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1章陆大少爷估计是想逆袭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71章  陆大少爷估计是想逆袭

    向晚歌睡到半夜,醒了。

    不是饿醒的,是被尿憋醒的。

    喝了那么多啤酒,不尿急才怪。

    上了个厕所,她脑子好使多了,在酒吧见到陆景庭的事竟然还记得,似乎,在那个人面前哭了?

    向晚歌摇摇头,哭就哭呗,反正全世界都知道咱失恋了。

    然后,她就渴了。

    肚子也有点饿,晚饭都没吃呢。

    对了,还有苏芷那货,也不知道咋样了。

    她换了套家居服,洗了把脸,下楼,餐厅传来说话声。

    保镖自觉的消失了,为了让向晚歌自在,保镖们奉行的指令是尽量让自己变成空气,绝对不出现在向晚歌的势力范围内。

    苏芷不可能自言自语,还有谁在?

    “哈哈,没想到你那么逊,我告诉你,就小晚晚那体格,引体向上一百个都不带歇气的,你信不信?”

    “就她?打死也不信。”

    向晚歌一愣,陆景庭?

    这两人什么时候竟然说上话了,苏芷那货居然还跟他说自己的事,有没有搞错。

    餐厅里,苏芷捧着一只碗,喝得一脸满足。

    看见向晚歌,她赶紧招呼,“来来,饿了吧,有粥,陆大少爷亲自熬的哦。”

    “你怎么在这?”对陆景庭,向晚歌确实没啥好脸色。

    不管从那方面看,陆景庭都不应该出现在她眼前,两人之间的恩怨已经说不清。

    陆景庭耸耸肩,依旧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没有回答向晚歌的话,却把一碗粥放在了桌上。

    苏芷见气氛有点尴尬,把向晚歌拉过来,“先别管那么多,你是不是饿了?喝酒过后来一碗软糯的稀粥是对胃部最舒心的抚慰啊,赶紧喝了,喝了接着睡。”

    = =!

    一碗白粥就被收买的家伙,除了苏芷也没谁了。

    “我不饿。”向晚歌去冰箱倒了一杯凉白开,还没喝,水杯就被人一把夺了。

    “别喝凉的。”话落,一杯温开水放进了向晚歌的手里。

    向晚歌看了他一眼,老老实实喝了。

    “你们吃吧,我上去了。”放下水杯,向晚歌又上楼了。

    苏芷摇摇头,指着陆景庭半晌无语,“你们家的人……懒得说,陆大少爷,你还是尽量别出现了,那丫头不待见你。”

    “你还吃吗?”

    “不了,没胃口。”

    陆景庭把碗收进厨房,洗了。

    苏芷吓了一跳,陆大少爷不仅会熬粥,还会洗碗。

    这个世界要不要这么扭曲?

    像陆景庭这货难道不是应该一渣到底,人见人打,连野狗见了都讨嫌吗?

    现在这是变成忠犬模式了?

    那秦墨池那混蛋呢?

    黑化了?

    苏芷深深的觉得,豪门的世界真是太复杂了,幸好咱是一只小土鳖。

    第二天,向晚歌是被苏芷吵醒的。

    那货一大早的就砸门,“丫头,赶紧起来,你家来客人了。”

    客人?

    “一个超级大美女,哎哟那气质,是不是作家啊画家之类的家哦?”

    ??

    向晚歌揉着眼睛下楼,就见客厅中,站着一个熟悉的大美人。

    秦墨池他妈,不对,他小姨。

    “伯母好,请,请坐。”

    柳月茹依旧笑眯眯的,一点也没有“前婆婆”的尴尬,欣赏了一圈向晚歌的狗窝,她看着向晚歌道:“很漂亮,收拾的也很干净。”

    “是我妈派人来打扫的,我平时没时间,坐吧伯母,对了,你吃早餐了吗?”

    向晚歌话音刚落,就见陆景庭端着托盘出来了。

    “我准备了三明治和牛奶,你们要吃吗?”

    向晚歌被整懵逼了,“你,你怎么还在?”

    “我一直都没走啊。”陆景庭吊儿郎当的,又问柳月茹,“您吃了吗?”

    如果按照辈分,陆景庭这货得喊柳月茹“奶奶”了,他可喊不出口,也不知道怎么喊,干脆省了。

    柳月茹道:“我已经吃了,你们先吃饭,我就来看看晚晚。”

    说实话,向晚歌也不知道跟柳月茹说什么。

    这个女人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可是面对她,向晚歌难免就会想起某个人。

    心里就跟堵了棉花似的难受。

    向晚歌确实饿了,跟苏芷和陆景庭一起默默吃了早餐。

    吃完陆景庭照例收拾杯盘,把向晚歌也吓了一跳。

    苏芷神神秘秘对向晚歌道:“陆大少爷估计是想逆袭。”

    = =!

    柳月茹说来看看向晚歌,还真只是看看,跟向晚歌说了一会儿话,她毕竟是过来人,感觉到向晚歌不自在,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从始至终,她没有提起秦墨池,更没有替秦墨池道歉之类。

    这样很好。

    送走了柳月茹,向晚歌把视线落在陆景庭身上,那表情明明白白只表达了一个意思--你该滚蛋了。

    陆景庭就滚蛋了,放言有空再来。

    向晚歌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哎,可惜。”苏芷满脸惋惜。

    向晚歌怒了:“可惜个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向颖滚下台阶的时候,身下那滩鲜红的血。”

    有些事,不会说过去就过去。

    比如秦墨池……

    今天两人休假,苏芷就在向晚歌家窝一天,直到晚上才回去。

    她走后,向晚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整个人顺着门板滑到了地上。

    明明亲人多了,向颖也跟她和解了,她却觉得更加孤单了。

    锁了门,她开着路虎,把自己融入了城市纸醉金迷的夜晚。

    她进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酒吧,没有注意名字。

    因为时间还早,酒吧里的人也还少。

    dj放了一首旋律比较温和的英文歌,大厅跳舞的人也只是三三两两。

    向晚歌坐到角落,点了一杯蓝色珊瑚礁

    她没有喝,一个人玩起了骰子。

    她本就不是为喝酒来的。

    柳月茹和陆景庭的出现让她疯狂的想起了某人。

    不过她显然没有耐性一直玩骰子,过了一会儿,她离开酒吧上了车。

    保镖只好跟上。

    向晚歌只是想兜兜风,她一直往前开,遇见红灯就朝右拐。

    她是个警察,绝对不会超车和闯红灯。

    她的车速很慢,一辆黄色的敞篷跑车嗖的一声从她身旁飞射出去。

    向晚歌只看见一个妖艳的女人和一张熟悉的脸。

    秦墨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