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3章我只是觉得跟你没有话说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73章  我只是觉得跟你没有话说

    吃了饭,向晚歌去了向颖的房间。

    “你跟陆景庭还在联系吗?”

    “没有。”向颖知道向晚歌为什么会这么问,就道:“今天有两个贵妇到店里买衣服,我听她们说的,这事儿应该还没曝光。”

    她看了向晚歌一眼,后天就是十四号了。

    “以后这种事就不要跟我说了。”向晚歌窝进向颖的懒人沙发里,把自己团成一团,随手抽了一本杂志翻起来。

    向颖就刷网页。

    姐妹两很久没有这么愉快的相处过了。

    不过却不觉得尴尬,虽然吵过闹过打过,总归是一起长大的。

    第二天上班,一干人员被叫进了会议室。

    临近的三安市是个刚成立的县级市,附属于c市。

    有人报案,三安市一楼盘发现七具骸骨,这案子已经引起省里高度重视,要求市公安局立刻成立专案组,限时破案。

    向晚歌开始的时候还没注意到,当张浩看着她说“是寰宇国际下面的产业”时她才记起向颖说的话。

    林成是专案组的头儿,立刻开始点兵,“刘哥留下来,负责整理2008年以来的失踪人口,浩子和晚歌跟我去一趟三安。”

    “是。”

    林成顺便把苏芷也带上了。

    向晚歌回家简单收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三安市离得不远,开车也就三个多小时。

    张浩负责开车,她和苏芷就在后面听音乐睡觉。

    张浩说:“小师妹,出事的楼盘是你家三爷的吧,有没有内幕共享?”

    向晚歌眼皮都没撩一下,“我跟秦墨池已经分手了,什么都不知道。”

    “啊?怎么会?你们不是……”

    “你嘴咋那么欠呢?”苏芷逮着张浩就骂起来:“闭嘴,好好开你的车,再罗嗦别怪我不尊老爱幼把你人道毁灭。”

    张浩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向晚歌,老老实实闭嘴了。

    到三安市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这一群人还没吃饭呢。

    向晚歌跟着林成他们去了当地派出所,吃食堂。

    一边吃饭,林成就跟当地的同事了解起案子来。

    向晚歌也在一旁听着。

    其实事情很简单,出事的楼盘确实是寰宇国际下面一家地产公司的在建楼盘,房子已经全部售罄。

    据当地警察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个名叫阳光景苑的楼盘已经建到第三期了,挖掘机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死人骨头。

    不巧的是,这事儿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拍照并且传到网上了,好家伙,那些在阳光景苑买房子的业主不干了,纷纷要求退房。

    更有人传言阳光景苑是个以前的“万人坑”,搞得旁边的楼盘都建不下去了。

    于是,阳光景苑的开发商报了案,要求警方彻查,洗刷“万人坑”的嫌疑。

    “据说寰宇国际上面也来人了,我们所长着急得都上火了,林队长,你们来了就好了。”那名叫小王的民警说。

    林成表情淡淡的:“我只负责办案,其他的不管。”

    向晚歌也无动于衷。

    吃完饭,一行人直接到了现场。

    骸骨已被送到火葬场保管了,现场就只一个大坑。

    工地已经暂时停止施工,全部被封锁起来,到处都拉着黄色的警戒线。

    向晚歌和苏芷一人一部相机,咔咔照着。

    整个下午,她们不仅勘察了现场,还走访了附近的老住户。

    这些都是当地的同事已经大概扫了一遍,目前最主要的是先确定那些骸骨的身份。

    这得等法医那边的结果。

    晚上,当地派出所的头儿请客。

    这地儿最好的酒店才三星,晚饭当然就在那里。

    向晚歌本不想去的,不过苏芷说这也算集体活动,于是就去了。

    然后,她就在饭桌上见到了秦家的人。

    不是秦墨池,而是秦牧。

    秦牧想让林成说几句话,大致意思就是经过警方的口证明发现尸骨的地方只是一个临时的抛尸坑,不是案发现场,更不是什么万人坑。

    林成一口回绝了,“我们也刚到三安,具体情况完全不了解,我不可能对外界说任何话,这不合规矩。”

    被林成拒绝,这也在秦牧的意料之中,他并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向晚歌,看见他就跟不认识似的。

    饭桌散了后,向晚歌直接回了派出所给她们安排的宾馆。

    她和苏芷一间,两人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苏芷去看骸骨,干她这一行的,法医学是必修,偶尔摸摸死人骨头也不会做恶梦。

    向晚歌则跟林成去了阳光景苑的办公处。

    林成要看这块地的相关资料,秦牧那里才有。

    林成翻资料的时候,秦牧给向晚歌倒了一杯咖啡。

    向晚歌还记得那个午后,秦牧问她“你确定要跟我小叔结婚?”

    也许那个时候,秦牧已经预见了她的悲惨结局。

    不过那如何?

    失恋而已。

    “谢谢。”向晚歌接了咖啡,无意跟秦牧闲聊,看都没看秦牧一眼。

    秦牧想必也知道他此刻很讨嫌,不过他也不在乎,反而抿了抿唇道:“他们都说我的眼睛跟我小叔很像,所以,你才不敢正眼看我?”

    “你想多了。”向晚歌看着秦牧道:“我只是觉得跟你没有话说。”

    “这可不像你。”

    “怎么不像?”

    “你还记得你顶撞秦家老太太和老爷子时的表情吗?再看看现在的你,像吗?”

    “……”

    “一个秦墨池就让你丢盔弃甲了。”

    “……”她以为她已经正常了……

    秦牧不知从哪摸出一朵红艳艳的玫瑰,递到向晚歌眼前:“情人节快乐。”

    向晚歌一愣。

    已经十四号了么?

    如果……她今天已经嫁给秦墨池了。

    可是现在,没有婚礼,没有宾客,没有戒指,连新郎都没有,她身在外地,身边站着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秦牧。

    还有他送的一朵玫瑰花。

    她没有接那朵花,看着秦牧的眼睛说:“谢谢,不过我不喜欢花。”

    秦牧无所谓的撇撇嘴,“这花是我早上从酒店过来的时候,一个小学生非要我买的,既然如此……”

    说着,他把那朵花从三楼抛了出去。

    那支花束在空中滑了一道优美的弧度,完成它最后的灿烂,最后跌进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