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9章我伤他们的心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9章  我伤他们的心了

    血打湿了袖子,向晚歌仿佛无所觉,木呆呆的看着紧闭的熟悉的门。

    她手里就有钥匙,却没有勇气拿起它插进锁眼。

    炸弹终于炸响了,让人措手不及。

    她完全能够理解父母的心情,视如己出养大的孩子,偷偷摸摸去找亲生父母,他们怎么会不伤心?

    尤其这件事还是陆家捅出来的,父母当时的感觉肯定就像当众被人打了耳光一样难堪。

    足足站了一个小时,向晚歌才发现受伤的手臂冰凉麻木。

    秦墨池正忙着,这个时候也不想见江家的人,她只好给苏芷打了一个电话。

    苏芷过来看见她的模样吓一跳,三两句说明缘由,苏芷拉着向晚歌就要去找向颖算账。

    “算了,你还是先顾着我这伤吧,疼死了。”

    “疼死你拉倒。”苏芷气得不轻,帮向晚歌系好安全带,边愤愤道:“就你心软,换我早把那丫头揍一顿了,不知所谓,活该被陆景庭那种人渣玩弄。”

    苏芷性子比向晚歌强硬,说起话来横冲直撞的,没个顾忌。

    “她是不想我在那个家继续呆了。”

    “稀罕,江家……”说到一半,苏芷闭了嘴,“算了算了,向叔叔和阿姨那么疼你,肯定会想明白的,咱先去料理你这膀子。”

    到了医院,医生看见向晚歌这么个小姑娘受这么重的伤,那眼神儿都带了颜色,肯定以为她两不是啥好人。

    苏芷没好气道:“警察,工伤呢。”

    “哎哟,这么小的小姑娘当警察啊,了不起。”

    向晚歌和苏芷被那秃了顶的外科医生逗乐了。

    伤口重新包扎过,向晚歌去了苏芷家,换了苏芷的衣服。

    苏芷的爸妈也在家,知道向晚歌受伤,都快四点了还没吃午饭,赶紧手脚麻利的弄了一桌子菜。

    苏芷她爸更是把向晚歌好好夸了一顿,夸完又教训,让她在行动中注意保护自己等等。

    向晚歌感动的不行,看着苏芷幸福的一家,决定吃完饭就回去,必须取得爸妈的原谅。

    …

    齐非等客户喝咖啡的空档赶紧过去,在秦墨池耳边耳语几句。

    他说完,秦墨池的脸唰的就沉了下来,“她现在在哪?”

    “朋友家,已经去过医院了。”

    “嗯。”

    把客户安顿好,秦墨池没有去找他的小丫头,而是直接去了玛利亚医院。

    看着病床上那个浑身插满了管子的男人,秦墨池的表情更冷了,“还能活?”

    江谨言摇摇头:“不能,我只要他醒过来。”

    秦墨池:“你确定当年那场追杀也跟秦素有关?”

    江谨言:“秦素恨死了大嫂,如果不是她,大哥怎么可能才晚晚一个孩子?”

    这个事儿秦墨池知道,据说在向晚歌之前,安心还怀过一个孩子,不过后来流产了。

    按照江家的意思,是想给陆家最沉重地一击,不过陆家今天的做法已经惹怒了秦墨池。

    “既然如此,那就先按照我的办法来。”

    秦墨池刚想给齐非打电话,被江谨言拦住:“这种事何必要你亲自出面?陆家得罪的人可不少。”

    “嗯。”

    秦墨池给齐非去了电话:“把那些东西想办法给黄家。”

    …

    向晚歌在家门外又站了一个多小时了,眼看着天已经全黑,向文武和殷月秀却没有开门的意思。

    又过了半个小时,向颖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来。

    “哟,还在这演悲情剧呢,我告诉你吧,爸妈不会原谅你的。”

    这都秋天了,向颖却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背心裙,胳膊上搭着外套,拿着手包,向晚歌一看她这打扮就来气:“你不在家陪着爸妈又去哪鬼混?”

    “哈哈,笑死人了,向晚歌,那是我爸妈,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你……”

    “你赶紧滚吧,妈妈身子不好,免得看见你又生气。”向颖高傲的抬起下巴:“白眼狼。”

    酒吧。

    看见坐在角落里的男人,向颖扭着腰过去,身子刚准备窝进男人的怀里,谁知男人却一把把她推开了。

    向颖一愣,“陆少,这是干嘛啊?”

    “少他妈烦我。”

    陆景庭一口干了杯里的酒,满脸不耐烦。

    他这个样子向颖还是头一次看到,要是以前,她绝对就腻腻歪歪的扑上去千方百计讨好这个男人了。

    现在,她撇了撇嘴,干脆坐到陆景庭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陆景庭也没管她,自己给自己倒了酒,只管喝。

    “什么人那么不知好歹惹咱陆少生气了,说说。”

    向颖眉眼全是笑,嘴上这么问,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

    她都给这个男人怀过孩子了,能不了解他?

    陆景庭看了向颖一眼,“陆升今天去你家了?”

    “原来是因为那件事啊,是啊,代表你们家来看我妈。”

    “少他妈废话,他们是不是说了江家的事?”

    向颖红唇一扬,“是又如何?”

    “你爸妈什么反应?”

    “当然是很生气啊,向晚歌那个死丫头,哼,这……”

    “闭嘴。”陆景庭不耐烦地打断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这里是两百万,只要你想办法把秦墨池和向晚歌的事搅黄了,我就告诉你密码。”

    向颖拿起卡放进自己的包里,端起酒杯:“成交。”

    …

    “爸,妈,我真的没有去找他们,一切都是巧合,都是陆家搞的鬼,你们相信我啊。”

    向晚歌眼睛都哭肿了,她又不敢太大声,怕吵到邻居。

    门里依旧静悄悄的。

    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很沉稳,向晚歌下意识的转头,就看见秦墨池那高大的身影朝她走来。

    他那么高,从向晚歌的角度看过去,他的头几乎跟天花板一样高。

    男人走过来,把那个被家人拒之门外的小可怜搂进怀里。

    “池舅舅……”

    身子募地一轻,向晚歌被拦腰抱起。

    “你干什么?”

    “我们走。”

    “可是……”

    “放心,有我在,会没事的。”

    向晚歌搂紧秦墨池的脖子哭成了傻逼:“爸妈不要我了,怎么办?我伤他们的心了。”

    “我要。”秦墨池沉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