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微甜的你〕〔王者归来洛天〕〔仙道不正〕〔凰女来袭:王爷束〕〔盛世枭宠:千金嫁〕〔变身之武侠到神话〕〔冥王老公,晚上见〕〔隐婚歌神:独宠小〕〔惊世独宠:天下第〕〔盛世娇宠:公子宠〕〔重生八零之女首富〕〔霍少的闪婚暖妻〕〔都市傲天狂龙〕〔史上最坑女神〕〔我不是妖宠〕〔抗战张大少〕〔学霸的星际时代〕〔兵者〕〔宠爱之乔爷谋妻有〕〔风光大嫁:违心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二十九章 想死就动动看(求推荐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句我父亲到底在哪?

    听在李道冲耳里,惊在心里。

    李清瑶口中的父亲不是李天阳又是谁?

    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李清瑶是李天阳十五年前从前线战场捡回来的孤儿。

    她的亲生父母早就死于冥鬼肆虐的黑暗地带。

    除了李天阳之外,李清瑶不可能还有别的父亲。

    李道冲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大惑不解,即使他不想与李清瑶产生任何瓜葛,也架不住心中好奇。

    李道冲悄无声息走到昏暗巷口,地下城就没有一块地方是干燥的,到处散发着温热的腥臭味,如同下水道里腐烂食物发出的味道。

    这片灵浮停车场原本似乎就是一块未开发的空地,杂乱无脏,也没人管,停在这里的灵浮车各式各样,大大小小什么样的都有。

    与其说这里是停车场,还不如说它是灵浮车坟场。

    有些车落满尘埃,早已成了僵尸车,有些奇形怪状内里被拆卸的七零八落。

    这里几乎看不见什么人来往,偶尔有两三个穿着破烂的流浪者聚集在一起吸食着劣质‘仙草’。

    仙草其实就是修真文明下诞生的‘海洛因’,吸食之后会让人产生幻觉和强烈快感,直刺灵魂深处,就连修真者都不可避免。

    停车场四处天然掩体刚好可以让李道冲隐匿其中,透过缝隙看清楚巷子里发生的一切。

    少女是李倩瑶无疑,被三名大汉围住,三人露在外面的胳膊上都有一个血红色刀刃纹身,个个凶神恶煞。

    “钱?什么钱?”一名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粗犷面孔上露着讥笑。

    “你什么意思?”李清瑶质问道。

    “李小姐,我还问你什么意思呢?要钱吗?可以啊,让哥三爽快了,自然给你钱啊。”另一名矮壮青年说着伸手去抓李清瑶的胳膊。

    “放开我,你们不是说知道李天阳在哪吗?只要付给你们五万联邦币就可以将一手消息透露给我,想赖账?”李清瑶见情况不对,一边说一边退,想找机会逃跑。

    可三名大汉互为犄角,将前面的去路完全堵死,李清瑶只有身后无人,可后面是条死路。

    “是啊,我们是有李天阳的消息啊。”

    “他在哪里?”

    “给钱就告诉你啊!”

    “五万刚才不是刚给你们了吗?”

    “什么时候给我们的?李小姐,看来你睡眠不足,一定记错了吧,哈哈哈。”

    “你们……,把钱还我。”李清瑶心知不妙,边说边退。

    “不是说了嘛,想要钱就跟哥几个去个地方,包你又爽又能拿钱。”光头步步紧逼。

    “救命啊!”李清瑶知道自己被坑了,大声呼救。

    “嘿嘿,李小姐,就你这点音量,叫破嗓子也没用,这里是地下城不是天元城,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矮壮青年搓搓手表情淫邪,说着再次伸手抓向李清瑶。

    李清瑶试图躲开,却被另外一边逼上来的光头一把抱住。

    “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李清瑶挣脱不开,拿出最后杀手锏,厉声道准备自报身份,只是没等她说完就被打断。

    “你是谁?不就是李天阳的养女吗?很牛逼吗?你那便宜老爹现都是个过街老鼠,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还是过去吗?”矮壮青年不屑道。

    李清瑶瞪大眼睛,“你们知道我是谁还敢对我动手?不怕李家连你们的老窝都端掉?”

    光头一脸同情的看着李清瑶,“就是知道你是谁才动的手,像你这种大家族的美人,我们兄弟几个可没品尝过,正好今天可以一品芳泽,哈哈哈。”

    李清瑶彻底傻眼,她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自己中计了。

    李天阳出事之后,李清瑶第一时间放言说李道冲曾经猥亵过她,李天阳天天打骂她,极力撇清关系,让外界知道她与这对父子势不两立。

    而李清瑶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李天阳出事之前有发一条加密千里传信给她,让她这么做的。

    李天阳的叛逃之罪,是有人设计陷害,为了保命不得不临阵脱逃,不然就会被自己人害死。

    李清瑶从小欺负李道冲的行为,同样是李天阳指使,目的是想要刺激李道冲让他发愤图强,可这小子先天缺陷,烂泥扶不上墙,李清瑶无论怎么欺负李道冲,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家伙根本毫无反应。

    其实李清瑶一直对李道冲心怀愧疚,可又无可奈何。

    李天阳出事之后,李清瑶动用了她所能动用的一切,暗中活动才保住李道冲的性命,当初李家是要杀掉李道冲以此来向军方证明家族的清白。

    李清瑶将所有积蓄都给了李家大长老李伯尧的孙子李景华,这小子挪用家族一笔钱投资股票,结果亏的连渣都不剩,正缺钱。

    李清瑶以为抓住李景华的把柄,再给他钱,便可让他听话。

    李家这一代年纪最大的嫡系子弟李景华,最初也确实被李清瑶抓住命门,正是因为他怂恿爷爷李伯尧不要杀李道冲,相处让乔家退聘礼的计策,才得以保住李道冲的性命。

    要不然李道冲早就被李家闭门处决,将尸身交给联邦修真军了。

    但这件事结束之后,李清瑶再想指使李景华,后者总是推三阻四找出各种理由,不是拖着就是说不太好办需要时间。

    细思极恐,李清瑶从这三名恶汉口中所说的话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们不是暗夜的人?是谁让你们假扮暗夜的人骗我来这里的?”李清瑶面色苍白问道。

    “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来了,李小姐,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这都浪费了三刻都不止了,啧啧,真浪费呀。”光头摇头道,随即眼中淫光一闪,“撕她的衣服,记得所有过程全部拍下来,那位少爷需要过目,不然尾款不会给我们,上。”

    光头死死抱着李清瑶,矮壮青年上去一把撕开李清瑶上衣,另一名大汉则将手上腕表的灵摄仪打开,开始记录画面。

    李清瑶肠子都悔青了,她还是太天真了,做事不够缜密,想的过于简单,更重要的是自己没实力,如果当初她听老爹的话一心修炼,而不是去学什么炼器师,或许现在她还有自保之力。

    并不是说炼器师不强,而是炼器师与炼药师一样,学习周期比纯粹的修炼要长,难度也更大,大学前三年需要专研繁琐冗杂的基础知识,修炼方面自然会耽搁,这两种职业都是厚积薄发,越往后越强,但前期就是个菜。

    李清瑶如今不过炼气三层,而且没有学过一点格斗类技巧,更不要说功法了。

    眼下这三名大汉的修为其实也不高,至多跟李清瑶差不多,但在力量方面却是碾压李清瑶。

    说白了,就是常人之间,强壮男人和弱女子之间的差别,一个都能把你吃死,更何况三人。

    李清瑶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眼睁睁看着矮壮青年将自己上衣撕扯开。

    “不要。”李清瑶撕心裂肺发出绝望叫声,泪水无助的从那张惊恐的俏脸上落下。

    “哈哈哈,过瘾,叫的过瘾,再大点声,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最享受最想要的时刻,矮子,快点,我等不及要看看大家闺秀酮体跟寻常女子有什么不同。”光头兴奋大笑道。

    矮壮青年此时兽性被彻底激发出来,双手齐上要将李清瑶上身最后那件单薄内衣撕碎。

    就在李清瑶即将堕落深渊之时。

    矮壮青年忽然一愣,停下动手,表情有些呆滞。

    光头见状,骂咧道,“矮子,看什么呢,还不动手。”

    “想死,就动动看。”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破空而来,那声音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又似乎就在脚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