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天师混都市〕〔史上第一妖孽〕〔花都噬魂仙少〕〔神的试练〕〔带着MC系统的异界〕〔重生军婚宠妻:时〕〔民国大特工〕〔家有医妻初养成〕〔一生一世笑皇途〕〔火爆小萌妃:妖帝〕〔超级全能学生〕〔念云念你〕〔中华灯神〕〔道君〕〔我是邪神番古呀〕〔洪荒之神棍开山祖〕〔快穿:恶毒女配要〕〔星王传奇〕〔超模娇妻:老公,〕〔女神的医流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二百九十二章 狗眼看人
    最快更新万鬼吞噬系统最新章节!

    苏新柔前几日构思出一套新的五级灵符阵纹灵路,可是始终处在构想当中,一直没办法实践操作出来。

    任凭苏新柔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模拟几十次,最终还是错的。

    这让她的心情一直处于焦躁状态,此时听说有人要越级考核,心底顿时无名火立刻蹿升起来。

    联邦数百年来,能越级考核的人一巴掌数的过来,自己天资卓越,当年也不敢越级考核。

    苏新柔除了自身天赋极高外,还有一个一等灵序师的爷爷辅导。

    即使这样苏新柔也不敢越级考核,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几个月前才刚刚通过二等灵序师考核,成为赤阳星历史上最年轻的二等灵序师。

    由此可见,获得灵序师等级认证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现在居然有人要越级考核,这不仅仅是自不量力的问题,纯粹是在挑战灵序师协会的严肃性。

    王静推门而入,只见苏新柔那张精致美颜冷若冰霜,显然对有人叫嚣越级考核感到恼怒。

    “什么人要越级考核?”苏新柔冷脸问道。

    “苏助理,是一位大二在读的学生,年纪不超过十九岁。”王静如实回道。

    “大二在读?”苏新柔愣了一下,接着问,“叫什么名字?”

    “呃。”王静这才发现自己还未问过那年轻人的名字,顿时心中一跳,这可是自己的失职,苏助理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暗怪自己大意。

    “算了,这种人叫什么我也没兴趣知道,今天是不是还有另外几名见习灵序师需要进行测试考核?”苏新柔看着灵视屏上的阵纹灵路心情差到了极点。

    “是的,苏助理,郭老正在进行三等灵序师考核,暂时没时间,外面那几位已经等了一上午了。”王静随即回道,见苏新柔没有追问姓名,心里面暗松一口气。

    “嗯,让他们一起去三号考核室吧,一会我就过去。”苏新柔揉了揉太阳穴闭目说道。

    “好。”王静应声回身走出办公室。

    通常见习灵序师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后,成功做出三级灵符后便可进行三等灵序师认证。

    虽说可以直接报名,但保险起见,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进行一两次测试,让灵序师协会来决定他们是否可以参加三等认证。

    此时,候考室内坐着的几人,有五人今天是来参加三等灵序师考前测试的。

    王旭是五人之中资格最老,天赋相对较高,通过测试希望最大的,同时也是赤阳大学灵序学院应届毕业生,刚毕业不久就通过了见习灵序师考核。

    王家在赤阳星也算有头有脸,不过王家族人在修炼上并无太多建树。

    但在其他职业上却有不少人才,炼器师、炼药师和灵序师都有王家人的身影。

    王旭是王家近几代天赋最高者,二十三岁就有很大希望通过三等灵序师考核。

    这意味着王旭已经具备制作四级灵符的水平。

    王旭因为时常来灵序师协会购买材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常来常往认识他的人不少,知道他很快就会成为正式的灵序师。

    因此候考室内备受关注,几名候考生不时对他献殷情。

    王旭若是通过测试,立刻就会进行考核,一旦通过便是三等灵序师,由于他在灵序师协会一直有兼职做事。

    日后有很大希望成为灵序师协会的见习灵序师导师,跟王旭搞好关系,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王哥,以你的水准,何须参加测试,通过三等考核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一名胖胖的年轻人讨好道。

    “刘东,瞧你这话说的,你当王哥跟你一样做什么事都穷急吼吼的,低调懂吗?王哥实力毋庸置疑,但王哥做事沉稳,懂?”旁边一个方脸青年一脸教育的说道。

    “哈哈,那是,那是。”刘东抓抓头笑道。

    “王哥,我们今天能一起参加测试,算是同窗了啊,今后有什么不懂还要多多向你请教。”另一名看上去年纪稍大一些的候考生跟着道。

    王旭享受着众人吹捧,一脸微笑,也不说话,心里那是一个美丽,小眼睛不时瞄向对面坐着的几位女考生,她们才是他此时心情美丽的原因。

    这些吹嘘王旭家伙在他眼里就是一帮跳梁小丑,跟他是没法比的,要不是对面几位女考生的存在,王旭都懒得搭理他们,当然有了女考生的存在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帮跳梁小丑的你一言我一语,便成了王旭最好的宣传广告语,有一两名女考生时不时的会看向王旭。

    不过这些女考生可入不了他王旭的法眼,他的目标是苏新柔,那个站在赤阳星之巅的女人。

    跟苏新柔比起来,这些女考生不过是路边的野花野草,也就偶尔摘折把玩把玩而已,至于其他自然无从谈起。

    王旭的实力通过三等认证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参加测试可不是像这帮拍马屁的家伙说的什么低调。

    王旭只是为了能见到苏新柔,他得到消息今天的测试是由苏新柔监考。

    要不是如此,王旭才不不屑参加什么考前测试,以他的能力何须这么麻烦。

    早在半年前王旭就能制作出四级灵符,达到三等灵序师最低要求标准。

    就他的年纪来说,也算有些天赋。

    几人围绕着王旭频频献殷情,都想在这位即将成为三等灵序师的年轻人面前留下好印象。

    唯有李道冲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翻阅着旁边架子上面放着的简报。

    “这位朋友,你也是来参加三等灵序师考前测试的吗?”刘东从李道冲被王静带进来时就注意到这个年轻人。

    刘东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结交高手的机会,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那张干净面孔上的稚气都未完全褪去。

    如果他也是见习灵序师前来参加测试,前途同样一片光明。

    “不是。”李道冲简单回了一句。

    “哦,那朋友是来参加见习灵序师考核的吗?”刘东略显尴尬的继续问道,表情已从先前的热诺冷了下来。

    只是参加见习灵序师考核,也就没那么惊艳了,仅仅只能说还不错。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刘东自己已是见习灵序师,只要潜心修学,熬上个几十年通过二等灵序师考核还是没问题的。

    “不是。”李道冲依旧回了两字,仅仅只是刘东问话时瞄了一眼对方,随后目光就再也没离开过手中那张简报。

    李道冲并无心思与这几位谈天说地,互相吹捧,他心里面只想着赶紧考核,然后好方便自己购买到制作十级灵符的材料。

    一听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刘东的结交之心荡然无存,脸上表情变得不善起来。

    一个连见习灵序师都还没考核的家伙,在他刘东眼里连路边的石子都不如。

    刘东莫名的有点火了,你特么要是个牛人,跟老子说话这态度,老子认了。

    你特么什么都不是,还在老子面前装十三,问你个话,一副爱睬不睬的装逼样子,干嘛?摆脸给老子看吗?

    “不是?不是考生你坐在候考室干嘛?”刘东声音抬高八度。

    候考室本就不大,几人都坐在一起,刘东与李道冲之间的对话,其他人都听在耳里。

    另外一边的几名女考生均是纷纷投来异样目光,不过她们并非对刘东声音太大不满,而是古怪的看着李道冲。

    “咦,灵序师协会不是有规定,不是考生不得占用候考室位置吗?”一名女生轻咦一声道,同时鄙夷的看向对面那个小年轻。

    “就是,这里座位本就不多,外面还有不少考生站着,这家伙倒好,什么不管一屁股坐下再说,也不问自己有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真没素质。”另一名女生跟着道。

    李道冲没想到坐在自己旁边这个大胖子翻脸比翻书还快,一共问了自己三句话。

    问第一句时,可以用献媚来形容,自己回答之后,第二句态度明显冷淡下来,但还在正常范围之内,等自己又回答之后,这死胖子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接对自己叫嚣起来。

    狗眼看人,不带这么看的吧。

    李道冲缓缓合上简报,转过脸看向刘东,后者没来由的脊背一凉,一股无形凉意蔓延全身。

    刘东垂眼看了看李道冲露在外面的胳膊,不粗不细很结实,似乎是个练家子。

    “你有意见?”李道冲懒得解释自己坐在这里的原因,也没必要解释。

    李道冲并未释放任何威压,气息收敛,此时外放出来的不过炼气三层而已。

    可就是这样,筑基修士骨子里的气势还是会对普通人产生影响。

    刘东不自觉的轻微打了个寒噤,心里奇怪,脸上自然没有任何显露,这么多人看着,还有几名女考生,自己要是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面前露了怯,以后还怎么混,自己好歹也是见习灵序师,地位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就不信这小子敢在灵序师协会对自己动手,况且违反规定的也是他。

    “我有没有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灵序师协会有规定,候考室只能等待考核的考生可以进入休息,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你不是,就请你出去。”刘东以理据争瞪着李道冲手指指向门外说道。

    “吵什么吵,不知道考核楼层有噤声规定吗?”

    刘东的话音刚落,王静沉着脸走进候考室训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人间极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