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3章真是个小妖精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63章  真是个小妖精

    苏芷最近貌似跟她亲亲师兄闹了矛盾,不过这丫头嘴硬,死活不说。

    向晚歌被她那张毒舌一刺激,立刻精神抖擞了。

    “滚吧,你那些跟班就在后面。”苏芷把她踹下了车。

    向晚歌在路边只站了一分钟,一辆黑色大奔就停在了她面前。

    车上的保镖下来替她开了车门,恭敬请示:“小姐,去哪?”

    “回家。”

    她说的这个回家是指回江家。

    晚上,母女想躺在一个被窝,安心给宝贝女儿讲了柳月茹的事。

    安心跟柳月茹也不是很熟,只见过几面,在她的印象中,柳月茹是一个温婉动人的女子。

    当然,也是一个很不幸的女子。

    秦墨池之所以跟秦家关系紧张,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妈。

    第二天,向晚歌被安心打扮成了一个小淑女,耳朵上别着小巧的钻石耳钉,化了淡妆,一张脸光彩动人,秦墨池来接她都看愣了。

    上了车,向晚歌忍不住把头抵在秦墨池的胸膛上耍赖:“怎么办,我好紧张,好紧张。”

    “我喜欢的人,我妈肯定会喜欢,别担心。”秦墨池揉揉胸前的小脑袋。

    向晚歌见司机是个大叔,不由问道:“齐非呢?”

    “嗯?”

    “有齐非在我肯定不紧张。”

    秦墨池沉了脸:“什么?”

    “因为他二起来很搞笑。”

    秦墨池捏起她小巧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向晚歌脸红红,气喘吁吁。

    秦墨池问:“还紧张吗?”

    小丫头眼泪汪汪地,“忘了。”

    见到柳月茹的时候,向晚歌第一次见识到什么贵妇范儿。

    秦素和秦老太也是贵妇,她们给人的感觉就是装腔作势高人一等。

    安心也是贵妇,不过她是被老公宠坏了的小女人,随和又善良。

    而柳月茹,她虽然穿着文艺范的长裙,戴着墨镜,明明很普通的打扮,却让她在机场那么多人中看起来就与众不同。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这种气质必定经过岁月的沉淀,在一种平和淡漠的生活状态中孕养出来,让她看上去就像一缕暖风。

    温暖,却抓不住。

    “我知道,这就是我们家的小晚晚了。”柳月茹摘了墨镜,笑眯眯地看着向晚歌。

    亲切的话语,向晚歌立刻就不紧张了。

    “我也知道,您肯定就是墨池的姐姐了。”

    柳月茹和秦墨池同时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

    柳月茹保养的相当好,她已经五十了,看着连四十都不到的样子,跟秦墨池站一块完全就是姐弟。

    啧啧,秦老太见了估计得气死。

    一家人去了大宅门吃饭,秦墨池就是在他亲妈面前话都很少,柳月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倒是向晚歌一直叽叽喳喳不停说,跟柳月茹聊得相当愉快。

    柳月茹已经十几年没有回来过,听向晚歌讲这个城市的变化,她的表情一直带着笑,一副特别感兴趣的样子。

    向晚歌却不得不佩服她,从下飞机到现在,她没有问秦家一句,包括秦老爷子。

    向晚歌也从她的眼中看不见怨恨和芥蒂,就好像,她只是回来解决儿子的婚姻大事,其他的事和人都与她无关。

    但是这么多年,她却一直孤身一人。

    向晚歌想,她当年必定是很爱秦老爷子的,否则,她为什么不再找一个男人,而是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在国外,连这片土地都不愿踏足。

    只是这个真相,等向晚歌知道的时候,她和秦墨池已经是,物是人非。

    接下来的日子,向晚歌和秦墨池的婚事就提上了日程。

    因为向晚歌有两对父母,所以,三家人又抽了几次空好好聚了几次,秦墨池更是正是拜见了向文武夫妇。

    向文武对秦墨池心里还是有成见,不过现在向晚歌不仅仅是他的女儿了,江家那边跟秦墨池的关系他们也感受得出来,所以,尽管不满意秦墨池,他们两口子还是给了向晚歌面子,没有为难他。

    转眼到了年底,向晚歌的生日快到了,他们的婚礼就定在来年的二月十四情人节这边,不是订婚,直接结婚。

    向晚歌是平安夜生的,二十四号这天,秦墨池请了世界顶级的婚纱摄影师到橡树湾,两人拍了婚纱照。

    整整拍了一天,向晚歌都累毙了,晚上几家人又要聚餐替向晚歌庆祝生日。

    向晚歌把湿漉漉的身子窝进秦墨池怀里,眼睛都不想睁了,“好累,池舅舅,抱我去床上。”

    两人都刚洗过澡,向晚歌的身上滑溜溜的,秦墨池的眼眸暗了下来。

    身子刚挨着柔软的被窝,男人热烈的身体就贴了上来。

    秦墨池扯掉对方身前的浴巾,把她整个纳进掌心,他含住向晚歌的唇,声音沙哑地说:“宝宝,生日快乐。”

    向晚歌尽管很累,身子却早已经习惯了秦墨池的碰触,嘴下意识的就张开,主动打开门户。

    “别这样,晚上还要……”

    “晚上也给你。”秦墨池故意曲解小丫头的话,极尽挑一逗。

    向晚歌已经醒了,她能感觉到在男人的亲吻下,她的身子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

    “宝宝,你已经有反应了。”

    = =!

    “真是个小妖精。”说着不再磨蹭,向晚歌忍不住搂紧男人的脖子,紧紧咬着银牙,低低地呻一吟起来。

    一番温存后,向晚歌靠在秦墨池怀里,明明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一只手却还揪着男人,不愿撒手。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怪癖,两人但凡挨着,她就喜欢这么干,往往后果就是被秦墨池按住就地法办,直到她求饶。

    但是这货记吃不记打,这个毛病一直改不了。

    有时候秦墨池看书,她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小动作一边叫着“抓咪一咪”扑过去,饶是秦墨池这冰山,有时都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秦墨池被她撩得又有了想要再来一次的趋势,一把按住她作乱的手,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是条短信。

    除了向晚歌,现在几乎没人发短信。

    他狐疑的拿起来一看,是一串陌生的数字,短信只有六个字:

    墨池,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