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装成隐士高人〕〔不聊斋〕〔护花狂兵〕〔师道成圣〕〔无耻术士〕〔医品至尊妖孽〕〔三维世界游戏〕〔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华娱之白金年代〕〔套路男神好幸孕〕〔木叶之怪人千面〕〔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军嫂有福气〕〔捡到一个异界〕〔最强三界神话〕〔美漫之道门修士〕〔联盟之超级奶妈〕〔斗武乾坤〕〔酒香俏农女:神秘〕〔刻骨危情:先生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国王 第2章:你好,疯子
    ,!

    南国被带到了春天镇,刚刚进城就注意到了十字路口的标识,斑驳生锈,左右各有四个大字,打印在绿色的铁片上面,字迹都模糊了,只能依稀辨别:

    “春天向左,地狱向右”。

    “地狱”两个字是被人篡改的,下面原本写的是“监狱”,可能是哪个无聊至极的人一时兴起写上去的,几经风雨成就了一种另类的诗意。

    又走了一段路,南国被警察套上了一个头套,这让他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一晃而过,南国被带到了属于他的目的地:

    春天镇精神卫生康复中心。

    这是个疯人院,南国表示自己不认同警方的处理意见,他明明很正常,只不过是失忆而已,怎么就送到精神病院来了?

    警方说:“你现在脑子不好,在哪都没区别,要么看守所,要么精神病院,自己选一个吧。”

    面对这样的问题南国显然不需要考虑,他现在首要的目的是弄清楚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康复对他而言,很重要。

    办理了交接手续,南国领了病服,被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这就是他目前的归宿。

    警察走了,接诊的医生姓王,在给他做了常规的检查之后,当天就这么过去了。

    疯人院的医生说南国的头颅受了重创,一时半刻不会想起从前的事情来,只能慢慢理疗,一切都要看运气。

    “来吧,吃药。”

    医生递来一杯水,还有一个小药盒,把粉色的药片端在手里,南国一饮而尽。

    经济纠纷本就不是刑事犯罪,所以警察也没太刁难,南国没有了之前的记忆,警察说他这个状态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

    周围的铜墙铁壁告诉南国,他只能这么耗下去了。

    南国躺在床上,这是一间单独的病房,专门留给他这样新来的患者,隔着墙上的窗户,他看到了外面朦胧的月光。

    想推开窗户呼吸一下新鲜又陌生的空气,可窗户是钢化的,不能打开,这让南国很压抑。

    这里是疯人院,也是各种怪胎的聚集地,南国虽然没了记忆,但他还保留着旧日的心智。

    在他的观念里,精神病显然是另类的天才,只不过世界观和自己不太一致。

    比如刚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大厅里有个男人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奋笔疾书,下面围坐着一群疯子。

    相对论与量子纠缠的对称关系。

    最下面的结论是五个大字:去你姥姥的。

    黑板旁坐着的人听得津津有味,除了医生,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南国觉得自己很悲哀。

    整座疯人院除了他以外,全都不正常,这反而给了南国一种错觉:自己才是那个不正常的。

    这里有疯子,有傻子,有天才,现在还多了一个骗子,南国与所有人格格不入。

    这不利于他的治疗,所以医生规劝他多与人交谈,这也是警方的处理意见:

    尽快康复。

    南国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午饭的时候,拿着饭盘的他穿戴整齐,坐到了一个人的旁边,那是一名穿着白大褂儿的医生,看起来很和善。

    “大夫你好。”

    南国鼓起勇气,想要建立一份短暂的友谊。

    面前的老人差不多六十岁,人很佝偻,稀疏的头发盖住了濒临破产的发际线,可那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仔细看还透着一点贼光。

    抬起头,老人咂巴着嘴问南国:

    “你是新来的吧?”

    “嗯,我叫南国,您呢?”

    南国坐在了旁边,眼前这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

    “老闷。”

    两个人算是认识了,老闷说自己来这里已经十多年了,完全把疯人院当成了自己的家。

    南国周遭的一切都很陌生,让他畏惧又困惑,虽然是新生,可他不愿去接纳,而面前这个寻常的老人,倒给他一种平静温和的感觉。

    老闷挺热心,给南国介绍起了春天镇和这座精神病院:

    春天镇是个好地方,原本山清水秀,只不过后来城外修了一座监狱,用以替代从前的老监区,而那里所有看押的重犯刑满释放后都会来到春天镇当个过渡。

    小镇不大,十几万人口,左右交通,中间一个十字路口,东南西北各有特色,放眼全国的话倒也寻常。

    只不过是一群来路不正的外乡人流离失所的地方,隔三差五有些插曲,但也没太大的是非。

    可当地的百姓很忌讳这些人,所以原本的居民就都搬走了,只剩下一群刚刚重返社会的待业人士。

    也正是因为这个,春天镇的风貌一直保持在八十年代,当地的建筑也很保守,除了山顶的一处圣母雕像。

    雕像是当初镇子里的人集资修缮的,可能是想借此来消除几分内心的罪恶感。

    南国问为什么要修圣母,是不是有什么寓意,老闷摇摇头:

    之前是说要修个弥勒佛的,可是修到一半包工头就卷钱跑路了,修缮的资金也就断了。

    大家觉得半截佛像缺个脑袋太难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神仙被斩首示众了,实在有碍观瞻,就想再次修补佛像。

    但是新来的施工方说要拆了整座佛像重新调整,这就意味着花了一半的钱打水漂了,所以大家都不同意。

    后来有人提议说既然弥勒佛不好接,那就干脆换个其他佛像的脑袋上去,反正我佛慈悲,可能功效差不太多。

    这并不会显得很随便,因为老百姓在花钱的时候,向来讲究随缘,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就不叫老百姓了。

    可是因为最开始弥勒佛的设计方案太过喜庆,在其他佛首里并没有留下什么可供选择的余地。

    于是有人建议从道士的天尊里挑一个脑袋接上去,反正佛道一家亲嘛。

    这同样不会显得很随便,因为在信仰上,老百姓也有一个很神奇的特质,那就是容百家之长。

    比如一个人很可能刚从少林寺念完经,回头就上茅山画符了,顺道还会买个十字架辟邪,万一被人下蛊了兴许还会去趟泰国。

    都试试,神仙的体系那么多,谁知道哪个有从业资格证?

    可山顶上新修的道观弄了半截,大家才发现不合适:

    因为道士普遍偏瘦,小脑袋放在弥勒佛的大肚子上面,隔着远处看总觉得像是营养过剩的葫芦娃。

    牵头的人因为设计了一尊指天画地的葫芦娃而一度沦为笑柄,方案也就被搁置了。

    找来找去都没合适的,最后有人发现西方的圣母恰到好处。

    为什么呢?

    第一都是长袍,脑袋好接还不费事,第二这个比较省钱,因为圣母的长袍盖住了脸,所以不需要雕像有太多表情,从而节省了雕刻的工艺成本。

    这是一个折中的方案,规避掉了雕像所有的缺陷,却暴露了它本身就是一个缺陷的致命错误。

    老闷分析主要还是因为大家不愿出钱了,所以一拍即合,山上的道观一波三折,最终成了教堂。

    为了突出神明的指引意义,圣母雕像的眼睛是由一对镭射灯泡打造而成的,每晚到了夜幕时分就会自动点亮,指引着整个春天镇的未来。

    但是到了圣母雕像揭幕仪式那天,所有人都后悔了:

    之前说了,弥勒佛是个大肚子,上面安一个圣母的脑袋,给人的错觉就是圣母怀孕了!

    这就有点胡闹了,可镇长文化水平颇高,他一语惊醒梦中人,说这样另类的雕像其实也很好,孕育新生嘛,这是一种象征,和春天镇百姓的希望不谋而合。

    所以春天镇的圣母雕像是一手指天,一手画地,端坐在道观里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一对镭射灯泡的激光眼迎来送往地注视着苍生百态,对联也同样让人感慨万千:

    嗡唵嘛呢叭咪吽

    无量天尊保佑你

    横批:哈利路亚

    南国感慨过后,对这个神奇的雕像充满了向往,过后又请教起了疯人院的事情。

    他发现这座疯人院很大,里面应有尽有,人数众多,而且环境十分清幽,但隔着高墙又看不到外面的景象,这让他很费解。

    老闷说这里是当初旧城监狱改造的工程,附近的精神病都送到了这里,第一是因为这的医疗条件好,第二是大家觉得春天镇已经有一群不要命的了,再来点疯子也无所谓。

    奇怪的是这里竟然得到了很多人的大力支持,有不少莫名其妙的人最后都被送到了这里,各地的支持资金也从未中断。

    除了疯子,还有些智力不健全的残障人士也留守在这,偶尔帮着医生打打杂,照料下不方便的布。

    院里左边是男性布的监护区,中间是看护人员的家属楼,右边是女布的监护区。

    后面单独还有一栋小楼,专门处置最为难缠的布,而院长的办公室则独立在后楼不远的地方,一栋错层小别墅,那是院长生活工作的地方。

    老闷说到这,南国很自然地把脑袋转向了右边,一栋高耸的病楼矗立在不远处,阵阵芳香随风而来,让他心驰向往。

    “别惦记了,女疯子你琢磨吧,之前有个不要命的去过那里,后来是护工拿盆把他端回来的。”

    南国回头,不作他想。

    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但生命对他而言更重要。

    “那疯人院外面是什么地方?”

    “盐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冲喜新娘:残疾总〕〔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