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6章我认错人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76章  我认错人了

    向晚歌猛地转身,一个高大的黑影就朝她压了过来。

    尽管这人满身酒气,但是她就是闭着眼睛都知道他是谁?

    “秦墨池!”

    话音刚落,一只大手直接从裙摆地下钻进来,顺着光滑的……一路往上。

    “你混蛋。”向晚歌扬手就打,可惜手腕被捉住,男人的身体结结实实压上来,带着酒气的呼吸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吻上她的红唇。

    秦墨池闭着眼睛,脸上是不正常的红。

    估计是喝多了,他嘴上手上的力气大的吓人,仿佛要把身下的小女人捏碎吞嗤。

    他的手直接剥了向晚歌的……就那么粗暴的闯了进去。

    向晚歌痛得浑身颤抖,被强要的屈辱和愤恨让她仇人般瞪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休息室的门开着,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也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向晚歌却没空想那么多,她只是瞪着秦墨池,一点一点把他的脸刻进脑子里。

    这一刻,她是真的恨他。

    她想到了跟陆景庭订婚那天,陆景庭也是衣冠楚楚地做着同样的事。

    一股难言的羞辱充斥着她的胸腔,她咬紧了牙关,浑身冰冷地承受着男人的……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半个小时,也许是一个小时,秦墨池身体突然一僵,接着就一真更加猛烈的……

    他尽数……仿佛没有察觉到对方无言的反抗。

    啪,向晚歌起身就是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他终于睁开眼睛,目光沉沉地看着向晚歌。

    小女人愤怒极了,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双手紧握,那双往日里灿若星子的眸子盈满了水汽,不知道是情一欲未退还是眼泪。

    秦墨池以为她会骂他。

    她却咬紧了嘴唇,只是恨恨地瞪着他。

    很好!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人未至,声先到,“墨池,你好点了吗?”

    是陆瑜。

    向晚歌一惊,慌忙整理衣服,可惜那凌乱的床铺和她的举动还是落在了陆瑜眼里。

    “你们……”陆瑜手里端着一只茶杯,满眼刺痛。

    她的长发挽起来,露出她纤细的脖子,她看着就是高贵的公主。

    向晚歌不知道她这突如其来的做贼心虚是怎么回事,可不可笑,明明是这个女人抢了她的男人。

    可她又是他的初恋。

    到底谁抢了谁的男人?

    向晚歌知道陆瑜肯定发现了什么,她也懒得解释,因为解释不清。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秦墨池的声音。

    “我认错人了。”他说。

    向晚歌不敢置信的转头看着他,认错人了?

    哈哈,认错人了。

    当着陆瑜的面,秦墨池相当于给了她一耳光。

    把她彻底打醒了。

    是的,他喝酒了,也许醉了,没看陆瑜是给他泡解酒的茶去了么?那么,这个休息室应该是秦墨池或者陆瑜的,能进到这里的当然只有陆瑜。

    所以,秦墨池是把自己当成了陆瑜?

    呵呵!

    向晚歌抬腿就走。

    再不走,她怕她的眼泪会流出来。

    为一个从来没有爱过你的男人流泪,这是傻逼。

    她的腿间还流着男人留在她身体里的黏液,像一个偷吃被抓住的贼一样落荒而逃,每一步都踩着已经破碎的尊严。

    她不再看秦墨池,走得又快又急。

    出门,迎头撞上了陆景庭。

    他显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猜到她和秦墨池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把抓住向晚歌的手腕,厉声问道:“向晚歌,人家都他妈不要你了你还主动送上门,你贱不贱?”

    向晚歌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这是今晚挨的第二个耳光。

    贱不贱?

    当然贱,还用别人说吗?

    “放手!”此刻,向晚歌只想逃得远远地,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跟我走。”陆景庭不但不放,反而拖着向晚歌进了电梯。

    终于离开了那个人的视线,向晚歌僵硬的背脊松懈下来。

    刚缓口气,陆景庭突然一把拽过她,紧紧抱住。

    “晚歌,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向晚歌的眼前却是向颖滚下楼梯后那滩鲜红的血,以及那张毫无血色的脸。

    她知道,向颖是爱着陆景庭的。

    从前爱,现在也爱,尽管那丫头否认。

    “陆景庭,不要说重新开始,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你还爱他?你知道他们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吗?你这个蠢货。”

    向晚歌浑身一震,要结婚了么?

    心脏狠狠抽了一下,痛得几乎窒息。

    他,要结婚了么?

    向晚歌,你在难过什么?

    忘了刚才的屈辱了?

    向晚歌只觉浑身的力气几乎被抽干净,她推开陆景庭,脚步发软。

    身子猛地一旋,她又重新落回了陆景庭的怀抱,对方的唇压了过来,快得她都来不及躲避。

    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开了,向晚歌的耳边响起了一阵凌乱的快门声。

    …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向晚歌被饿醒了。

    她有低血压,最近又失眠,吃也没吃好,起床的时候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后必须下楼觅食了,刚从冰箱拿出牛奶,门就开了。

    她这公寓的门向颖和苏芷都有钥匙,只是没想到这两个竟然一起来了。

    见她拿着牛奶准备喝,向颖过去一把夺了,“空腹喝牛奶,你睡傻了?”

    “饿了,面包和饼干没了。”向晚歌抓抓头,“你们带吃的了么?”

    苏芷把顺路买来的粥和煎饺拿出来,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就知道你没吃你个睡神,休假把你休废了吗,连饭都不做,也不会回家,你在修仙啊?”

    苏芷唠叨的空档,向晚歌已经在狼吞虎咽了。

    向颖过去在她头上糊了一巴掌,“警告你啊,妈说了,你今天必须回去,否则她就亲自来抓人。”

    “知道了,一定回。”咽了嘴里的饺子又问:“那事儿的热度还没有下去吗?陆景庭那个疯子再没说什么吧?”

    苏芷看了向颖一眼,向颖扯了椅子坐下,哼了一声:“他倒是想得美,痛改前非?回头是岸?他以为他谁啊,别理他,你爸和你小叔已经发了声明,说江家绝对不会跟陆家当亲家。”

    “嗯。”向晚歌点点头,对陆景庭这个人她是完全没有好感,眼角偷偷斜着向颖,道:“我只希望他不要出现在我眼前,已经够烦了。”

    苏芷说:“反正你现在放长假,不如出去旅游啊,你江家妈妈跟我说了好多次了,叫我劝劝你。”

    “没意思,我没事了。”向晚歌不愿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