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0章我没有池舅舅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12
    第070章  我没有池舅舅了

    刑侦大队的人不知道向晚歌失恋了,看她把tt换成了路虎,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知道是向晚歌她亲爸送的生日礼物,这群糙汉子心里好歹平衡了一下。

    人家的亲爹嘛,钱不给自己闺女花给谁花?

    于是向晚歌的路虎就成了抢手货,私家车完全当公家车用。

    局里去年刚配的新车都被嫌弃了。

    刚到下班时间,苏芷过来了,这货也蔫耷耷的,“骚年,走,我请你喝酒。”

    “喝什么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

    “老娘失恋啦!”苏芷大吼一声,把林成他们吓一跳。

    张浩立刻跑过来,乐呵的不行:“师妹,失恋了?别怕别怕,有师兄当替补呢。”

    苏芷白那货一眼:“你不是小师妹的备胎么?”

    张浩“切”了一声:“谁敢跟秦三爷比啊?我早就急流勇退了。”

    他话刚说完,苏芷直接就是一拳。

    这妞虽然专业不同,警校也还是训练过的,手上的力气可比她拿放大镜大多了。

    张浩龇牙咧嘴的:“为什么揍我?”

    “你欠揍啊,师兄对不起哦,原谅师妹我以下犯上。”

    张浩:“操!”

    向晚歌淡淡地勾了勾唇,去更衣室换了便装,“走吧,既然你失恋,那我请你。”

    两人去了酒吧。

    在朋友和家人面前,向晚歌不想表现得太狼狈。

    可是今天不一样,苏芷那妞心里也不痛快,坐下就点了两扎啤酒。

    向晚歌看了看啤酒,她现在的酒量有长进,这一大杯下去,她也只是头晕而已。

    估计两扎啤酒才会醉倒。

    苏芷就跟她不一样,这妞从小被她那副局长亲爹用沾了酒的筷子逗,酒量很好。

    一杯啤酒下肚,苏芷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你知道吗,姑奶奶追了他那么久啊,连初吻都没献出去不说,拉个手就是极限了。你猜他今天说什么?”

    “什么?”

    “他说他还要出国读博,不想耽搁我。”苏芷气得又是一大杯啤酒下肚:“姑奶奶是那种经不起考验耐不住寂寞的人吗?不喜欢就他妈直说啊,这世界上就他徐明阳一个男人了?”

    “徐师兄可能是不想让你难过。”

    向晚歌不由想到秦墨池的冷酷,心脏针刺一般密密匝匝的疼。

    她不由也端起了酒,下意识地喝了一气。

    “我算是看出来了,”苏芷说:“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太坏,要遇到命定的那个比瞎子捡钱还要难。你,我,还有向颖,都他妈是傻逼,你说我们何必要巴巴儿地找个男人?咱们要才有才,要钱也有钱,干什么不好非要找个男人在心口上捅刀子?去他妈的爱情。”

    向晚歌点点头:“确实,去他妈的爱情。”

    说完把剩下的酒干了。

    苏芷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两扎啤酒,看着向晚歌道:“在我面前你就别装了,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你那些保镖跟着呢,出不了事。你自己都没发现吗,这一个月,你这小脸都瘦了呢,只剩一双眼珠子瞪老大。”

    向晚歌突然问:“今天几号了?”

    “几号?”苏芷看了看手机:“一月二十二号,怎么了?”

    “没事。”向晚歌勾勾唇,“那咱们今天就不醉不归吧,晚上你也别回了,去我那。”

    “这个提议好,我也不想我妈担心。”

    陆景庭进来的时候,两个女人都喝得东倒西歪了。

    向晚歌已经醉了,她的酒品跟着她的酒量从量变发生了质变。

    以前喝醉她还能老老实实睡觉,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苏芷的影响,整个人跟疯了一样,跟苏芷正拉扯着跳舞呢。

    可能是见到有保镖在附近,酒吧里的人也不敢靠近她们,只是好奇的打量。

    陆景庭过来,拦腰抱起向晚歌就走。

    苏芷还有几分清醒,追上去就打:“姓陆的,放开晚歌。”

    向晚歌的保镖也围了上来,他们是江家的人,对陆家的人可没好印象。

    陆景庭脸色难看地瞪了保镖一眼:“你们就让她这么喝吗?我送她回家。”

    保镖不敢擅自做主,只能请示江晋安。

    江晋安叫他们不要阻止,只是好好跟着,不许发生意外。

    这个“意外”当然指陆景庭。

    向晚歌却认出了陆景庭,指着他一直笑一直笑。

    “有什么好笑的?”

    陆景庭被她笑得莫名其妙。

    “就是好笑啊,陆少,你以后要怎么称呼陆瑜,是喊姑姑还是喊舅妈呢,哈哈,真是太搞笑了。”

    陆景庭看见向晚歌笑得眼泪直流。

    “傻瓜。”

    他把向晚歌放进他的车,保镖们把苏芷扶进了向晚歌的车,一名保镖过来说:“小姐有交代,要跟苏小姐去她的公寓。”

    一行人进了向晚歌的公寓,陆景庭直接把向晚歌抱进了卧室,保镖紧紧跟着。

    向晚歌已经没笑了,大大的眼睛失神的看着某处。

    她对陆景庭说:“你不要再出现,我不想看见你。”

    “向晚歌,你有没有良心?本少他妈好歹救了你一命。不想看见我?因为你看见我就想起了你池舅舅,是吧?”

    池舅舅!

    池舅舅!

    向晚歌突然崩溃了,“谁让你救了?我没有池舅舅了,你们痛快了吧?你们高兴了吧?”

    “是啊,我就是痛快了。”陆景庭顺着她的话,“我就是不想让你嫁给他,他算什么东西?整天冷着一张脸装深沉,他有什么好你这个傻瓜。”

    “他就是好,就是比你好,比……嗝……”

    陆景庭:= =!

    向晚歌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打完脑子短路,不记得刚才要说什么了。

    她愣了愣,推了陆景庭一把,“出,出去,我要睡觉了。”

    说完自己往被子里一裹,睡着了。

    保镖把陆景庭请出了向晚歌的房间,门口留了人守着,防止有人溜进去。

    苏芷也被安排在客房了,那丫头估计也是酒劲上来了,倒头就呼呼大睡。

    陆景庭却没有走,他脱了外套,进了厨房。

    保镖们面面相觑。

    厨房很快就响起了水流声。

    陆景庭洗了米,放好水,插上了电饭煲的电源。

    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后,他自己也是微微一愣,讪笑,“竟然给那丫头熬粥,陆景庭,你出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