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2章他大爷的,谁啊这是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82章  他大爷的,谁啊这是

    带着两个超帅的保镖,向晚歌在金三角经济特区玩了三天,之后,她的车换成了吉普,她的装扮也从摩登女郎变成了性感火辣的丛林女战士。

    里面是迷彩抹胸,外面是一套迷彩衣裤,脸上依旧扣着一副大大的几乎把她那张小脸都遮住的墨镜。

    林成和布莱恩也换了装备,迷彩服加军靴。

    越野车后面两只密码箱,一只里面是武器,一只里面全是美元。

    另有一只越野背包,里面全是向晚歌的私人物品。

    车子的目的地,安南山脉。

    林成从后视镜看了向晚歌一眼:“小姐,你的资料背下来了吗?”

    向晚歌张嘴就来:“微微,国际刑警组织老熟人道尔的义女,今年二十五岁,华人,血型o,五岁那年随父母出国旅游,父母双双遇难,被道尔收养,父女两感情极好……”

    向晚歌说到这里表情一变:“这个道尔不过三十六岁,这父女两感情好到什么程度?”

    布莱恩就哈哈笑起来:“当然是好到亲密无间了。”

    他笑得实在太贱,向晚歌不想多想都难。

    “呃……”

    向晚歌看过这个微微的照片,还别说她跟这个微微长的还是有四分相的,特别是现在她又换了红色的波浪长发,按照微微的喜好浓妆艳抹过后,足以以假乱真了。

    布莱恩说:“别担心,我已经跟道尔打过招呼了,真微微已经怀孕,在家安胎呢,不会引人怀疑的。”

    “那就好。”

    向晚歌话音刚落,布莱恩又道:“道尔现在就在安南山,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会碰上。”

    “什么?”向晚歌傻了。

    “这样就更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了啊,你放心,道尔只爱他那小义女。”

    “操!”向晚歌忍不住爆粗,布莱恩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到时她还得跟这个道尔演戏?

    林成解释道:“据说道尔有一批货被许东的人吞了,他就是为这事来的,我们可以趁机混进去,到时你……”

    向晚歌翻个白眼:“知道啦,不就是演戏吗?”

    于是布莱恩又把道尔跟许东之间的恩怨简单给向晚歌说了一遍,让她心里有底。

    话说这个许东也是个厉害角色,连道尔的货都敢吞。

    “两年前道尔被国际刑警盯得相当紧,眼看着地盘都丢得差不多了,就连金新月那边常跟他接头的大毒枭都被逼得不敢再把货卖给他,所以他才又往金三角跑了几趟,许东就趁机落井下石,卷了他的钱跑了,现在就剩他的弟弟许南在安南山里面藏着。”

    许东是当年流浪人口失踪的关键人物,也是二十年前追杀江晋安的元凶。

    这样的人果真是个人物,这么多年警方愣是没能抓住他,就连现在,向晚歌也只知道他弟弟的落脚点。

    林成和布莱恩换着开车,一天一夜后,三人进入了安南山脉境内。

    “顺着湄公河一直走。”布莱恩拿着地图说。

    许南说是在山里,其实是在安南山附近的一个村里。

    车子在天黑之前到了这个名叫吉亚的村子。

    吉亚村很古老,进村随处可见光着身子到处跑的孩子,据说村后就是安南山。

    不得不说许南找的这个地方实在秒,一有风吹草动的,往山里一钻,谁能找到?

    三人刚进山,许南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

    村子深处某栋木楼内,许南怀里搂着一个美艳的女人,一只手探向女人的衣服里,肆意揩油:“三个人?还有一个女人?”

    “是的南哥,提着两个箱子,开的吉普越野车,看样子,很有钱。”

    “妈的,老子不是放出风声说没货了么?”许南嘀咕,许东传来消息叫他低调,他哪敢高调,在这村子里窝了快大半年了,人都快闷出蛋来。

    手下请示:“那要不要抓起来?”

    许南摸着下巴:“先别忙,查查去,对了,那个女人怎么样?”

    “身材挺好的,戴着墨镜,另外两个男的一看就是她的保镖,想必有来头。”

    许南挥手:“快去查。”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钱没赚到不说,在村子里窝着确实不爽。

    门刚关上,另一个手下又进来报告:“南哥,外面有人要见您,一女二男,其中一个是个美国人。”

    许南把怀里的女人一把推开:“不见,你们把罩子给老子放亮点,人盯紧了。”

    “是,南哥。”

    …

    没有找到许南,这在向晚歌三人的意料之中,村里所有的老老少少异口同声没有许南这个人。

    这就说明,许南把这个村子控制了,他在这里躲藏的时间应该不短。

    向晚歌三人干脆在村里租了一间房住下来。

    他们住的这家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小男孩,男孩的父母据说在外面务工。

    房子是泰国农村典型的吊脚楼,木质结构,离地面一米多高,下面养了两头猪,上面住人。

    楼是两层,上下总共四个房间,两个卫生间,一间厨房,一个客厅。

    因为主人老的老,小的小,屋子里很乱,地板也很脏。

    林成进屋脱了鞋袜就开始打扫卫生,先收拾向晚歌的房间。

    向晚歌本来要动手的,被林成一把拦住,她这才想起来她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小姐”,这屋子四周肯定有眼线,她可不能干活。

    林成给向晚歌收拾房间,布莱恩就去村子里雇了两个妇女,把这栋房子里里外外收拾干净,又请她们做晚饭。

    趁着夕阳还没有落下来,布莱恩开车,载着向晚歌去看落日了。

    另一边,许南的手下很快就把向晚歌三人的行踪报来:

    “她们六天前出现在特区,一路上游玩乱逛,倒没有特别之处。不过他们所到之处皆是住最好的酒店,那个女人花钱更是无所顾忌,她身边的两个男人应该都是狠角色,身上有武器。不过,他们这一路上并没有打听南哥,看样子他们知道南哥就在这里,把特区游玩过后就直冲这边来了。”

    许南摸着下巴:“他大爷的,谁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