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傅先生,你被挖墙〕〔我的极品美女老婆〕〔神魔之上〕〔重生之家有一姐〕〔我的地下城没有问〕〔有点动心〕〔小老鼠修仙〕〔逆天狂妃:邪王宠〕〔邪魅老公宠妻上瘾〕〔无敌仙二代〕〔造梦天师〕〔爆宠小狂妃:魔帝〕〔乒坛魔王的凄惨日〕〔我的大明新帝国〕〔移民全球〕〔深闺云烟〕〔随身带着众神国度〕〔重生空间八零小军〕〔我的鬼差朋友〕〔篮坛第一外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国王 第282章:千岁!春天镇的蹊跷过往
    今天的东城很暴躁。

    原住民齐心协力抵抗了拆迁队的无耻行径,几乎每一户都参与其中,大家义愤填膺,控诉着三合集团的暴行。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多考虑下疯人院的条件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南国忽然听到有人这么说了一句,本想再多问问,可是现在乱成一团,他知道不是时候。

    钉子带着愤恨和不甘离开了,推土机和吊臂缓缓收回,承载着原住民的怨念悻悻而归。

    南国没心情跟原住民一起骂街,他找到了老蒜头,他有些问题需要搞清楚。

    老蒜头此时正抱着小咖喱在人群中叫嚷不休,看到南国,老蒜头愣了一下:

    “你来这干嘛?”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你屋里。”

    南国带着傻子,把老蒜头推出了人群,几个人路上并没有过多的交谈,老蒜头疑神疑鬼,但对南国的印象已经大为改观,他带着南国和傻子回到了自己的家。

    路上的时候南国做了介绍,说傻子是他的朋友,老蒜头出奇地没有抱怨,他看出来傻子有智力问题,这样的人反倒容易得到原住民的宽恕。

    起码他们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威胁。

    低矮的平房,破败不堪的墙壁,在老蒜头的带领下,南国和傻子来到了他的家里。

    这是一间破损的平房,就像老蒜头的命运一般古板破落。

    屋子里有一盏油灯,电线俨然成了摆设,在东城,像这样破旧的房屋是不需要通电的。

    和他们的生活一样,这里只有腐朽的气息,生活的无望压榨着每个人积极向上的动力。

    油灯下面一张斑驳老旧的书桌,上面很凌乱地摆放着小咖喱的作业本和玩具。

    傻子看到了画板,他想起了那枚愚钝的钉子。

    桌子边随意摆放着两三把椅子,南国和傻子坐下,看到了小屋里的床铺。

    老蒜头自己有一张硬板床,所有暖和的被褥都被他堆积在硬板床的角落里,看样子那里也是小咖喱的闺房。

    这间平房没有厨房,做饭的地方就在门口,右手边是厕所,左手是大门,完美解决了回家的所有需求问题。

    老蒜头洗了一把手,把肥皂放在小咖喱的手上,自己用桌上的抹布擦了擦水渍说:

    “环境简陋,凑合坐会吧。”

    南国有些费解,自己不刚给老蒜头二十万吗?怎么生活环境还是如此窘迫?

    “那些钱你都干什么了?起码把屋子收拾收拾啊,你看看连张像样的桌椅板凳都没有。”

    南国看到小咖喱的时候总觉得暖洋洋的,又很心疼。

    老蒜头吹胡子瞪眼:

    “你当二十万能吃到死啊?还不得留着给她以后上学用?我都存起来了,都像你们这些年轻人一样大手大脚还能有好?”

    南国点点头,这样倒也不错,起码证明老蒜头还是有规划的。

    “你要和我说什么?”

    老蒜头坐下来,把兜里的旱烟掏出来,找了半天没有发现火柴。

    “我想问问春天镇以前的历史。”

    南国郑重其事,通过王大旺的话他了解到春天镇以前有过一段很蹊跷的历史。

    “以前的历史?你了解这些干嘛?”

    老蒜头停下了手上找东西的动作,他很紧张,一直都是如此神经兮兮。

    “我就是好奇,而且我打算为东城做一些事情,来改善你们这些原住民的生活状况,希望你能告诉我。”

    南国在推心置腹的时候一直坦诚,他正襟危坐的模样看在老蒜头眼里没有任何危险和心机。

    老蒜头心里七上八下,为原住民做些事情?

    他想干什么?

    这样的话如果是别人说出老蒜头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可是这个人不一样,他的作派与那些卑鄙的外乡人截然不同。

    “以前的历史···以前···哼哼!”

    老蒜头找到了火柴,冷哼了几声,把烟点着,小咖喱坐过来,捂着鼻子扮了一个鬼脸。

    “东城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破旧的,好多年以前,这里也曾山清水秀过,只是后来···”

    老蒜头又把油灯点燃,小咖喱卷缩在傻子的怀里,两个人在摆弄画板,南国认真聆听,油灯照映在老蒜头的脸上,让他脸上的阴影有一种氤氲的味道。

    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东城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这里的原住民和谐共处,邻里安宁,山清水秀。

    这种安宁,随着外乡人的到来而破灭,老蒜头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外乡人并不多,他们流离失所,以求能在春天镇找到安家落户的宁静。

    那个时候的原住民还很善良,闭塞的淳朴让他们选择了接纳和无常的赠予。

    那些外乡人自此在春天镇滞留,直至如今。

    可是过了没多久,有几个外乡人,就是那种卑鄙的外乡人,他们发现了东城这里最珍贵的秘密。

    于是,安宁不复,灾祸降临。

    他们说,那是一种元素,这种元素通过合成可以变废为宝,合成的物质是一种珍贵的能源,有着很多神奇的功效。

    他们说,那个东西叫“千岁”。

    千岁就像招灾惹祸的太岁一样,给东城带来了灭顶之灾,就是在发现千岁之后,三合集团的前身,那三家化工集团,大规模入驻了当时的春天镇。

    自那天起,春天镇的安宁再也没人见过了。

    甚至那些有关于安宁的回忆也越来越淡,这里的开发还有化工产业的聚集,让所有山清水秀化为乌有。

    春天镇的东城成了原住民最后的阵地,他们留在这里苟延残喘,控诉着外乡人的贪婪和卑鄙。

    他们无比懊悔,善良有的时候是一把铡刀,斩断了所有希望和生的契机。

    可是化工集团在勘查后发现,千岁这种物质并不足以大规模开发和利用,只能在机缘凑巧的情况下偶然诞生。

    人工无法干预合成的过程,所以千岁并不具备大规模开采的可能。

    可是工厂已经开发,这里的山清水秀也都覆灭,因为这份懊悔,原住民再也不相信所谓的外乡人,在他们的眼里,所有的外乡人都一样,贪婪成性,无耻之尤。

    因为无法合成千岁,这种物质只能静静地躺在东城的地表下,留待后人眼红心热,时间一长,也没太多人在意了。

    千岁,在春天镇原住民的口中,也成了一个禁忌的词汇。

    “原来是这样,千岁···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南国撑着手听老蒜头说完,对“千岁”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本想再多问,可是看老蒜头怀疑又气愤的表情,南国心想现在还不是时候。

    “咳···好了你不用这个眼神看我,我只是了解一下,不会打这个千岁的主意。”

    南国尴尬解释,老蒜头戳之以鼻,那种鄙视是根深蒂固的,很难化解,只能尽量稀释。

    “还有什么事,没事别在这问东问西的。”

    老蒜头很不耐烦,南国有些抑郁,怎么给了二十万还是这种态度,到头来自己的待遇连傻子都不如。

    老蒜头从头到尾没有埋怨过傻子在这,还看了他好几眼。

    “你见过傻子吗?”

    南国忽然问道,老蒜头对傻子的态度让他产生了怀疑,老蒜头想了想说:

    “没,就是看这小子眼熟,不像坏人。”

    嗬!

    这人跟人还真不一样,南国无奈摇头。

    “对了,我还有件事情问你,我刚才听说盐湖上的疯人院好像给你们开了一个什么条件?这是怎么一回事?”

    南国想起了刚才人群里听到的那句话,于是请教老蒜头。

    老蒜头一听,当即啐了一口痰:

    “呸!都是一路东西,那里也没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