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7章又激动了又激动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7章  又激动了又激动了

    秦墨池被秦老爷子叫书房去了,向晚歌不想跟陆家人大眼瞪小眼,干脆溜出来在院子里看风景。

    真是腐败啊,现在的地是多么值钱,秦家竟然就占了一座公园。

    太丧心病狂了!

    “小婶婶?”

    秦野也溜了出来,看见向晚歌笑嘻嘻地过来了。

    向晚歌指着他:“你,你,你看着好像一个人。”

    秦野= =!

    “我如果不像人,那你说说我应该像什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很像一部电视剧里一个人,叫什么来着?”

    “柳时镇?”

    “啊,对,就是他,那个演员叫宋仲基,哎哟,帅出宇宙新高度有木有?”

    秦野抬抬下巴:“其实,柳时镇就是区区在下扮演的。”

    “滚粗。”

    “哈哈,大家都说我比仲基欧巴长得还要帅那么一丢丢。”

    = =!

    敢不敢要点脸了?

    秦野突然凑近:“小婶婶,问你个问题。”

    “你说。”

    “你跟我小叔在一起,会不会觉得闷?”

    “闷?不会啊,为毛这么问?”

    “那你跟我小叔……嗯,和谐吗?”

    “什么东东?”

    “就是两性幸福方面啊,不是传言我小叔他那里不好使吗?到底有木有?”

    oao

    谁家大侄子尼玛关心小婶婶的姓生活和谐不和谐啊,这一家子到底什么鬼?

    “那边凉快。”向晚歌指了指桂花树下,“呆着去。”

    “哈哈哈。”秦野笑疯了。

    “哥。”秦牧走过,对秦野道:“奶奶叫你。”

    秦野朝向晚歌挥挥手:“小婶婶,有空多来玩啊。”

    向晚歌懒得理他,转眼对上了秦牧的视线。

    说真的,秦牧给她的感觉,不好。

    怎么说呢,秦野一看就是个好相处的,陆景庭虽然渣,只要防备着也就不必理会。

    但是这个秦牧,唇边带着笑,却跟秦墨池一样,让人看不透。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跟秦墨池很像,只不过秦墨池的眼睛里面是冰天雪地,他的是平静如水,可都是深不见底。

    向晚歌见他走过来,以为他是路过,就点了点头。

    谁知秦牧却径直朝她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你,确定要跟我小叔结婚?”他说。

    不知为什么,向晚歌心里立刻涌起了一阵不快。

    秦牧这句话,看似是在问向晚歌,实际上明显是话里有话,而且还有贬低秦墨池的意思。

    这让向晚歌很不爽。

    心想秦墨池到底做了什么事,犯得着一大家痛恨他防着他吗?

    如果她不是江家的女儿,你们这些人还会跳出来对他的婚事指手画脚吗?

    这些话向晚歌没有问出来,不过她不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喜怒立刻就浮上脸,看着秦牧的眼神也冷下来。

    “你们是不是都觉得秦墨池是因为我是江家的人才要跟我结婚的?”

    秦牧看着她,没有回答。

    向晚歌冷哼:“真是让你们费心了,不过呢,事实是,是我先看上你小叔,我们在一起跟我是不是江家的人没关系。”

    她最想问,你们是不是怕秦墨池帮着江家把秦家的钱弄完了啊?

    看在秦老爷子的面上,她也不想跟秦家闹太僵。

    秦墨池都忍过来了,咱有什么不能忍的?

    “你误会了。”秦牧的表情淡了一些:“我是……为你好。”

    说完,他就跟向晚歌擦肩而过。

    神经。

    书房里。

    父子两沉默半天,还是秦老爷子先开的口。

    “这么些年了,你总算提起你的婚姻大事了。”

    秦墨池:“……”

    父子两差了四十多岁,在一起说话的机会本就不多。

    最开始是见面就吵,后来是见面没话说。

    对于秦墨池这个儿子,老爷子是相当满意的。

    三个儿子,只有老三最像他,性子,脾气,做事的手段和魄力,都特别像老爷子年轻那会儿。

    但也是这个儿子,最让他头疼。

    面对秦墨池的冷脸,老爷子总是心虚。

    “江家那丫头我也喜欢。”老爷子见秦墨池眉头动了动,心中不由感叹,就算是冷酷如他儿子,也还是逃不出感情的桎梏。

    “你的事我不反对,等哪天有空了,我去见见晋安。”秦墨池不说话,老爷子只好自己说。

    秦墨池抬头,“不必。”

    他的婚事,本就没打算让秦家人插手。

    老爷子表情一僵,又有点想揍人了。

    臭小子,你没看你老子已经拉下这张老脸在跟你好好说话吗,再装酷信不信老子把你发配到非洲去?

    秦墨池还真不怕,冷冷地道:“还早,我把我妈先接回来。”

    得,老爷子不说话了。

    秦墨池:“还有事?”

    没事三爷就走了,小媳妇儿还在外面等着呢。

    “让小牧在你那帮忙吧,随便给他安排一个职……”

    “可以。”

    秦老爷子:“……”

    …

    秦家老宅在郊区,虽然是中午,还是挺凉的。

    向晚歌紧了紧风衣,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随之裹住了她的身子。

    “冷了?”

    “还行。”向晚歌揉了揉脸,刚才被秦牧气得不轻,一个纨绔子弟,凭什么说秦墨池?

    “怎么了?”秦墨池亲亲她的唇,“小嘴都撅起来了。”

    “还不是被那些人气的?”向晚歌抱住对方的腰,想到什么又笑了:“我还以为他们要找我算抓了你侄子们的帐呢,结果提都没提。”

    秦墨池揉揉她的发顶:“车上再说。”又问:“饿不饿?回家吃还是外面吃。”

    秦家的家宴被他们搅了,大家都没得吃。

    “回家吃吧,吃完我得回去了,爸妈刚还打电话问呢,哎,最近总是对他们撒谎来着。”

    秦墨池道:“干脆,吃完饭我送你回去,也是时候见见他们了。”

    “你,不是开玩笑吧?”

    秦墨池抱紧怀里的小丫头:“我刚才对他们说的话是真的,宝宝,我要娶你。”

    哎哟,又激动了又激动了,怎么办?

    必须买碗刨冰庆祝一下。

    两人相亲相爱的上了车,假山后面,陆景庭蔫耷耷地冒出来。

    要说他有多喜欢向晚歌,算不上。

    但是这会儿看到向晚歌投进了他一直看不顺眼的男人怀里,他这心里又跟被人抢了宝贝似的难受。

    向晚歌,你竟然爱上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