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1章再撩一个试试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61章  再撩一个试试

    陆氏企业旗下很多公司都是走女性市场的,面临的主要消费者都是女性。

    陆宏昌养小三有私生子的事一经曝光,这可就捅了马蜂窝了,不仅被骂,退货的人是一波又一波。

    还有奇葩的消费者,把用了一半的卫生巾都拿来退货,理由很经典“用陆氏生产的卫生巾,我怕我月经不调。”

    陆宏昌气得胃都疼了,饶是他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也只是让一些小媒体不敢跟风,其他的根本不鸟他。

    黄灿他爹也是卯足了劲要整陆家,因为陆景庭的原因,他儿子刺伤了秦三爷的女人,这梁子结大了。

    再加上齐非在后面推波助澜,陆宏昌的八卦是越爆越多。

    以前有些媒体因为不敢招惹陆家扣下的新闻这会儿也重新扒拉出来,一时间,陆宏昌那情人的八辈儿祖宗都被扒出来了。

    陆宅。

    陆景庭这位中二少年打完他爹后哈哈大笑着回了屋,继续睡。

    这个世界已经彻底让他绝望,他现在多呼吸一口空气都让他觉得不耐烦。

    “居然是当年那个小秘书。”秦素冷笑着,“她比咱儿子大不了几岁吧,陆宏昌,你好不要脸。”

    “你要脸?你要脸的话江谨言那里躺着的男人是谁?”可惜,这句话陆宏昌没敢吼出来。

    他毕竟是经商的,已经快速权衡了利弊。

    陆家本来就只剩个空壳子了,陆氏现在之所以还在维持,全是秦素的钱在支撑着。

    这也是他为什么对秦素的话言听计从的原因。

    如果这个时候惹恼了秦素,陆氏真的很有可能在他手上完犊子。

    他丢不起那个人。

    “阿素,我,我是一时糊涂,这样,我马上就把她们送出国,再也不见她们,怎么样?”

    秦素站起身,看着狼狈的陆宏昌忍不住咯咯笑了,“陆宏昌,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陆宏昌豁出去了,“说吧,你到底要怎样?”

    “我要那个贱人和她的杂种死!”

    秦素面容扭曲,她这一辈子,也就毁在那个爱而不得的男人手里了。

    …

    向晚歌从秦墨池怀里醒来也是半上午了,她八爪鱼似的缠在秦墨池身上,那条有伤的胳膊习惯性的伸进对方睡袍里。

    秦墨池早就醒了,只是不敢动,被这丫头摸得欲一火焚身。

    向晚歌迷迷糊糊中就感觉有什么抵着自己,气势汹汹。

    “早,池舅舅。”

    “早,宝宝。”

    “好饿,你怎么不叫我?”

    说完顺手在秦墨池身前抚了一把。

    秦墨池眼眸顿时一深,“你再撩一个试试?”

    “不试了。”向晚歌见好就收,“咱们还有正事儿呢。”

    秦墨池一个翻身,撩起向晚歌的睡裙,身子光溜溜的,风景一片大好。

    向晚歌吓一跳:“秦墨池,你……呃……”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他温存的话语。

    “就一次。”男人说着,缓缓动起来,低头吻住了那张诱人的红唇。

    “啊,不……慢……一点……”

    “宝宝到底要我怎么样呢?你说。”

    “流氓……”

    两人收拾好下楼,好吧,已经中午了,只好吃了午饭再回家。

    向晚歌还是很忐忑,没想到在楼下竟然遇到了江晋安和安心。

    江晋安从车上下来就坐上了轮椅,他的伤还没完全好,竟然也来了,向晚歌不感动是假的。

    秦墨池道:“我跟晚晚先上去。”

    安心明白了,拉着向晚歌的手安慰道:“乖乖别怕,爸爸妈妈会帮你请求他们的原谅的。”

    这一次,向晚歌直接拿钥匙开了门。

    向文武和殷月秀看见她和秦墨池,同时一愣,紧接着向文武的脸就难看起来。

    “爸,妈。”向晚歌噗通一声跪下去。

    地板是瓷砖的,跪的声音脆响,听得秦墨池眉头跟着一皱。

    昨天听了向颖的分析,殷月秀其实已经不生气了,赶紧过来拉向晚歌。

    秦墨池快了一步拦住她,沉声道:“别碰她。”

    他这人本就是冰山,说话也是冷冰冰的,本来他只是担心殷月秀不小心碰了向晚歌伤口,不过这话停在向文武和殷月秀耳朵里就变了味。

    向文武立刻就发飙了:“她是我们养大的女儿,我就是打她一顿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谁,为什么跟我家晚晚在一起,为什么出现在我家?”

    向晚歌一听,不对劲呀,矛头怎么指向秦墨池了?

    “不是这样的,爸妈你们误会了,我受伤了,秦墨池是担心……”

    “什么,你受伤了?”殷月秀哪还管那么多,赶紧把人扶起来,向文武刚凑上来就挨她一下,还埋怨道:“我就说啊,昨天那么多血,偏偏你还把她赶走。”

    向晚歌汗颜,“妈,没事,一点小伤,已经看过医生了。”

    两口子拉着向晚歌坐了,唠唠叨叨问起受伤的事,秦墨池高高大大的站在客厅里,眸中滑过一抹深沉。

    说清楚受伤的事,向晚歌把话题又拉回到江家上了,她亲爸亲妈还在下面等着呢。

    “爸,妈,这事其实是这样的,当初陆景庭知道我是江家的人,就千方百计追求我。江家本来打算那个时候就来认我,可是突然出了意外,他们就拜托秦墨池保护我,揭穿了陆家的阴谋,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很多,一时半会也说不清。还有,其实,玛利亚医院就是江家的产业,妈妈的心脏也是……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不知道的,直到他们回国,也住在玛利亚医院,我就察觉了……”

    向文武两口子听明白了,感情是,他们养大了江家的女儿,江家又救了殷月秀的命。

    可是,这还能说什么?

    向晚歌亲自去把江晋安和安心请上来,见江晋安还坐着轮椅,一向老实忠厚的向文武夫妇俩实在美好意思质问他们当初既然要把晚晚丢了,为什么现在又要来找。

    于是安心只好一边抹泪一边简要的把当年发生的事又讲了一边,只是隐瞒了当中一些被追杀的细节,听得殷月秀和向晚歌也跟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