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1章要玩就玩最大的狠角色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81章  要玩就玩最大的狠角色

    三安市的案子又有了新进展。

    埋骨的凶手抓到了。

    据警方审讯的结果是那个男人死去的爱人曾经到玛利亚医院看病,结果因为付不起高昂的手术费住院费只能转去别的医院,最后他爱人去世。

    这个人就怀恨在心,一次无意中在郊区一片树林里发现了那七具骸骨,就偷偷埋在了寰宇国际正准备开发的地里。

    他的说法是他自己没钱没权,恐怕动不了江家,就借了秦家的手。

    网上那些照片和传言都是他搞的,主要目的就是把舆论的矛头直指玛利亚医院。

    最巧合的是,这个男人也是考古专业的,所以才能把埋骨的坑弄得像模像样,轻易就骗过了警方的眼睛。

    警方已经查实,男子的妻子确实死于心脏病,两年前也确实到玛利亚医院就诊过。

    警方还从他指认的树林里又挖出了四具残缺的骨骸。

    在重重证据面前,秦墨池的嫌疑洗清。

    只是,江家和飒可不这么认为。

    替身天衣无缝,有些事不需要明说。

    秦老爷子现在真的是有心无力了,秦三爷的羽翼还未丰满的时候都不听他的,更何况现在?

    再说,他也老了,只想家里顺顺利利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是不想管了。

    并且,他那个董事长的名头早就名不副实,现在寰宇国际已经被他两个儿子完全把持,至于秦牧,手里的股份足够他花用几辈子了,他也算对得起他死去的大儿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自从陆瑜回来后,秦墨池的态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跟他老妻和秦素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就凭这一点,陆瑜确实胜过了向晚歌。

    至于江家……

    秦老爷子叹了口气,表情严肃,话却是对秦素说的:“是时候收手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秦素刚一开口,秦老爷子就狠狠一瞪,“再胡闹,就永远不要再回我秦家。”

    这话就重了,有断绝父女关系的意思。

    不等秦素辩解,秦老爷子又转向了秦墨池:“还有你,做人做事还是要留一些底线的好。”

    秦墨池冷着脸,却没有反驳,“是。”

    秦老爷子见他态度虽然欠揍,不过好在答应了,估计他暂时也不会再对江家落井下石,冷哼一声回去溜他的鸟喂他的鱼去了。

    老爷子刚走,陆景庭这中二少年就犯病了,啪的一声丢了刀叉,满脸冷嘲热讽:“池舅舅,外甥真是受教了。”

    秦野笑眯眯地问:“景庭,你知道我小婶婶去哪了么?”

    对面的陆瑜脸上一直带着笑,就是听见秦野的挑衅也没有变脸。

    陆景庭却觉得“小婶婶”三个字真他妈刺耳,狠狠瞪了秦野一眼,大摇大摆走了。

    中二少年不在,秦老太太就问秦墨池:“阿瑜回来这么久了,外面一直在传你们订婚的事,老三,日子订好了吗?”

    秦墨池这时才放下刀叉,擦了嘴,淡淡地道:“非洲那边有个项目出了问题,齐非一个人搞不定,先把那边的事解决了再说。”

    陆瑜也道:“我最近也在忙展览的事,没时间,我们不急的。”

    “怎么不急?”秦素刚才当众挨了骂,语气有点生硬:“阿瑜,你马上就三十三了,你这个年纪还能晃几年?”

    飒掏出化妆镜摸着自己的脸感叹:“也是,女人啊,这到了岁数就见天的老,还是晚晚那种年纪好,鲜嫩的跟花骨朵儿似的。”

    啪的一声,秦老太太丢了筷子,指着飒:“你给我滚!”

    飒也不鸟她,朝秦野勾勾手指头:“儿子,咱们走。”

    这母子两一走,张慧也站起身:“老三的事你们商量着,我先回房了。”

    大儿媳一走,儿子秦牧也跟着走了。

    秦老太太和秦素气得脸色发白。

    秦墨池牵起陆瑜的手,跟往常一样,招呼也不打一个,走了。

    陆家的家宴,不管开头多么和美,结局总是一样的。

    上了车,陆瑜朝秦墨池探过头来。

    秦墨池没有动,更没有转头迎接陆瑜的唇。

    陆瑜的唇在离秦墨池嘴角一寸的地方停下,她笑着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我呐?”

    秦墨池没有回答,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

    转眼,他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抬手揉了揉陆瑜的头顶,才道:“别再这么问,我从没怪过你。”

    没怪过,却不愿碰自己一下么?

    陆瑜心中苦涩,却笑着拍开对方的手:“你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怪癖,把我头发都弄乱了。”

    秦墨池举起的大手一顿。

    把陆瑜送到店里过后,秦墨池去了公司。

    齐非早已在总裁电梯口等着了,他一现身,立刻报上总裁下午的行程:

    “五分钟后股东会议,四点盛大的王董要来,据说他淘了一副字画,专门请您给看一下,六点半大宅门宴请泰国来的查泰先生。”

    秦墨池脚步一顿:“查泰?”

    “是,而且,晚晚现在就在泰国。”齐非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同行的还有林成和一个美国人,叫布莱恩的,这个人是个传奇,据说是美国联邦局的神秘搭档,手下遍布全球。我猜,这个布莱恩应该是收了江家的钱,他有一个最著名的爱好,喜欢收集美女。”

    秦墨池听完,表情不变,只是关门的时候似乎忘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齐非,嘭的一声,厚重的木门差点撞扁了齐非的鼻子。

    齐非捂着鼻子进去,他知道三爷这会儿已经到了暴风雨来临的边缘,不敢废话,把收集到的情报一一报上来。

    “江谨言已经开始行动了,许东现在就在国内,晚晚又去了泰国,这么一逼,许东被他们找到是迟早的事。”

    秦墨池手指叩击办公桌,“江家手里应该有秦素当年跟黑帮勾结的证据,林恩就是最好的证人,他们没有直接对陆家发难,却先去找许东,难道是想一劳永逸?”

    齐非摸着下巴想了想,表示赞同:“这确实是江谨言的性格,他那个人看着对任何事都漫不经心的,其实是个要玩就玩最大的狠角色。你伤了晚晚的心,这笔账他们必定也会算到陆家的头上,只要警方那里有足够的证据,最后陆家的下场,想必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