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6章你不是池舅舅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9
    第066章  你不是池舅舅

    向晚歌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胸腔里还很难受,所以她睁开眼就是好一通咳。

    安心赶紧倒了一杯水过来,殷月秀抚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喝了水,向晚歌才觉得火辣辣的喉咙舒服多了。

    抬眼,殷月秀的眼睛红红的,见向晚歌看她,没忍住,眼泪又流出来了。

    “妈,我没事呢,这不好好的吗?”

    她只是被浓烟呛得太厉害了,身上没有伤。

    谁知殷月秀一听这话,眼泪却流得更厉害了。

    向晚歌转头去看安心,后者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欲言又止。

    “你们怎么了?对了,墨池呢?”

    殷月秀一把抱住了向晚歌,“乖女儿,你别难过,你有爸爸妈妈,别难过。”

    “你们……”突然,脑子里有一个画面一闪而过,那不是做梦……

    向晚歌懵了。

    她拉住安心的手,不死心的问:“妈妈,墨池呢?他在哪?是他救我出来的是不是?”

    安心看见她这个样子,眼泪也止不住的流。

    “乖乖,你别着急,你听妈妈说,墨池他,他……”

    “他肯定在忙,所以才没空来看我,还是他受伤了?”

    “他没有受伤……”

    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向颖怒气冲冲地进来,“蠢货,那个男人不要你了,人家的旧爱回来了。我告诉你,不是他救的你,并且你昏迷的这几天,他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向晚歌:“……”

    不,不是这样的。

    向晚歌冲过去,甩手就是一巴掌,差点把向颖打一个趔跄,“你说谎,墨池不会不管我,你说谎。向颖,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害我?”

    向颖捂着脸,她妈拉都拉不住,怒目圆睁,“是,我害你又怎样?我他妈要早知道秦墨池是个王八蛋我才不通知他。向晚歌,我向颖做就做了,我不解释,但是我还是要说,趁早醒醒吧,秦墨池就是个败类,他比陆景庭还不如。”

    “不,我不信。”

    向晚歌推开向颖冲出了病房,“我要去找他。”

    殷月秀要追,被安心一把抓住,摇摇头,“让她去吧,我会叫人跟着,这件事,是我们错了,我们以为,墨池已经好了。”

    …

    向晚歌冲出医院,连鞋都没穿,六个保镖紧紧跟着。

    “不许跟。”她上了一辆车,自己开车绝尘而去。

    不会的,这样狗血的桥段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他们明明都要结婚了啊,结婚照都已经拍了。

    向晚歌只觉浑身冰凉,寒冬腊月的,她就穿着病号服,鞋都没有穿,车里的暖气一时半会儿没上来,好冷。

    心更冷!

    秦墨池抱着那个女人从她面前走过的画面一遍遍重现,那不是梦!

    他看她的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那也不是梦!

    不是梦!

    眼睛好酸,眼泪却掉不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大口大口的喘气,池舅舅,那不是真的……

    一路闯红灯,平时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她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橡树湾。

    天已经黑了,这个时间应该吃完饭了,别墅里灯火通明。

    向晚歌下了车,后面一直跟着的保镖立刻拿着衣服鞋子追过来。

    有人帮她披上了羽绒服,有人要给她穿鞋子,她却不管不顾,径自按了门铃。

    很快,门开了,向晚歌却被熟悉的佣人拦住了。

    “向小姐,我们先生说,说……”佣人不敢看向晚歌的眼睛,后面的话说不出口。

    “他说什么?”

    “说,让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心脏猛地一痛,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捅了一下。

    向晚歌的表情还算冷静,“他在吗?”

    “在,不过,陆小姐也在。”佣人难过的转过头,在她的印象中,向晚歌是多么可爱开朗的小女孩啊,两天不见,憔悴得她都不忍心看了。

    “那我进去找他。”

    佣人没有拦她。

    保镖赶紧跟上去,一人手里还提着鞋子。

    虽然还没下雪,但是地上多冷啊,向晚歌却完全感觉不到。

    橡树湾她是那样熟悉,她和秦墨池都很喜欢这里,打算婚后就住在这里的。

    可是现在……

    她推开门,屋里的暖气迎面扑来,向晚歌却更加冷了。

    沙发上,秦墨池正在看报纸,他的身边,一个气质出众的女人正在他削苹果,一边还说着什么。

    秦墨池看着她,眼底那么掩饰不住的温柔深深刺痛了向晚歌的眼睛。

    听见门口传来的动静,两人一起转头。

    那双深邃的眸子看见向晚歌的时候先是一愣,随之就深深皱起了眉头。

    向晚歌知道他皱眉表示什么,不耐,厌恶,就像他们刚认识那会儿,秦墨池被她纠缠的没有耐性了就会这样,用满是嫌恶的眼睛看着她。

    向晚歌在他那毫不掩饰的厌恶中浑身冰凉。

    “池……”

    “墨池,她就是江家刚找到的女儿吗?”

    向晚歌听见那个女人说,她的手搭在他的膝盖上,很平凡的一个动作,却显示出两人之间默契的亲密。

    向晚歌心如刀绞。

    她听见秦墨池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像在谈论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为什么?

    明明之前她还是他的乖女孩。

    向晚歌身上的羽绒服掉了,她走到两人跟前,声音出奇的冷静,“秦墨池,她是谁?”

    秦墨池的视线冷冷地看过来,说出的话几乎把向晚歌凌迟,“以后不要再来了,你的东西我已经叫人扔了,还有,那些照片也全部扔了,我们的婚约已经解除。”

    哈!

    “你说什么?”

    向晚歌几乎站不住。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滚!”

    向晚歌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不是池舅舅,你不是他,我,我,秦墨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秦墨池搂住那个女人的腰,冰冷的视线穿透了向晚歌的心脏,他说:“从始至终,我爱的女人只有阿瑜。”

    爱?

    他说他爱她?

    是啊,对自己,他别说爱,连喜欢都不曾说过啊!

    他说他爱她!

    泪水终于绝提,向晚歌捂紧了心脏,痛得恨不能死去。

    她终于明白了,这个“阿瑜”应该就是那个“离开,就不要再回来”的主角吧!

    ps:虽然现在更的少,但是爆更就在不远的将来,请大家理解,我也很着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