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魔妖道〕〔特种老公太火爆〕〔可惜爱情是场劫难〕〔间谍风波〕〔国民校草心尖宠:〕〔萌妻来袭:大叔心〕〔九零军婚有点甜〕〔重返灵气时代〕〔穿越反派之子〕〔超大容量〕〔晨光已熹微〕〔霸神一心〕〔三国之吾乃韩州牧〕〔海贼世界里的万事〕〔七塔之上〕〔崛起废土〕〔极道天帝〕〔名门眷宠:娇妻养〕〔重回八零撩夫忙〕〔凌霄武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国王 第51章:消失和到临
    ,精彩小说免费!

    小鹿一听这话,当即后退两步说:

    “你怕不是要我再去偷一部吧?怎么着,你打算把疯人院的电子器材全都收集到手是吗?你对偷东西是有爱好怎么着?这么下去干脆你跟我入伙算了。”

    南国摇摇头说:“手机的事情暂时放一放,李柏日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个手机先放在我这里,咱们要保密这件事情,还有,今天拿到李柏日的手机让我想到了别的。”

    老闷问是什么事情,南国说:

    “即便有密码把手机解开了也于事无补,我觉得咱们对李柏日的了解还是不够深入,要是想坑他一次,应该不会那么简单,他这个人很狡猾,我觉得应该从他的生活入手,把他里里外外了解透彻。”

    “那怎么才能了解透彻呢?”

    小鹿发表了自己的顾虑,南国伸手拍在小鹿的肩膀上说:

    “你翻过垃圾桶吗?”

    小鹿摇摇头,南国点点头说:

    “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觉得你有必要翻翻垃圾桶体验一下了。”

    “你该不会是要我去翻李柏日的垃圾桶吧?”

    小鹿作呕。

    他虽然是个没节操的家伙,但人就是这样,一旦涉及到“体面”这两个字,大家都会不约而同把自己的档次虚高上来,面子嘛,老百姓的第一生产力,谁也不愿意在人前矮了腔调。

    南国继续说:

    “你再想想,如果是为了拼图让你去翻垃圾,这件事是不是就没有那么···恶心了?”

    老闷插话说这件事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讲都很恶心,加了拼图作为诱惑只不过是在原本恶心的基础上放了一点佐料。

    小鹿扭捏地问:“你让我翻他垃圾桶,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南国却不打算现在就把原因说出来,小鹿顾左右而言他,始终有点不太情愿,南国无奈之下又把目光送给了老闷,老闷叹了一口气,从旁边的床底下掏出了一张拼图。

    “你有几张拼图?”

    南国忽然对老闷的资产状况表示了浓厚的兴趣,老闷拼命摇头说:

    “没了没了,照这么下去有多少也不够你糟践的。”

    南国把拼图递给小鹿,说这算是定金,等日后事情成了,把拼图一起给他补上。

    小鹿拿了拼图,充分发扬了踏实苦干的精神,掉头就出去了,甚至对这件事情的原因都没了兴趣。

    南国觉得小鹿这样的人很难得。

    剩下老闷两个人坐在病房里,南国把手机藏好,告诉老闷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老闷没有表态。

    俩人在病房里闲聊了片刻,南国想起了郑好,他问:

    “郑好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闷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了解,南国从病房出来,悄悄顺着走廊来到了郑好病房不太远的地方,他想打听出郑好的下落,俩人现在的关系不太友好,一举一动南国都想尽收眼底。

    但是来看了一眼南国就觉得不对劲了,他发现郑好的病房门是打开的,但里面有一个陌生人。

    那个人坐在床上,眼神很呆滞,身上穿着的病服也很邋遢,头发顺着额头盖下来,眼神很是迷茫,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很严重的患者。

    而病房里的摆设也都换了样,郑好哪去了?

    老闷也从后面跟了上来,俩人站在远处贼眉鼠眼看了一会,老闷说:

    “别看了,我估计郑好是搬走了,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院长不想他继续住在这里,估计是给分配到其它病房了,他家里有钱,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先让他搬走,这样也好堵别人的嘴,到时候风平浪静了再让他回来。”

    南国点点头,他估计也是这么个情况,随即和老闷原路返回,只不过俩人都没注意,那个病房里呆坐着的疯子,在俩人回身的时候,把眼皮抬了一下,死死盯着南国走远的背影···

    当天晚上,南国和老闷两个人躺在病床上,思来想去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傻子的失踪让南国始终琢磨不透,但也无计可施。

    郑好的动向也成了谜题,疯人院就这么大,一整天闲逛也没遇见,问谁都不知道去那了,这让南国有些焦虑。

    如果想要害一个人,那在这之前一定要对他的一举一动都保持充分的了解,现在郑好居然消匿了踪迹,这让南国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窗外的绿光已经亮起,茶茶的歌声忽远忽近,南国侧耳倾听,老闷也在打岔:

    “你说,傻子现在还在不在疯人院?”

    南国说:“疯人院里一直都有傻子。”

    “哎,那倒也是,还有那个李柏日,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提到了李柏日,南国把眉头皱紧了,他很厌恶这个人,话剧展演的比赛一结束,李柏日就开始忙碌起来,兴许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利益集团的善后工作,也可能是有其他安排。

    南国觉得自己腹背受敌,他开始构思起自己该怎么制裁这两个敌人,老闷看南国陷入了沉默,便开始自言自语:

    “陈教授要是在就好了,还能陪我说说话,你现在是越来越沉默寡言了,我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

    南国一个激冷坐起来,看了一眼傻子空着的病床,赶紧说:

    “你要是打算让陈教授搬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老闷讪笑着不置可否,他还真有这个打算,谁让他和陈教授聊得来呢?

    但南国的态度很坚决,他认为与其被陈教授给说死,还不如被李柏日给电死来的痛快,俩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也很奇怪,今天俩人都没有什么困意,南国想起了在郑好病房遇见的那个疯子,于是问:

    “老闷。今天咱俩看到的那个人,你之前见过吗?”

    老闷摇摇头说:“没见过,那个人的症状很典型,应该是重症患者,也不知道怎么就一个人坐在那,按理说应该有看护医生的,可能是新来的,谁知道呢。”

    南国对这样毫无正常心理特征的疯子没有好奇,他侧过头,专心想起了该怎么对付郑好和李柏日。

    老闷问:“小南,你真的要和他们死磕到底吗?”

    南国反问:“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吗?或者说我有选择吗?”

    老闷叹了一口气,他始终觉得南国有些较真了,而关于这个年轻人蹊跷的过往,老闷也越发好奇起来。

    俩人沉默不语,歌声也慢慢细微下来,昏暗的病房里只剩下喘息和疑惑,南国把头侧过来,忽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老闷也坐了起来,俩人对视一眼,都看向了厕所的方向,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傻子回来了?“

    南国很意外,老闷却有些害怕的样子,南国从床上翻身下来,把灯一打开,一声惨叫传来:

    “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