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2章小美女,一个人吗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72章  小美女,一个人吗

    那人怎么可能是秦墨池?

    这么冷的天,开着敞篷跑车,搂着美女兜风,这些无论如何都不是秦墨池能干出来的事。

    下意识的,向晚歌还是跟了上去。

    车子一路驶上了朝阳大道,最后在一家夜店前停下。

    向晚歌下车就只看见那个跟秦墨池很像的男人搂着美女进去了。

    这会儿已经十点多了,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

    暧昧交错的灯光下,是卸下白日里面具后的释放和疯狂。

    这家夜店人很多,向晚歌娇小的身体淹没的人群里。

    那个男人不见了。

    向晚歌到吧台点了杯酒,朝不远处的保镖招了招手。

    “小姐,什么事?”

    “把他给我找出来。”

    保镖当然知道她在找谁,留下两个守着向晚歌,其他的人分散开去。

    向晚歌穿着牛仔裤和皮夹克,一副干练的模样。

    她点了酒没有喝,实在对自己的酒量没有把握。

    突然,一股浓郁的男士香水味袭来,接着,她那纤腰上就多了一条胳膊。

    “小美女,一个人吗?”

    这声音!

    尽管这语调带着调情和放荡不羁,但是向晚歌如何听不出来?

    转头,眼前就是那张熟悉的脸。

    “池……”向晚歌眼眶募地一红,“池舅舅”三个字却再也叫不出口。

    他已经不要她了。

    他说的,他爱的人是陆瑜。

    男人见向晚歌莫名其妙就要哭的样子,感觉非常扫兴,耸了一下肩,转身就要走。

    向晚歌此时才发现这个男人的不同。

    脸还是那张脸。

    但是他的头发是棕色的,耳朵上还戴了一颗钻石耳钉,身上的衣服更是秦墨池从不会穿的白色。

    他不是秦墨池。

    但向晚歌伸出的手还是一把抓住了他。

    男人眼中滑过一抹惊喜,抬手勾住了向晚歌的下巴:“小美人,愿意陪我喝一杯吗?”

    向晚歌突然扑上去抱住了对方的脖子,仿佛急不可耐地吻住了男人的唇。

    男人一愣,似乎没想到这个小美人居然如此主动。

    对于主动送上门的猎物,男人还是喜欢的,一愣过后就紧紧抱住了向晚歌小巧的身子,热烈的回吻。

    在夜店,对于这种当众拥吻的事儿大家也是见怪不怪,除了有人起哄几句外,其他的人照旧嗨自己的。

    向晚歌紧紧闭着眼睛。

    鼻间是陌生的味道,让这个怀抱也陌生起来。

    已经快一个月没见过秦墨池了,她几乎已经忘记了他双臂抱着她时的力量。

    眼前这个男人明明跟他一模一样,但是,他不是他。

    除了这张脸,他的表情,他说话的语气,他看她时的眼神,还有他的味道,都不是他!

    向晚歌猛地推开男人,“你是谁?”

    男人摸了摸嘴唇,似乎回味一般,直白火热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向晚歌被他吻红的嘴唇。

    “我叫修,刚从美国回来,小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修?

    “修,你在这里。”一名金发碧眼的女郎过来,真真的丰乳肥臀。

    叫修的男人勾住女郎的腰,巧妙的塞了一张名片给向晚歌,邪魅的双眼眨了一下:“等你的电话。”

    然后,他就跟那个女郎勾肩搭背的去了包厢。

    向晚歌看着手中的名片,上面果然是“修”,除了一串电话号码,还有一家公司的头衔。

    向晚歌立刻回家打开电脑,在百度上输入“人格分裂症”五个字。

    看完相关的资料,向晚歌懵了。

    秦墨池,修,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

    她是个急性子,一旦怀疑了就必须立刻证实。

    于是,一个小时后她又按向了橡树湾的门铃。

    开门的是齐非,看见向晚歌吓了一跳。

    “小晚晚,你怎么来了?”

    “他在吗?”向晚歌直接往里冲。

    齐非赶紧拦住她:“你别进去,他,他们已经睡了。小晚晚,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天都快亮了,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向晚歌却重复着他的话:“他们……睡了?”

    “是。”

    “你确定他在?”向晚歌不甘心的问。

    齐非发现了不对劲:“我睡觉时他确实在,晚晚,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我去叫他?”

    向晚歌突然怂了。

    他在又如何?

    不在又如何?

    那个人是秦墨池又如何?

    不管那个人是不是秦墨池,反正他都不会是她的。

    想到那张熟悉的大床已经被那个女人占据,向晚歌突然就对橡树湾以及这别墅里住着的人厌恶起来。

    是的,厌恶!

    那个人已经不是她的池舅舅了,她还想着他干什么?

    被别人沾惹过的人,不要也罢。

    她对齐非说:“不用了,这里,我再也不会来了。”

    心脏仿佛被揪成了一粒桃核,疼得不能呼吸。

    齐非想了想,解释道:“其实他们……”

    向晚歌却决然转身,路虎绝尘而去。

    第二天的餐桌上,齐非状似随口提起,“晚晚昨晚来过了……不过,她说她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陆瑜下意识看向坐在首位的男人。

    秦墨池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拿着刀叉的姿态优雅之极。

    …

    回到家,向晚歌把那张名片撕的粉碎。

    就算他又分裂了,他需要的也只是陆瑜。

    陆瑜是他的良药,她向晚歌只是他一时的“错误”。

    这晚她几乎没睡,第二天照旧起了个大早。

    锻炼,买早餐,上班。

    她的生活开始正常起来。

    就像苏芷说的,去他妈的爱情。

    只是她刚到办公室,就见苏芷笑得跟个神经似的跑过来,抱着向晚歌兴奋地大叫:“死丫头,师兄答应跟我交往了。”

    = =!

    说好的一起失恋呢?

    不过向晚歌是真心替苏芷高兴,这货从进警校就瞄上了高他们一届的徐明阳,追了四年啊,“八”字的那一撇终于画下来了。

    “我决定了,我也要出国读博,跟师兄一起。”

    “好吧,我一个人也不会寂寞的。”向晚歌说。

    晚上她要回向家,殷月秀中午打电话来,说给她做了好吃的。

    到楼下的时候,向颖在那等她。

    “你知道吗,秦家的楼盘出事了。”

    “什么事?”

    “有人在地底下挖出了骸骨,业主知道了,现在要退房。”

    向晚歌只是“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