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一加一:总裁〕〔八零珠宝设计师〕〔氪命玩家〕〔清穿太子日常〕〔华娱特效大亨〕〔中二萌妻:神秘总〕〔高能来袭〕〔六渡之逆斩苍穹〕〔战神狂妃:邪帝,〕〔悠闲修仙系统〕〔超武升级〕〔Hi,我的萌系小甜〕〔漫威世界的铠甲勇〕〔山河碎:素手复乾〕〔竹马谋妻:误惹醋〕〔重生豪门:预言女〕〔火舞狂姬:废材逆〕〔[综+剑三]专业当爹〕〔萌妃来袭:妖孽王〕〔重生影后:帝国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三十五章 父子同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道冲的出现,李家几位高层颇有几分意外,这傻子居然知道回来接他老子。

    脑子会转弯了?不容易啊!

    李天贺微微一笑,“也好,那处宅院既然给你爸养老,今后也是你的,你们父子多日不见,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明天我们会对外宣布恢复你们父子二人的李家身份。”

    李道冲根本就没在听李天贺说什么,径直走到李天阳跟前,推着轮椅朝外走去。

    这地方他一秒钟都不想待着。

    李天阳身受重伤,他以为会是李清瑶来接他,没想到来的居然是李道冲。

    这个傻儿子还能记得他这个做父亲的,这些年没白养。

    李道冲一路推着李天阳出了李府,只是出了李府走入另一条街区,唆唆唆两声,虚空中飞来两人。

    一名老者,一名中年人。

    老者脚下一把黑色长枪,中年人脚下一把银色长剑。

    御剑飞行。

    二人修为深不可测。

    李道冲只觉一股无形压力扑面而来,让他动弹不得,胸闷气短,说不出的难受,感觉沉落海底深处,被恐怖的水压压迫着,随时会被压成碎片。

    咳咳,李天阳剧烈咳嗽,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色,当初这种压力又怎么会让自己难受,可现在他不仅难受,身上的伤势也加重几分。

    “李天阳,你也有今日?老天有眼啊,当年你抢走云儿,却不好好对她,还让她死在冥域,终于遭报应了吧。”那中年人一脸满足的看着李天阳。

    “闫忠利老弟,你还是放不下啊,难怪停留在筑基期这么长时间也突破不了。”李天阳笑道。

    “哼,我有什么放不下的,不过是为云儿不值,这个就是你和云儿生下的傻儿子,果然够傻。”闫忠利冷哼一声看向李道冲。

    那一声哼,李道冲感觉被人重击胸口一下,气血翻腾嗓子一甜差点吐血。

    “看见你这样我就放心了,印堂发黑,仁中泛白,命不久矣,李天阳看见你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会参加你的葬礼。”闫忠利说完唆的一声飞天而去。

    李天阳转向老者,“邱雄,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

    邱雄摸摸胡须,摇头道,“我不是来看笑话的,我是来让你滚的,不想死,最好尽快滚出蓝湾星,找个犄角旮旯度过余生,古家人就不会找你麻烦,要不然,你和你儿子会死的很难看。”

    李天阳目光一冷,“你敢威胁我?”

    邱雄抬手一甩,李道冲目露惊色,提前踏出一步护在李天阳身前。

    啪!

    一声脆响。

    李道冲脸上被重重扇了一巴掌。

    隔空扇脸。

    “打我儿子,邱雄,你找死。”李天阳不顾重伤之躯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身上气势陡然一变,磅礴灵气轰然而出。

    邱雄吓了一跳,直接飞退十多米,一脸忌惮的看着李天阳,“李天阳,你可不要玩火,你金丹都碎了,再运气,会立刻暴毙而亡。”

    李天阳昂首挺胸傲然站立,哪里还有半点虚弱之像,“就算暴毙,也要拖着你一起,有种你就再扇一次给老子看看。”

    邱雄浑浊老眼闪了闪,冷笑道,“当着你面打你儿子一巴掌,老夫解气足以,古家的话我已传到,不跟你这疯子一般见识,以后有你受的。”

    说完邱雄飞天而去。

    数秒之后,李天阳确定邱雄确实离去,身子一瘫倒在轮椅上,剧烈咳嗽。

    “爸。”李道冲扶住李天阳。

    “没事,死不了,我们走。”李天阳拍拍李道冲的肩膀。

    李道冲起身看了一眼那老者飞离方向,推起轮椅继续朝前走去。

    父子二人在落日余晖下消失在街道尽头,走出好几个街区,父子二人没有说话。

    李天阳如今风烛残年,已经没能力再保护这个傻儿子了,刚才就是最好的例证,今后这样的事情会时常发生,神情落寞不由得心中一叹。

    李道冲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想推着父亲就这么走下去。

    “小冲啊,西城区可远着呢,你这么推着不累吗,还是坐车吧,你老子我现在虽然落魄,坐车的钱还是有的。”李天阳见李道冲没反应就这么推着自己走,担心这个傻儿子又开始犯傻。

    “爸,我已经发信息给银瓶了,一会她开车过来接我们,这些年都是你照顾我,今天让我多推一会吧,你最近一定吃了不少苦,好好看看沿途街景,休息休息,回去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势。”李道冲一路推着李天阳,看着他脑后灰白头发,鼻子有点酸楚。

    李天阳几个月前满头黑发,要知道他才四十五岁,还是金丹修士,寿元远超常人,短短几个月白了头,脸上也有了皱纹,一看就是受了很严重内伤所至。

    李道冲感觉李天阳体内有非常浓郁的死气,生机一点点的消退着。

    李道冲如此有条理的回应,让李天阳愣了一下,转脸看了一眼儿子。

    脸还是那张脸,只是过往那种傻里傻气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沉稳与平静。

    “小冲,爸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李天阳有感而发。

    “爸,别这么说,这世上最对得起我的就是你,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身上的伤势,让你重回金丹期。”李道冲平和语气之中带着不可撼动的坚定。

    简单的对话,李天阳发现自己似乎有点不认识这个傻儿子了。

    不过这样的儿子,他喜欢。

    坐在轮椅上,李天阳那张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个年纪的苍老容颜上浮现出欣慰笑容。

    又走了一会,银瓶根据李道冲发出的定位开着那辆灵浮皮卡车找到父子二人。

    一看见李天阳还活着,银瓶控制不住大哭,“老爷,您回来啦。”

    “是啊,回来啦,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小冲。”

    “老爷,呜呜,千万别这么说,都,都是银瓶份内之事。”银瓶哭着道。

    “傻孩子,哭什么,看见老爷该高兴。”李天阳刮了银瓶小鼻子一下。

    “嗯,高兴,银瓶很高兴,呜呜…”银瓶又笑又哭。

    三人上了灵浮皮卡车,李道冲直接开到李家那处荒废了许多年的宅院,距离他和银瓶现在居住的区域隔了好几条街区,以前是李家用来当仓库的,后来西城区逐渐沦为贫民窟后就不用了。

    整个宅院面积很大,有十几个房间,一大一小两个院子,大的院子足有两百多平米,小的也几十平米。

    日久无人居住,跟僵尸屋差不多,院子里杂草丛生,还有数十根小青竹杂乱无章的散布在院子四周,中间有几棵梧桐树。

    银瓶一进屋子就忙碌起来,很快收拾出一间屋子。

    李道冲给李天阳把脉发现,父亲体内有三种性质不同的死气,两弱一强,这三股死气交错纠缠彼此相辅相成,将父亲体内的生机一点点蚕食。

    “爸,你被冥鬼附身了吗?”李道冲问道。

    “没有,要想附我身,没有巫鬼级别绝对不可能,我被人暗算,一只摄魂鬼差点把我的金丹给摄取掉,虽说我反制住摄魂鬼,但还是沾染了死气,金丹被腐蚀,灵基破裂,体内留下死魂之气,已经是个废人了。”李天阳回道,说话间仿佛又苍老了一些。

    李天阳当年何等风光,二十多年前蓝湾星第一天才,堂堂金丹修士落得如今这步田地,无论心态怎么洒脱,那种天堂与地狱之间的落差还是让他无法释怀。

    李道冲眉头微皱,李天阳说的不错,但刚才在他把脉的过程中,热血升级器有给出提示音。

    发现摄魂鬼残魂之力,就是这股残魂之力将李天阳金丹腐蚀,灵基碎裂。

    “爸,你忍着点,我看看能不能将你体内的死气去除掉。”李道冲正色道。

    “小冲,我知道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过你想抵抗我体内的死气还差得远,我这伤就算是元婴修士来也束手无策,你就不要白白消耗灵气了,省得反伤了自己,爸没事,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李天阳阻止道。

    “爸,相信我一次。”李道冲神情专注。

    摄魂鬼确实不是李道冲能对付的,即使只是一缕残魂那也不是区区炼气期修炼者能对付的。

    金丹修士面对摄魂鬼都得小心对付,一不留神也会着了道。

    就算有热血升级器,李道冲也没有绝对把握能将李天阳体内的残魂搞掉。

    但就算反伤,他也要试试,那股残魂对李天阳身体的伤害太大了,不能留,多留一秒都非常危险。

    李天阳还想阻止,但李道冲已经将灵气输入李天阳体内。

    “爸,将灵气集中到丹田,我们一起对付那股死气,你可能会比较难受,忍着点。”李道冲一脸认真。

    “好,儿子,老子今天就听你的了,尽管来,老子上刀山下火海都不会皱下眉头,何况这点……”李天阳刚说一半,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让他的话戛然而止。

    “唔……”纵使李天阳能忍刮骨之痛,这会也闷哼一声,表情扭曲痛苦不堪。

    几分钟后,李天阳感觉灵魂被点燃,仿佛在经受炼狱拷打,痛不欲生。

    李道冲身子在不停颤抖,不多时已经大汗淋漓,头发上白雾升起,脸色也变得苍白无血色,那股残魂反扑力量大得惊人。

    竟然连热血升级器也无法控制住,李道冲心中大惊,他以为热血升级器是无敌的。

    原来不是。

    一只摄魂鬼的残魂会有这么强大吗?

    李道冲很快意识到,热血升级器是根据自己实力提升而提升的,上次对付那个中年人体内的黑怨缚灵时,就感觉有点吃力,不过吸收掉那只黑怨缚灵之后,再吸收更强的精鬼还有狼鬼徒时,反而不那么吃力。

    由此可见,热血升级器也在逐步升级,而非从小就牛逼。

    若是自己越级太多去吸收强大的冥鬼,搞不好热血升级器没吸收掉冥鬼,反被冥鬼吞噬,那可就完蛋了。

    李道冲念闪之间,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拼命对付残魂,要不是自己念力强大,这会已经被残魂给灭了。

    当然李天阳的辅助更加重要,就算他现在身受重伤,体内灵气无论是量还是质,都远在李道冲之上,挡住了大部分反噬。

    李天阳身为金丹修士,就算不知道儿子到底在干什么,但也清楚自己必须承担大部分反噬之力,否则就凭儿子那点灵气,非被这股死气弄死不可。

    整个屋子以李天阳为中心,散发出恐怖死气,银瓶想要推门进来,直接被反弹击飞,李道冲大叫一声,“银瓶,别进来,离远点。”

    “是,少爷。”银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忙应声道,不敢再靠近屋子。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

    一个小时过去。

    李道冲的身上越来越烫,李天阳身上则越来越冷。

    父子二人一火一冰,承受着无法想象的痛楚,二人彼此对望,却都露出一抹笑意。

    “儿子,跟老子一起弄死那玩意。”

    “好。”

    父子同心,其利断金。

    嗞嗞,啪啪!

    “滴。”

    李道冲识海深处响起熟悉的滴叫声。

    “击杀摄魂鬼残魂,魂力获得,宿主升级,8级。”

    那股残魂之力终于抵制不住漩涡吸力,被热血升级器一股脑吸了进去。

    李道冲只觉体内灵气疯狂增长,如雨后春笋一般。

    第五根灵脉瞬间被激活膨胀,紧接着第六根灵脉跟着膨胀,第七根,直到第八根灵脉稍微充盈起来,整个过程才停止。

    李道冲体内九根基础灵脉被激活七根,只剩下最后两条还处于沉寂状态,其他七根粗壮有力,足足比正常灵脉大了一倍有余。

    不可思议的是,李道冲这一次直接升了2级,越过7级,瞬间到了8级。

    炼气八层。

    不仅只有李道冲得了好处,李天阳体内死气消失不见,破裂灵基竟是愈合一些起来。

    碎裂金丹在灵基胎盘上一点点聚合起来,虽没有凝结在一起重新成为金丹,但也不再是逐渐消融状态,重新有了一丝生机。

    李天阳重伤之后修为一度跌落到炼气七层,现在恢复到炼气十层。

    “哈哈哈,老子有救了,老子有救了。”李天阳仰天大笑,之前阴霾一扫而空。

    李道冲呼出一口气,噗咚一声倒在地上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精神力消耗太大,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渡鸭之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