    “小杂种,你跟老子等着,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云旺在云慕的乱棍下抱头鼠窜,硬是不敢还手,最后只得拖着鼻青脸肿的张大花夺路而逃,甚至连此行的目的都被抛在脑后。

    见二人逃出了杂院,云慕也不再追赶,只是静静站在原地。

    这夫妻二人只是小角色,这次应付过去了,后面还会有更多的事端,必须好好谋划一番才行。

    “小慕,你……”

    云裳从混乱中清醒,神情惊错的看着云慕。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时木讷内敛、沉默寡言的儿子,一旦动起手来会有这么的疯狂。

    只不过在云裳看来,云慕如此冲动的行为显然是不理智的。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遇到云旺夫妻这种小人中的小人,就应该躲着他们,让着他们。

    云裳正准备训斥云慕两句,可是还未等她开口,云慕“蓬”的一声瘫坐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异常虚弱。

    “小慕?!小慕你怎么了?小慕……”

    云裳急忙冲上前,将虚弱的云慕紧紧抱住,紧张的呼喊着,什么教训的话都被抛在了脑后。

    “我……我没事,母亲不要担心。”

    云慕自然知道母亲的想法,不过他不知道该如何跟云裳解释。

    有些事情,的确可以忍让、可以退步,但是云慕就是做不到卑躬屈膝,做不到忍辱负重,亦做不到委曲求全,他只想要自己和母亲活得更有尊严。

    像云旺这样的人,越是让他怕他,他越是得寸进尺。

    云慕只怪自己现在太弱,否则就该直接把对方二人打死打残,以绝后患。

    “你这孩子……”

    云裳悄悄抹了抹眼泪,不再有责备。

    云慕反手紧紧抱住母亲,心里反复默念抱歉与感谢。

    他突然很庆幸,庆幸能够回到这个年代。

    这是个相对平静的年代,尽管人族内部矛盾重重,纷争不断,可是真正的战乱还未开始,荒兽还未成劫,妖魔还未成灾。

    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站在这个年代的起点,许多的悲剧都还没发生,许多的悔恨还有机会弥补,许多的人和事还未错过。

    天色渐渐点亮,一缕阳光落下,驱散丝丝微寒。

    云慕抬头望向天边,看着旭日徐徐升起,心中暖意涌动,未来充满了无穷的希望。

    既然重新回到这里,总要努力的活着,就算粉身碎骨,也当勇往直前。

    这一去,纵然千难万苦不回头。

    这一世,纵然万劫焚身不低头。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