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小甜〕〔乱斗水浒〕〔高能优质偶像〕〔蛮妃,有种上榻〕〔不良痞妻,束手就〕〔跨越时间线〕〔星际游途〕〔傲娇少帅,Stop!〕〔抗日之中国战神〕〔军婚有喜〕〔一拳打倒嘤嘤怪〕〔进化之眼〕〔军婚有喜:首长,〕〔朕的皇后太凶残〕〔家有萌宝:爹地碗〕〔妖精影后:蜜宠国〕〔极品小丹师〕〔重生影后娇妻:江〕〔魔医言钰〕〔黄金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国王 第224章:枪击!马海的选择
    南国低声嘶吼,不甘的泪水混合着他人的鲜血,模糊了理智与暴虐的界限。

    傻子瓮声瓮气地说:

    “我要···”

    “闭嘴啊!!!”

    南国暴起发难,眼珠猩红,他冲上来,爪牙如刀,像是黑夜中凌厉的怪猫。

    一把抓过来,想要锁住傻子的喉咙,傻子虽然笨拙,但是出手很猛烈,他用拳头挡住了南国的爪子,死死压住。

    “我···”

    “啊!!!”

    南国红了眼,没有任何理智,抬脚用膝盖撞向傻子,傻子正要说话,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直直被南国膝盖撞飞出去。

    摔在地上,傻子痛苦地捂住肚子:

    “好疼···呜···”

    傻子哭了,像是被欺负的孩子,南国却没有丝毫心软,他的愤怒游走在理智的边缘,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只想发泄杀戮的欲望。

    再站起来的时候,傻子也生气了,看到南国冲来,傻子一拳头打过去,正好打在南国的左肩,南国朝右边摔倒,半天都没爬起来。

    傻子伸出手想要拉扯南国,南国甩开傻子的手,从地上跳起来,全身的青筋都鼓起来了,这次出手南国没有留情,手脚并用,抓住傻子的胳膊直接把他砸在地上。

    最后,南国一脚踩在傻子的胸口,举起爪子,这就要撕碎傻子的喉咙!

    南国吼叫着把爪子伸过来,死死掐住傻子的喉咙,傻子的脸色变得紫青,他挣扎着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我们···朋友···”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纷纷扰扰的脚步声,彪子和疯队长最先赶过来,彪子手持标枪,情急之下横甩出来,就在标枪马上要插进南国胸口的瞬间···

    “滚!”

    暴喝一声,南国将标枪打飞,手掌上鲜血淋漓。

    疯队长掏出警棍,南国翻了一下眼皮,疯队长又把警棍揣回去了···

    此时傻子已经昏死过去,南国还在吼叫,可是他的眼中忽然闪烁出了几点光芒。

    好像在极力挣扎,南国嘶吼着,猛然松开手,他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尖叫。

    “走啊!!!”

    南国不知道在喊什么,彪子和疯队长慢慢后退,这个疯子在他们眼中已经彻底失控,无比恐怖。

    疯子痛苦地跪在地上,不断用头去撞击地面,直到最后鲜血模糊了双眼他才慢慢停下来。

    再抬头的时候,身上的青筋已经松缓,南国的眼中一片澄明,任凭鲜血流淌,遮挡着他的懊悔。

    南国作回了自己,全身发颤地爬起来,他扑倒在傻子身上,慌忙去试探傻子的鼻息:

    “傻子!傻子!!!”

    傻子没有回应,但还有呼吸,南国痛苦地抱着傻子哭嚎,他很痛苦。

    “为什么啊!!!”

    很久,久到后楼的门口又传来不少纷乱的脚步声,疯队长和彪子不知道他会这样,好像···

    变了一个人?

    南国放下傻子,彪子和疯队长没有轻举妄动,最后望了一眼傻子,南国从痛苦中起身,回到了刚才的病房,捡起地上的神经毒剂,踉跄转身,遁入了黑暗中。

    彪子表情凝重地望着那道身影,没有任何动作,后楼涌进了无数人,他们抢救着傻子和秦寿,却没有发现南国的踪迹,四处寻觅,除了遍地鲜血,只有阴影里奸笑的疯子见证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南国逃离了后楼,他藏在角落里,擦拭着身上的鲜血,这里是堆放设备的小仓库,平时没人会来。

    他在这里冷静了很久,直到自己可以重新面对现实。

    他的拳头沾满了鲜血和污泥,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杨毅,一定!

    从仓库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

    南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草坪上不时有奔跑的疯子和员工,所有人都在搜捕他,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抬头去看,远处的阁楼在血染的黄昏下格外悲壮,南国知道自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如果不能打动这个人,他将失去一切。

    强拖着满身的伤痕,南国来到了病房的区域,他低着头,步伐匆匆,随便找到了一个通风管道,砸烂栅栏,钻进管道里。

    蜿蜒曲折,当南国一身灰尘从管道里爬出来的时候,马海正拿枪对着他。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来我这,或者被我开枪打死。”

    马海难得一次性把话都讲了出来。

    南国脸色阴沉地站在管道口,马海也被催眠了,他猜得出来。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南国还是不甘心,马海点点头说:

    “我记得你,我记得当初是南国把你关在后楼的,怕的就是你出来闯祸。”

    “南国把我关在后楼?”

    南国用第四人称说完这句话,不仅仅是别扭,那句话里的苦涩实在让他无法承受。

    “不是吗?”

    马海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南国也是这样认为的。

    往前走了一步,马海马上晃了一下枪口,示意南国不要轻举妄动。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看到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南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马海乐不可支地说:

    “凭什么?谁给你的胆子在我的房间找东西给我看?”

    南国不说话了,他沉默地望着马海,他了解这个男人。

    马海看南国如此沉默,反过来想一下,好奇心和手上的枪战胜了他的谨慎,于是他说:

    “行!你给我看看吧。”

    南国指了指窗户下面的保险柜说:

    “把它打开,就在那里面。”

    “我有病啊我!”

    马海又一次被气乐了,这个疯子还真狡猾,想用这招蒙骗自己把保险柜打开。

    正好这时候草坪上有人高喊了几声,马海回头瞥了一眼,电光火石的瞬间,南国冲了过来。

    啪!

    噗···

    “呃···”

    马海下意识扣动了扳机,南国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腰,那颗子弹毫不留情穿过了他的左腰,虽然只是射穿了皮肉,还是让他痛苦异常。

    南国强忍着痛苦,用寸劲抓住马海的手臂,一拧劲,他从马海的手上把枪给夺下来,随手扔在身后,马上又脸色煞白地跌坐回椅子上。

    马海后退了好几步,惊疑不定。

    这个人怎么挨了一枪还能动?

    他又为什么没还手?

    “你···”

    马海眯着眼睛刚要问,南国捂住鲜血淋漓的伤口低声吼道:

    “打开保险柜!自己看!”

    马海站住了,看南国痛苦的模样,再看看地上那把枪,他叹了一口气,转身打开了保险柜。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为了拼图才来我这找刺激的,但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咦?”

    马海话说到一半,忽然看到自己的保险柜里“凭白无故”多出来一张拼图模版!

    他马上认出了这个东西,这可是马海梦寐以求的模版!

    将模版拿出来捧在手上,马海激动地话都说不清了:

    “你···什么时候把它放在我这的?”

    在马海被催眠的记忆里,他并没有获得过这个模版···

    南国虚弱地说:

    “来不及解释了,用它来换···换你帮我一个忙,行不行!”

    “行!”

    马海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兴奋难耐地把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惊喜抱在怀里,对眼前的疯子的渴求感到好奇。

    “送我去···茶茶的阁楼···不能被人发现,然后带我俩···去后花园。”

    马海捧着模版静静地望着南国,他不知道这个疯子在想什么,他也有猜不透的时候。

    此时马海的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有人敲门,声音急迫:

    “马老板?刚才什么声啊?你没事吧?”

    南国抬起头,脸色苍白无力,马海抱着拼图,地上一支手枪,还有几行鲜血。

    “老板你说话啊···”

    外面的人不停敲门,越来越急,南国已经有些恍惚了,窗外的歌声悠扬入耳,今夜听起来有种恍如隔世的凄美。

    黑色的夜幕被交替的日光拉扯,绿色的朦胧照映在每个人的心里,南国在这里,一直都在。

    马海沉默了很久,最后把模版放回了保险柜,他凝望着南国,大声说:

    “我没事,刚才擦枪走火了,我怕蒋先进那个疯子来找我,你们去忙吧,早点把他抓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老子是不周山〕〔万古丹神〕〔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渣渣复渣渣,就应〕〔逆袭少夫人:军少〕〔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