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6章给你的惊喜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6章  给你的惊喜

    按理说,向晚歌是晚辈,怎么着也应该给秦老爷子和秦老太太打个招呼的,可秦墨池握着她的手,硬是没有放开的意思。

    还别说,大家的表情那是相当震惊的。

    尤其是陆家和秦老太太。

    陆景庭那货可以忽略不计,秦素两口子激动的都站起来了,陆宏昌指着秦墨池,想骂人又不敢的样子。

    向晚歌看看秦老太太,以为她又要拍桌子了。

    谁知道所有人的反应都没有陆景庭那个中二少年的反应快。

    “秦墨池,你什么意思?”

    得,舅舅都不叫了。

    秦墨池拉着向晚歌的手只好站起来,只看秦老爷子,声音冷冷地道:“既然大家都在,我就说一声,我要跟晚晚结婚了,日子已经订好了。”

    纳尼?

    向晚歌忍不住看了秦墨池一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咱怎么不知道?

    秦墨池勾了勾唇,“给你的惊喜。”

    oao

    人家还没打算嫁呢。

    他们在这眉目传情,秦墨池脸上的笑容则把全家人吓了一跳。

    秦三爷也会笑?

    他们为毛却感觉后背凉飕飕呢?

    啪,秦老太太果然拍桌子了。

    “老三,你太不像话了,向小姐才跟景庭解除婚约,你又……你考虑过人家小姑娘的感受吗?”

    这话表面上好像是在为向晚歌着想,其实是细细一想,可不就是在骂秦墨池和向晚歌违背伦常臭不要脸么?

    向晚歌给这老太太点了一万个赞,果然都是影后级别的人物,说话都拐着弯儿。

    于是,向晚歌笑眯眯地说:“多谢老太太关心,不过我跟三爷是真心相爱,我想他绝对不会让我受委屈的。”至于你那乖外孙,对不起,咱消受不起,订婚宴上就偷吃神马的,打死不想经历第二次。

    “向晚歌!”陆景庭咬牙切齿。

    原来秦墨池上次在酒店说的那句话是真的?

    秦墨池冷冷看了陆景庭一眼,“她是你舅妈。”

    “噗……”向晚歌没忍住,喷了,“对不起,第一次当人舅妈,有点激动。”

    秦野乐得停不下来,偷偷开了手机,给他老妈现场直播。

    轮到秦素出场了,开口先是一串冷笑,贵妇形象荡然无存:“呵呵,咱们秦家这是造了什么孽,舅舅竟然抢起外甥的女人来了,爸,妈,这件事是不是得给景庭一个说法?”

    向晚歌没想到秦素也是可以不要脸的,不由好心提醒:“陆夫人,您马甲掉了。”

    “噗……”秦野一口咖啡喷得到处都是,这货某些时候跟齐非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谓敌人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朋友,秦野在心里给他的小婶婶打了一百分。

    要知道,他家美女当年可是受了不少婆婆小姑子的冤枉气,不然他亲爹也不会带他亲妈一直在英国呆着,打死也不回来。

    向晚歌还在天真的问秦墨池:“你不是说陆家应该给我说法么,为什么现在咱们要先给他们家一个说法了?回头我得问问小叔,他说要帮我出气的。”

    陆宏昌,秦素:“……”

    秦墨池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道:“在这里,没人敢问你要说法。”

    秦老太太不高兴地道:“就算你要带向小姐回来给大家见见,那也应该另外选一个时候,今天是我们的家宴……”

    不等她说完,秦墨池的目光冷冷地迎了上去:“那我们走?”

    “你……”

    气氛再一次尴尬下来,所有人都知道,秦墨池生气了。

    向晚歌不傻,她早就看出秦墨池跟秦家的关系的紧张。

    她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秦墨池不愿意提起的往事,所以她从不问,自然而然就跟池舅舅站在了一条战线上。

    至于敌人嘛……

    秦素和秦老太太明显对秦墨池有莫大的意见,秦家大奶奶张慧……这个女人一直把自己当背景,手边一杯清茶,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是向晚歌也没敢把她就当真当做背景。

    在秦家守寡二十五年啊,又不是封建社会要立贞节牌坊,张慧为什么没有离开秦家再嫁?

    并且,据说秦牧可是在秦老太太身边长大了,十多岁才被张慧带出国外留学。

    这母子两,不好说。

    秦野嘛,他们一家子一直在国外,跟秦墨池一起各抓着秦家半壁江山,如果秦野他爹的胃口不大,跟秦墨池应该是相安无事的。

    并且看这货的表现,对秦素一家子貌似也不是那么待见。

    就着木目前掌握的情报,向晚歌眨眼就把这些人的厉害关系粗略的分析了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秦家大部分人是不会眼巴巴看着她嫁给秦三爷的,尤其是陆家。

    可是他们同不同意关向晚歌和秦墨池毛事呢?这两人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秦墨池正要带着向晚歌走,秦老爷子终于发话了。

    “都给我坐下。”

    除了向晚歌和秦墨池,所有人都坐了。

    秦老爷子朝向晚歌招招手:“丫头,过来。”

    向晚歌走上前,对这老头,她心里还是敬着的,一看就是一个睿智的老者,他当年那些风流韵事铁腕手段向晚歌多少听说了一点,全部是齐非讲的。

    “老爷子,你好,又见面了。”

    众人一愣,秦墨池的眼眸深了深。

    “是个懂礼貌的丫头嘛。”老爷子笑眯眯的,“怎么一来就浑身带刺呢?”

    向晚歌看了秦墨池一眼:“老爷子的意思是要我和三爷给大家一个交代咯?”

    老爷子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小丫头果然有趣。”

    “彼此彼此,我觉得你们家也挺有趣,刚才吓我一跳,还以为秦家没有我和三爷的立足之地呢。”

    这话一出,在场的个个都懵逼了。

    秦墨池与秦家格格不入那是事实,有人看他不顺眼也是事实,但是,这些事实可从没有人大大咧咧的说出来过啊。

    向晚歌,你要逆天了。

    向晚歌眨巴眨巴眼:“怎么,我说错了吗?”

    秦墨池重新握住她的小手,目光沉沉地看着他亲爹:“江家已经决定择日迎晚晚回家,我们的婚事不日将提上日程,我只是回来告诉你们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