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3章一看就是被喂饱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83章  一看就是被喂饱了

    泰国的乡下蚊子猖獗,好在向晚歌身上喷了驱虫喷雾。

    越野车七弯八绕的,从村前的大片玉米田绕过,最后钻进了村后的林子里。

    她们出来可不仅仅是为了看日落。

    “这村子果然被许南的人控制了,尾巴甩不掉。”向晚歌拿着望远镜,看似看风景,其实是在观察地形。

    他们这一路过来都有人跟着,甩都甩不掉。

    向晚歌还想趁见许南之前把大概地形摸个底呢,免得到时许南往安南山一钻,她们就两眼一抹黑。

    “得想个办法,天快黑了。”向晚歌缩回车里,对布莱恩说。

    布莱恩一挑眉,也不说话,跳下车,拉开后车门,直接把向晚歌从车里抱了出来。

    向晚歌跟条活鱼似的挣扎:“你干什么?”

    “小可爱,别说话。”布莱恩贴近向晚歌的耳朵,姿态极其暧昧,“你不是想甩掉那些尾巴吗?看我的。”

    向晚歌不敢动了。

    车子这时已经停在安南山的边沿,过去十几米远就是树林和大片大片的灌木丛。

    布莱恩抱着向晚歌直接钻进一丛非常茂密的灌木后面。

    放下向晚歌,布莱恩掏出了手机,在里面一通好找。

    向晚歌压低声音:“你干什么?”

    话音刚落,就听见他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性感之极的声音:“来,亲这里……”

    然后就是一个女人的呻吟和吞咽的声音。

    向晚歌的脸募地烧起来,这个该死的流氓。

    布莱恩把音量调到五六米开外能听见的程度,朝向晚歌眨眨眼:“我的收藏,相当火爆热辣,小可爱,要不要看看?”

    “看你大爷。”向晚歌只想飞起一脚把他踹飞。

    布莱恩把手机放在地上,英俊的脸上布满委屈:“我知道‘你大爷’是骂人的意思,小可爱,我只是想帮你普及一下姓知识,你们中国在这方面比较保守,小可爱,人要勇于面对自己的欲望,姓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

    向晚歌的脸由红转黑:“闭嘴,还不走?”

    布莱恩立刻收起吊儿郎当,跟着压低声音,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道:“我们有七十五分钟时间,没办法,我的收藏里就这一个视频时间最长。”

    “够了,咱们分头行动。”向晚歌把小背包里的防步兵地雷塞给布莱恩几颗,又凑过来对好时间,道:“不管结果如何,一个小时后在这里碰头。”

    布莱恩一把抓住她:“不行,你要出了事江谨言肯定会找我拼命。”

    “你……”向晚歌杏眼一瞪:“你认识我小叔?”

    “嘿嘿,神秘感没了。”

    向晚歌已经很快想通了,她还以为这货是林成搞来的呢,看来,老爸和小叔还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啊。

    瞪了布莱恩一眼,向晚歌率先行动了:“回去后咱们再好好谈谈。”

    她那小身子只那么一晃,跟只兔子似的就钻进林子里不见了。

    布莱恩叹了口气,认命地往另一边去了。

    这一片地区属于比较落后的区域,所以尽管是安南山外围,植被却十分茂盛。

    向晚歌以她最快的速度前进了半个小时。

    这是一条几乎看不出是路的小路。

    如果是村子里的人进山打猎踩出来的路,那绝对比这条路要平整开阔一些。

    向晚歌查看了被踩断的蕨类植物的断口,有些已经完全干枯了,有些快要干枯,至少都是十来天之前断掉的。

    如果是村里的猎人,不可能间隔这么久才进一次山。

    由此可以推断,这条路十有八、九是许南的人踩踏出来的。

    向晚歌拿出地雷,在周围布下了两颗,回程的路上又布下了两颗。

    一个小时后,两人准时碰头。

    布莱恩摇摇头:“我那边地势陡峭,没有路。”

    “我埋了四颗,如果没引爆,你记得提醒我离开的时候要挖出来。”

    她埋雷的地方一般人不会踩,专门用来对付那些经常在山林里钻的毒贩子。

    话音刚落,手机里的男人突然“啊啊啊”的大叫起来,伴随着女人毫不掩饰的叫一床声,简直羞死个人。

    布莱恩抓住两支灌木随着男人的节奏摇起来,树枝沙沙作响。

    向晚歌:“……”

    回到村子里,天已经黑透了。

    村里没有路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

    向晚歌回到住的地方就张罗洗澡,泰国这时已经很热了,她又在林子了钻了一个小时,身上全是汗。

    她洗澡的空档,许南的手下开始报告:

    “……干了一个多小时呢,听得我跟小九恨不能凑上去瞅瞅。啧啧,那动静,那女的叫的嗓子都哑了。南哥,他们出来的时候我看仔细了,那女的个子虽然不高,不过长的真正点,皮肤白得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老外活儿做的好,那女的连路都走不了,小脸红扑扑的,一看就是被喂饱了……”

    正在洗澡的向晚歌接连三个喷嚏,打得眼泪都出来了。

    洗了澡,吃了晚饭,向晚歌把布莱恩和林成揪进了房间。

    一番威逼利诱,布莱恩总算交代了他的底细。

    通俗一点来说,这货就是靠卖情报线索混饭吃的,手下遍布全球,黑白两道通吃,谁给钱,他就卖谁情报。

    江谨言会认识他,向晚歌一点都不意外了。

    “你真不知道许东在哪?”向晚歌盯着布莱恩的眼睛。

    “我只知道他目前就在中国,至于具体的藏身地点,不知。”布莱恩撩起向晚歌一缕头发,在手指上绕着玩:“所以咱们才要来泰国,找到许南,不愁那许东不现身。许东你就不要担心,有江谨言在呢,咱们的目标是许南。”

    向晚歌懂了。

    要抓许南本来就不容易,对方有人有武器,轻易不敢打草惊蛇。

    并且抓人要讲证据,许南已经大半年没有动静了,藏得又深,抓蛇总要蛇出洞才行。

    林成道:“他手上肯定还有货。”

    向晚歌灵光一闪,把头发从布莱恩手上转回来,笑眯眯道:“如此看来,咱们还真得麻烦我那便宜‘义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