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微商〕〔帝道独尊〕〔哈利波特之最后的〕〔九阳星主〕〔证道天途〕〔妻逢对手:苏少晚〕〔千万别惹我〕〔回到明朝当道祖〕〔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权少霸爱:宝贝,〕〔那一只小飞天儿〕〔诱妻入怀:夜少,〕〔木叶起航〕〔嗜血狂龙〕〔妃你不可:狂妄帝〕〔撩婚蜜宠:娇妻别〕〔重生之莽夫英雄〕〔邪王师兄诱萌妃〕〔都市之神话仙尊〕〔超能退伍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国王 第191章:清明祭!说出你的惨
    ,精彩小说免费!

    小鹿哽咽着说完自己双亲的故事,大家都很同情,老闷拍了拍小鹿的肩膀,安慰他要向前看:

    “坚强,我相信你不会走你爹妈的老路,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发现你们家人好像都跟车过不去,这是为什么?”

    小鹿嚎啕痛哭,勾起了回忆,任谁也劝不住他的眼泪。

    这时候南国望向老闷:

    “你呢?无儿无女,就没什么人想去祭奠一下吗?”

    老闷垂下手,眺望远方:

    “我那几个老哥们,死的死,伤的伤,怕是见不到了。”

    “什么情况?都是当兵的吗?”

    老闷摇摇头说不是的,他的那些老伙计不过是一群卓尔不群的“游泳爱好者”。

    老闷在来到疯人院之前,确实有一群玩的不错的朋友,时常聚在一起钓鱼,专门找那种山清水秀的地方,钓到了鱼就地烧烤,吃完就游泳,老来快活,也挺幸福的。

    但他们错就错在不该在那天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也是老闷一辈子不愿回首的苍凉。

    那天,这群老伙计看天气也还不错,于是就商量说去野外郊游,顺便看看风景,愉悦身心。

    原本是个很不错的提议,大家都同意了。

    时值深秋,神清气爽,三五名老友聚在一起,说去当地的水库转转,那里是个不错的选择,鱼水肥沃,微风荡漾。

    老闷跟着一起去了,到了水库以后,大家把鱼竿鱼饵拿出来开始钓鱼,直到下午,天气也开始慢慢回暖起来。

    有人提议说不如下去游个泳,凉快凉快,这样的好天气没几天了。

    大家纷纷表示赞成,提议的人自告奋勇,反正周围也没外人,把衣服脱干净就跳进水库了。

    其他人也都跳了下去,老闷刚站起来,肚子突然有点疼,于是老闷说自己先去上个厕所,一会再回来。

    可是当老闷上完厕所再回来的时候···

    水库的岸边什么都没了,就连衣服都被冲到了河里。

    老闷震惊地发现水库的堤坝泄洪排水了!

    望着水面上飘荡着的裤衩,老闷整个人都恍惚了,他的那群老哥们,尽数被冲到了下游。

    老闷赶紧报警,经过打捞,仅剩下两名重伤的幸存者,其余同伴至今都没能找到。

    老闷就此绝口不提游泳一词,提一次哭一次,那叫一个惨。

    南国听老闷说完他的伙计们的经历,心想这是纯粹的作死,泄洪期间去水库钓鱼?淹死一万回都不多。

    这时候马海悠悠地说:

    “都是苦命的人呐···”

    对于马海,所有人都很好奇,他的经历没人知道,他有没有家人大家也都不清楚,至少从他入院以来,还没人来探访过他。

    马海说,自己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贤惠,孩子可爱。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那场金融风暴彻底变成了泡沫。

    “怎么回事?他们和金融风暴有什么关系?”

    马海闭上眼睛,感受着微风,他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马海的家人并没有像小鹿的家人那么惨,都还健在,不过妻子已经改嫁了他人,孩子也被妻子带走了。

    因为鉴定报告显示马海的精神有些异常,虽然经过了治疗,但还能保证可以抚养孩子,所以法官的判决,孩子归妻子抚养。

    原本早些时候,马海所在的分支公司正逢资金困难期,马海想方设法利用私人募股的方式从外部融入了一大笔资金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借着这笔资金,他也荣升了所在公司的管理层,原本以后的人生可以熠熠生辉,可是很不走运,当年晚些时候爆发了金融风暴,背后的主公司壮士断臂,果断舍弃了马海所在的分支机构,公司大股东更是选择了烧炭自杀,马海力挽狂澜,最终没能幸免,光荣入院。

    马海只是大概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并没有事无巨细地交代出来,南国知道他有秘密,但现在还不是坦白的时候。

    这时候黄瓜在外墙上很不屑:

    “喔喔喔~”

    南国瞪着黄瓜问:

    “你什么意思?听语气挺不服气?”

    “喔喔喔~这你都听出来了?”

    黄瓜抓了抓脑袋,愈合的伤疤时有瘙痒的症状,老闷见状,从怀里掏出了几粒核桃。

    在黄瓜脑袋上敲开了核桃分给大家,老闷问:

    “黄瓜,没听说你的故事啊,你没家人吗?”

    黄瓜摇摇头,说自己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亲人。

    这时候他还跟马海套近乎:

    “换成我,喔喔喔,孩子肯定是你的,你媳妇最少要判···”

    话没说完,马海阴冷地扫了黄瓜一眼,黄瓜识趣闭嘴,不再多言。

    南国问黄瓜有没有什么朋友,黄瓜说,因为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经常和孤儿院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以前倒是交到一些朋友。

    “那他们呢?怎么没人来看你?”

    说到朋友,黄瓜很不好意思。

    他低着头说,那些朋友都是孤儿,隔三差五惹是生非,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

    而黄瓜自己则不甘心同流合污,他少读孔孟,长大了更是专注于法学领域的研究,人生履历可以说是扶摇直上···

    这时候老闷又在他天灵盖上敲碎了一颗核桃说:

    “说点干货,就你还少读孔孟?少读孔孟就入院观察治疗了?”

    黄瓜备受打击,最终说出了实情,他所他那些朋友之所以和他联系不多,是因为他们被判的时候都是他做的辩护。

    黄瓜的手底下没出过五年以下的案子,在他据理力争之下,友情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那些经他手被判的朋友,最轻的都是死缓,其他人加起来一梭子弹都不够用,所以黄瓜来到疯人院,实际上有避难的嫌疑。

    南国点点头,又望向了黄瓜边上的邹苟。

    这俩人入伙时间短,还没有被大家接纳,不如借此机会了解一番,南国问邹苟的家庭状况,邹苟无奈地挥挥手:

    “一开始都喜欢和我这个博士后联系,后来就少了,现在···”

    “现在怎么了?你不都拿回补偿了吗?还看不起你?”

    邹苟摇摇头,南国想的太简单了。

    之前也提过,邹苟在专业领域的造诣很深,但是情商堪忧,尤其是经济头脑,近乎于零。

    2002年的时候,邹苟在家人的帮助下于北京买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三环以里,留给他回国以后居住。

    2004年,邹苟的妹妹弟弟相继在深圳广州各一线城市居家置业。

    06年,邹苟回国,家人表示热烈欢迎,邹苟准备大展身手。

    07年,由于错估了房地产形势,邹苟的置业顾问断言国内已经形成房地产泡沫,遂将他将已经升值的房子卖掉,听从了置业顾问的建议,转投了其他行业,家人掌声鼓励。

    08年,邹苟投资的行业实现盈利,弟弟妹妹都很眼红,于是在邹苟和那名顾问的建议下各自卖掉了房产,跟投邹苟。

    同年,金融风暴···

    邹苟自此众叛亲离。

    大家都很同情邹苟怀才不遇,而且运气很背,可是旁边的马海听着听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问邹苟当时投资的公司是什么名字。

    邹苟随口说了出来,马海怔了一下:

    “这不就是我当初的那个公司吗···”

    邹苟也愣了一下:

    “你是当初那个顾问?他···不是叫马陆吗?我俩一直用邮件交流啊,怎么···”

    “那是化名,我还想是哪个缺心眼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投资我的公司呢,和着是你啊?久仰!”

    “要不信了你的话,我至于众叛亲离吗?你还我投资本金!”

    邹苟激动之余,往左边一侧身···

    噗!

    南国低头看了看下面,再回头看看马海,马海茫然地说:

    “这还真是巧了,要不是他的投资,我还不至于一战成名呢。”

    南国环顾四周,发现今天的外墙上,可真是人才济济。

    “你们真有本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