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8章怎么,不想要?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78章  怎么,不想要?

    “其实我知道你的名字。”男人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自己告诉我。”

    “你从什么地方知道的?”

    “你跟陆家少爷的绯闻满天飞,我想不知道都难啊。”

    “向晚歌。”

    “修,认识你很高兴,宝贝儿。”

    向晚歌:“你把所有刚认识的人都叫宝贝儿吗?”

    男人摇摇头:“我们不一样啊,他不是认识你么?”

    这个他指的是秦墨池。

    向晚歌觉得很诡异。

    如果是真正的秦墨池在这里,她肯定会立刻转身就走。

    但是此刻,她却觉得新奇,或者说,心里很珍惜与这个山寨聊天的时光。

    面对修,她不会感觉到难过和难堪,尽管脸还是那张脸,人也还是那个人。

    向晚歌知道得这种人格分裂症的人不会记得另一种人格状态下所发生的事,所以,她的视线就贪婪的落在男人的脸上。

    是的,她还是忘不了。

    尽管嘴上说的斩钉截铁,只要一看见这个人,她都没办法抵挡。

    “我虽然不记得你们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又不傻,我也有我自己的思维和行为能力,我也是一个独立的人。”修说:“我知道我生病了,这有什么?并不妨碍我追求你,不是么?”

    “你不是……”向晚歌想起安心告诉她的那些,这种状态下的秦墨池,不是应该活在愤怒中吗?

    男人突然认真说:“只要你答应跟我交往,我就努力让自己成为主导,这样,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我就一直是你的了,好不好宝贝儿?”

    “什么?”向晚歌心中一震,他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把他另一种人格消灭掉?

    那秦墨池……

    不就永远消失了吗?

    修看着她突然泛白的脸,“怎么,你舍不得?”

    向晚歌不答反问:“那秦墨池呢?”

    “自然就不存在了。”

    “不。”向晚歌一阵心慌意乱,似乎修马上就要成功了,秦墨池马上就要消失一样,她心中难过得比秦墨池当初抛弃她还要多十倍:“你不能这么做,他,他……”

    “小笨蛋,秦墨池是别人的,我才是你的,只要我成功了,我就跟你结婚。”

    “不要!”

    向晚歌下意识地喊起来。

    “哈哈哈。”修突然笑起来,笑得放荡不羁,“宝贝儿,你可真好骗。”

    “什么意思?”

    “我才是秦墨池分裂出来的人格,如果他痊愈了,消失的只能是我,看看,把你吓得小脸都白了,怎么,你就那么爱他?”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向晚歌拿起包就走。

    剧痛的感觉像洪水一样在她全身的血管里蔓延。

    回到公寓,她把自己投进了浴缸。

    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一出浴室,愣住了。

    “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进来的?”

    修靠在门框上,手里拿着一把玫瑰花,放在鼻前嗅了嗅,“第一次送女孩子花,宝贝儿,喜欢吗?”

    “滚!”

    “啧啧,真狠心,我跟他长的可一样啊,你就不将就将就?”

    “我就是没男人也不将就,你滚,不然我就叫人了。”

    “接着。”

    话落,一大束玫瑰花就落进了向晚歌怀里。

    修脱了夹克,里面是一件紧身的t恤,胸前鼓鼓囊囊的,胸肌几乎要把t恤撑破,向晚歌最喜欢那里的手感。

    修把夹克往肩上一甩,上前两步,贴上向晚歌的耳朵,蛊惑一般道:“这身体你应该熟悉吧,怎么,不想要?”

    他可以压低的嗓音,滚烫的呼吸钻进向晚歌的耳朵,让她有一瞬间的迷惑,秦墨池……

    男人勾起她的下巴,那张带着调笑的脸瞬间把她的神智拉回。

    “我们是一个人,并且,我没有初恋,我只要你。”男人说,头慢慢低下来,吻住了向晚歌的唇。

    向晚歌任由他撬开她的牙齿,她听见他的呼吸变得紊乱粗重,一条胳膊更是搂紧了她的腰,让她撞上他的……

    真是大胆而直白的挑一逗。

    当男人的手钻进她衣服的时候,向晚歌推开了修,大力把他推出房间,再砰的一声甩上门,最后把自己埋进被窝。

    尽管他们是一个人,她还是没办法把修当做秦墨池。

    向晚歌抱紧头,感觉自己也要分裂了。

    第二天一早向晚歌就醒了,客房和楼下都不见修的身影。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实在太悲哀了。

    她热了牛奶,又烤了两片面包,正准备吃,电话响了,是苏芷打来的。

    “丫头,你知道吗三安的案子有新进展了,局里专门找了考古方面的专家重新考察了那个坑,专家说,那个埋骸骨的坑是人工伪造了六七年的埋葬痕迹,其实就是才埋进去不久的骸骨。而且骸骨的身份已经有了初步线索,我们都怀疑那些骸骨其实是以前失踪的流浪人口,如果这个推断成立,那这件案子就又跟七年前的器官走私案联系在一起了……”

    向晚歌挂了电话后直接去了寰宇国际。

    美丽的前台小姐已经认识向晚歌了,不过照样把她拦住。

    “对不起向小姐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

    “你没有预约,而且总裁有交代过,你来了不准进。”

    “是吗?”向晚歌推开弱不禁风的前台小姐,直接进了秦墨池的专用电梯。

    看见她,齐非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一次秦墨池没有开会,就在办公室,而且,不是一个人。

    齐非没有拦向晚歌,她直接推开了秦墨池的办公室。

    “对不起陆小姐,我能占用你未婚夫一点点时间吗?”

    话是对陆瑜说的,向晚歌的眼睛却直勾勾盯着秦墨池。

    “那我先出去一下。”陆瑜好脾气的放下手里的书刊,向晚歌余光瞟了一眼,是一本关于雕塑的画刊。

    听说秦墨池为陆瑜开了一家雕塑馆,里面展出的全都是陆瑜的作品。

    听说陆瑜的作品还获了一个什么奖,是秦墨池亲自陪她拿的奖。

    听说陆瑜不喜欢橡树湾的别墅,秦墨池就买了一套她喜欢的海景别墅当做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