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2章三爷内定的媳妇儿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62章  三爷内定的媳妇儿

    秦墨池隐约察觉到向文武对他的敌意,看两家人一副坐下来谈的架势,他干脆找了个借口离开。

    向晚歌也感觉到不对劲,不过这会儿她没办法顾及秦墨池,两人只好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

    他走后,两家人就开始谈起向晚歌归宿的问题。

    得知向晚歌到现在还没有真正认江家,向文武和殷月秀的心里好受了一点。

    江家的前身虽然是黑的,不过江晋安看着可比陆宏昌那种人顺眼多了,谈话进行的相当愉快。

    向晚歌认亲这事已经板上钉钉,暂且不提。

    另一边,秦墨池直接回了秦家老宅。

    秦老太太看见他一点都不惊讶,笑着道:“老三最近回来的倒是频繁,老爷子很开心。”

    秦墨池看了她一眼,“我妈不日就会回来,那边明月轩还请老太太派人早些收拾出来。”

    秦老太手上的佛珠一滞。

    不过她毕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争风吃醋什么的,已经不在乎了。

    于是点头笑道:“是吗,这倒是个好消息,老爷子这些年没少念叨她。”

    秦墨池没心情跟她寒暄,又去了老爷子那。

    他只跟老爷子说了一句话,“林恩还没死。”

    这事儿老爷子当然知道,最近秦老太太一直催着他找人把林恩弄死了事,不过老爷子一直拖着。

    如果林恩死了,秦墨池肯定会跟他没完。

    林恩不死,秦素也会跟他没完。

    选儿子还是选女儿,秦老爷子风风雨雨一辈子,没想到到老了却面对这样棘手的人生难题。

    所以老爷子一直没动手,他毕竟老了,行事就不像年轻时那般杀伐果断。

    秦墨池也一直在等,秦家,江家,陆家,他不会是先出手的那个人。

    并且,他没那么大的野心,只是想保全他的小丫头而已。

    …

    当着向文武和殷月秀的面,向晚歌终于开口叫了江晋安和安心爸妈,把两人激动的不行。

    殷月秀留了他们吃饭,尽管是家常便饭,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很是开心。

    当晚向晚歌就被安心接去了江家。

    到了江家,向晚歌才知道秦墨池说的真是半点没夸张,江家的确在城郊占据了一座山头。

    凭向晚歌对监控设备的敏感度,自从车子进入江家的地盘,她就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并且,暗处还隐藏了不少保镖。

    江晋安见女儿一双酷似妻子的眼睛咕噜噜转着,直言道:“虽然江家现在做的都是正经生意,不过以前的仇人还是不少,必要的安保措施不能少。”

    这也是江家远离市区独占山头的原因。

    安心也内疚道:“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决定不大肆庆祝了,乖乖,我们也不逼你改姓,随便你姓向还是姓江,更不会干涉你的工作。不过,你爸爸给你安排了保镖,他们只是在暗中保护你,绝对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和工作,这一点你必须听妈妈的,否则我们不会安心。”

    “我自己也是警察呢,你们……”对上安心的眼神,向晚歌心软了:“那,好吧。”

    江谨言和秦墨池已经等着呢,向晚歌乖乖地叫了一声小叔,江谨言爽快地给了见面礼,一把车钥匙。

    向晚歌看着钥匙上面法拉利的标识,不由忐忑的想到,咱现在是有钱人了?

    三个男人说话,安心拉着向晚歌上了楼。

    看着妈妈精心准备的房间,向晚歌再一次变成了土鳖。

    房间是复式的,卧室足有上百坪,超豪华的圆形大床,露天阳台那边做成了休闲区,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旁边是一个室内秋千还有一架吊椅,阳光照进来的时候,躺在上面看书一定相当惬意。

    卧室的另一边是化妆间和衣帽间。

    向晚歌随手推开衣帽间,被那一排排的鞋子和满柜子的衣服闪瞎了眼。

    只是匆匆一瞥,她也知道那些都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以及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品牌。

    “妈,你这也太夸张了。”向晚歌满头黑线。

    “不夸张,别人的女儿有的,我的乖乖必须有。”

    = =!向晚歌都不敢去推化妆间的门了。

    “我真是恨不能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我乖乖。”安心说。

    向晚歌赶紧从包里拿出一本相册,转移了安心的注意力,“这是我要给妈妈的,你看看。”

    里面是向晚歌从小到大的照片,包括每一个阶段,每一次成长,从出育婴箱开始,点点滴滴,都被向文武夫妇记录了下来。

    向晚歌陪着妈妈一看,给她讲小时候的趣事,稍微弥补了一些安心的遗憾。

    此时此刻,向晚歌是幸福的,她也以为她的人生必定会一帆风顺。

    江家对他们的婚事举双手赞成,只要跟秦墨池结了婚,她就是人生赢家。

    江家找回女儿的事在圈子里渐渐传开,有人想要透过向晚歌跟江家搭上关系,不过他们想尽了办法,竟然都没法近向晚歌的身。

    江家更是露出消息,不希望有人去打扰向晚歌。

    这就相当于发出警告了,江家以前可是黑的,没人敢去讨嫌,连狗仔都不敢去挖向晚歌的料。

    并且众人发现,保护向晚歌的可不仅仅只是江家,还有秦三爷呢,于是另一则消息通过有心人的口又传了出来。

    江家刚找回来的女儿已经是秦三爷内定的媳妇儿了。

    卧了个大槽,谁还敢去招惹向晚歌?除非不想在国内混了。

    所以,向晚歌的日子过得相当惬意,跟以前基本没什么变化。

    平日里除了上班就是跟秦墨池约会(鬼混),偶尔踢了秦墨池跟苏芷一起逛街。

    对了,有一点不同。

    现在,她一周有一半的时间在江家过,一半的时间在向家过。

    两家人走动的也频繁起来,安心更是送给向颖一间精品屋,卖的都是高档时装。

    向颖笑眯眯地接了,再也没提让向晚歌滚出向家的话。

    这天下班后,向晚歌没让秦墨池来接,也不开自己的tt,死乞白赖上了苏芷的车。

    “怎么办?明天秦墨池他妈就要回来了,我好紧张。”

    苏芷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你就偷着乐吧,姑奶奶想见还没得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