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超级护花天王〕〔阴阳风水录:民国〕〔医妃嫁到:储君独〕〔传奇女玩家〕〔婚婚向暖:傅先生〕〔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魔鬼主教〕〔唐朝小庄主〕〔绝地求生之空投成〕〔医圣都市纵横〕〔拜师九叔〕〔穿越之再造帝国〕〔替嫁甜妻:总裁大〕〔超级冒险大师〕〔在你梦里为所欲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国王 第139章:小鹿去求婚啦
    老闷在伤感中领取了来自南国的好意,告辞马海,带着小鹿回到病房。

    彼时陈教授和傻子都在,老闷把事情说了,大家纷纷表示羡慕,小鹿这时候拍案而起:

    “我决定了!”

    老闷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他问小鹿决定什么了。

    小鹿坚定不移地说:

    “我要嫁给彪子!”

    小鹿并没有性别错位,老闷只当他是精神错乱了。

    “小鹿啊,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别讲了。”

    小鹿知道老闷想说什么,他果断选择拒绝,然后来到老闷的面前说:

    “老闷,你刚才的话提醒我了,我还年轻,年轻就要勇闯天涯,我一定要嫁给彪子,成为陆上胆子最大的男人。”

    老闷点点头,看到小鹿如此坚决,老闷也不好驳他面子:

    “好,我保留意见,但是希望你能保重。”

    陈教授沉吟着说:

    “小鹿,你还没求婚吧?”

    小鹿点点头,有关于求婚的具体事宜,他有明确的打算,于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把拼图。

    小鹿说他打算用这些拼图跟彪子求婚,老闷报以钦佩的神色,要知道小鹿他们这一家子对钱财和利益的渴求是无与伦比的。

    小鹿他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拼图的行为本身,就已经证明了他是爱彪子的。

    这段不伦的虐恋在病区的病房迎来了大家的祝福,小鹿随后又说:

    “老闷,你来当证婚人吧,我现在去求婚,你们都准备一下,等着我的好消息!”

    小鹿没有留给大家思考和拒绝的时间,转身从病房出来,老闷看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心想小鹿果然是性情中人。

    小鹿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很熟悉,那是说被打死绝对不留一口气的志气。

    这就注定了他的配偶彪子也不简单:

    彪子的爱情观有点另辟蹊径,她觉得她爱的男人不一定需要踏着七彩祥云来找她。

    因为她比较喜欢雷暴天,这样比较能衬托出她的气质,想想一个男人踩在雷暴天的云彩里,那桥段中的浪漫兴许就有点诡异了。

    并且,她不喜欢别人来追求她,主要是因为没有。

    一般彪子碰到合适的都会主动出击,这些年已经逼死好几个了,但是像小鹿这么胆大的她还没见过。

    现在男女病区已经没有隔离带了,院长仁义,取消了这项不人道的主张,男女无禁忌,往来无隔膜。

    虽然男女患者可以接触到彼此,但是每逢黄昏过后,都要各自回到各自病房,以免发生状况。

    院长是害怕夜不归宿造成的人口剧增,奈何这项举措一经下达,早已没有挽回的可能。

    疯人院短短一个月就成立了妇科门诊,主张孕前检查和产后护理。

    为什么会有产后护理呢?

    院长其实也不大清楚,那次事件过后一个月,居然就有人生下了孩子,有人说这是早有勾结,也有人说这是爱情的奇迹。

    总之,望着鱼缸里早产九个月的婴儿,院长的价值观开始变得很扭曲。

    而此时,小鹿这一路上可谓战战兢兢,他在想自己求婚成功的概率,算来算去,还是圆周率比较贴合实际。

    但是不管成功与否,小鹿都不会放弃自己对爱情的向往。

    爱情本来就是一个人对着另一个人瞎扯淡,而婚姻的本质亦不过是两个人在一起瞎扯淡,小鹿觉得婚姻并不庄严,它就像一张门票。

    这张门票背后的景色也许很壮美,也许很平淡,有人选择在平淡无奇中唉声叹气,也有人选择在壮美蓝图中流连忘返。

    有人选择苟且,有人选择坚持,还有人选择了退票,因为隔壁的景区更具诱惑力。

    小鹿想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见到了草坪上正在徒手削铁管来制作标枪的彪子。

    彪子看到小鹿,把成型的标枪插在地上说:

    “你来干什么!”

    小鹿冷汗下来了,他望着那杆标枪,心想自己要是求婚失败会不会被彪子挂在标枪上扔出去。

    小鹿吞咽了一下口水说:

    “我···我有点事···想···”

    说话有些结巴,小鹿不知道如何开口,彪子皱着眉头问是什么事。

    小鹿始终无法作答,他捏着裤子,把头埋的很低。

    彪子看小鹿如此扭捏,有些生气了,她最不喜欢拖拉的男人,于是走过来板起面孔,给了小鹿一巴掌:

    啪!

    小鹿晃悠了几下,勉强坚持。

    “什么事说啊!别婆婆妈妈的,像个男人一样!”

    小鹿委屈地说:

    “你比较像。”

    这是实话,彪子中和了疯人院女性患者的荷尔蒙,她的雄性激素也赶超了大部分男性患者。

    小鹿无法正面开口,他换了一个说法,旁敲侧击地问:

    “如果···我以后每天都帮你擦拭这把缨枪,你说好不好?”

    小鹿指着地上的标枪,用近乎请求的口吻说道,彪子思量了片刻,刚要开口,小鹿慌忙又说:

    “别!别那么急着回答我,你···只能回答一个字。”

    彪子点点头说:

    “孬!”

    小鹿很失落,彪子安慰他说这叫标枪,不是缨枪,而且小鹿干不了这样的粗活,这是来自于彪子的体贴。

    小鹿落寞地摇摇头,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抬起泪汪汪的双眼凝望着彪子,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他爱上了彪子,爱得深沉,这份感情注定与风月无关,也许只有腥风血雨在等着他,但是小鹿不愿放弃。

    彪子越看小鹿这德行越生气,怎么就突然扭捏起来了?

    她大声唾骂着说:

    “妈的,怎么了你今天,搞得跟要求婚是的。”

    小鹿都快哭了,忙不迭点头:

    “嗯!”

    彪子愣了一下,琢磨了一下这话的意思,然后她就沉默了,好久没有说话,她把腰杆直起来,看得出肩膀有些轻微发颤。

    她知道小鹿的意思,可她有些慌乱,内心深处像是有一只狮子在咆哮,彪子无言相说。

    小鹿再次低下头,彪子的沉默让他心伤,可这不是他的初衷,他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等待一份拒绝的答案。

    小鹿说:

    “我们···换个话题吧。”

    “嗯。”

    “来玩成语接龙吧,平时咱们不是挺喜欢玩这个的吗?”

    彪子点点头,小鹿率先开口:

    “百年好合。”

    “合···合二为一。”

    “一穷二白。”

    “白手起家。”

    说到这里,小鹿抬起头,他握紧了拳头,孤注一掷地说:

    “嫁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