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5章池舅舅,你在哪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65章  池舅舅,你在哪

    “老大,陆小姐跟过来了。”

    秦墨池看了后视镜一眼,没有说话。

    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向晚歌,至于陆瑜,这个名字实在太久远。

    车子还没到酒店就被交警拦了下来。

    “前面酒店发生了火灾,一切车辆请绕道行驶,以免妨碍消防救援。”

    秦墨池下车,整条街已经被全部封锁,街上到处都是人,他顺着人群的视线看过去,心中顿时一沉。

    只见前面的五星酒店从五楼到八楼,每一个窗口都冒出滚滚浓烟,消防车还没到,应该才燃起来不久。

    晚晚!

    秦墨池几乎站不稳,一把推开齐非就冲了过去。

    “老大!”

    “墨池。”

    齐非一把没抓住,陆瑜也冲进了人群。

    江晋安和江谨言兄弟两随后赶到,看着冒着浓烟的酒店脸色骤变。

    酒店的总经理一边擦汗一边对闻声赶来的记者说:“本店所有的顾客已经在第一时间从紧急通道撤出,包括所有的工作人员,无一伤亡。”

    江晋安过去一把揪住了总经理的领子:“混蛋,我女儿还在里面。”

    有记者眼尖立刻认出了江晋安,想要围过来,被保镖隔开了。

    负责保护向晚歌的人如丧考妣,他们也是接到秦墨池的准确消息才赶过来的,路上出了点状况,比秦墨池到的还晚。

    江谨言带着人扒了几个消防人员的消防服,也冲了进去。

    酒店旁边的林荫道里,陆景庭悠悠转醒。

    看见前面的秦素,他先是一愣,接着想到什么惊恐的抬头望向酒店,傻了。

    “怎,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被浓烟吞嗤的酒店,失神道。

    一名黑衣人走到车旁,秦素开了车窗,只听那人道:“秦墨池进去了,不过,小姐也进去了。”

    “废物。”秦素嘴上骂着,表情却没有变:“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那两个人,必须死在这场火灾中。”

    “是。”

    陆景庭猛然变色:“你,你竟然跟踪我?”

    秦素冷冷道:“等这件事结束,你就出国去。”

    “你竟然利用我?”陆景庭大吼一声:“你竟然把你儿子变成杀人犯?”

    “他们的死与你无关,我已经都安排好了,这就是一场意外。”

    “可是向晚歌是我抱进这家酒店的,你不知道吗?”

    “谁看见了?”秦素头也不回道:“这家酒店两个月前我就收购过来了,今天发生了什么,没人会知道。”

    “别人不是傻子,江家不是傻子,秦墨池也不是傻子。”陆景庭摇摇头,仿佛亲妈变成了蛇蝎猛兽,“不,你不是我妈,我没有你这样丧心病狂的妈,我要去救向晚歌,我不能害死她。”

    说完,陆景庭下车,疯子一般冲进了人群。

    “回来,你给我回来。”他的身后,秦素愤怒的喊叫扭曲而疯狂。

    而此时,向晚歌已经被浓烟呛醒了。

    她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身体竟然有了力气。

    陆景庭注射的那药,难道是解药?

    来不及多想,向晚歌随手抄起手边一条浴巾紧紧捂住口鼻。

    屋里到处都是烟,又烫又呛,她能感觉到壁橱那边烧起来了,火势还在蔓延。

    呛人的烟尘让她眼睛都睁不开,她只能凭着感觉冲到门边。

    她抓住门把,使劲转了转,却打不开。

    门被人锁了。

    向晚歌着急了,使劲捶门,“有人吗?有人吗?”

    地毯也燃起来了,窗户那边的窗帘,她刚才睡的床,全部烧起来了,耳边传来电视屏幕爆裂的声音。

    向晚歌只好摸进卫生间。

    没有水,好在这里面易燃的物品少。

    只是浓烟呛得她眼泪直流,如果没人来救,就算不烧死,她也会被呛死。

    池舅舅,你在哪?

    鼻腔,喉咙,肺里灌了不少浓烟,向晚歌只觉胸膛都快炸了,难受得恨不能撞墙。

    她知道有人会来救她,所以她根本就不怕。

    “坚持,池舅舅一定会来的。”向晚歌用浴巾紧紧捂住口鼻,不时给自己打气。

    今天过生日呢,刚刚二十岁,再有一个多月就跟池舅舅结婚了,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向晚歌就有无限的勇气。

    …

    秦墨池得到的信息是向晚歌在806。

    楼道里的温度相当高,水泥结构的房屋烧不起来,但是里面烟雾相当大,人在这种情况下特别容易因为吸入大量烟尘窒息而亡。

    他手里捏了一条湿毛巾,每上一层楼,脑海里就有似曾相识的画面一闪而过。

    同样灼人的温度,同样呛人的浓烟,看不见人影的火海,只有……只有什么?

    不知是不是楼里的温度太高,秦墨池的脸上满是汗水,脸色却越来越惨白。

    晚晚,对,找晚晚。

    耳边却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哭喊声。

    “墨池,快跑,快跑啊。”

    “不,妈妈,我要救你,我要救你。”

    脑海里的画面渐渐清晰……

    好大的火,整栋房子都燃起来了。

    十三岁的秦墨池死死拽着一个女人的手,任凭那个女人如何求他都不放开。

    “墨池,答应妈妈,好好活着,不要恨,是妈妈的错,是妈妈不该爱上别人的男人。”

    又一根木头掉下来,女人奋力推开儿子,被大火吞嗤。

    十三岁的秦墨池,眼睁睁看着妈妈被大火活活烧死……

    “妈……”秦墨池抱紧头,奋力往墙上撞,“是我没用,是我没能救你,是我,是我……”

    “墨池,不要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突然抱住他,轻轻安抚着:“墨池,已经过去了,都过去了。”

    “阿瑜?”

    “是我,我回来了。”

    …

    向晚歌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被困在酒店里,她快要被呛死了,可是池舅舅总也不来救她。

    她等啊等。

    终于,门被撞开了,有人冲进来抱起了她。

    她以为是池舅舅,可是隔着浓浓的烟雾,她却看见她的池舅舅抱着另一个女人从她面前走过。

    他甚至没有转头看她一眼,一直低头看着他怀里的女人。

    那样的眼神向晚歌从来没有见过,是那样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