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5章真正腹黑的是你小叔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5章  真正腹黑的是你小叔

    陆景庭那小子在审讯室晾了一夜,第二天还是老实交代了。

    毒一品是一个叫黄灿的富家子弟拿来的,就是想捅陆景庭反而伤了向晚歌那个二货。

    袭警?

    还是袭了秦墨池的女人,他就等着吧。

    三爷一早就打电话给齐非了,黄家那小子一下子动了秦家好几个人,也不算冤枉。

    后来向晚歌听齐非说黄家为了给秦三爷请罪,自觉让出了城南一块地。

    好几个亿的项目,就这么被黄灿一刀子捅没了。

    向晚歌听了就点着某人的胸膛道:“拉菲还给你了,咱们两清。”

    现在言归正传。

    那天晚上,陆景庭本来是为他两位表哥接风洗尘,就故意挑了一家有名的gay吧胡闹。

    陆渣渣最近倒霉,上次就因为有人嗑多了东西死在他的房间,这事儿还没了呢,如今不怎么愿意沾这东西。

    再说,黄灿他们弄的是白一粉那些,吸多了容易上瘾,他才不干。

    黄灿呢,这小子家里是个地地道道的暴发富,他爹就是因为前些年鼓捣房地产狠赚了一把,家里钱多,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很不把陆景庭这种少说传了三四代的豪门放在眼里。

    见陆景庭不跟他玩儿,他就话里话外挤兑,说着说着就扯到江家啊未婚妻的事儿上了。

    陆景庭是好惹的?

    这货蔫坏蔫坏的,也不吭声,偷偷打电话给丫举报了。

    然后一群人被一锅端。

    好巧不巧,这gay店还不止他们一窝搞这玩意儿,林成他们顺手撸了两窝出来,所以才带回了三四十号人。

    经过尿样检验比对,陆景庭和秦野秦牧三兄弟还真没吸。

    陆景庭那货还举报有功,第二天一早就被秦家的律师带走了。

    向晚歌接了苏芷的电话听说原委后对陆景庭的无语再提升一个档次。

    那货估计就是事故发射器,走哪哪出事。

    她这边挂了电话,秦墨池那边就接了一个电话,全程就听见冰山“嗯”了一声。

    “老宅那边让我回去一趟。”

    向晚歌无所谓的挥挥手:“快去快回,我等会也回家了。”

    秦墨池拉开衣柜,从里面扯了一条裙子一件薄风衣丢给她:“换上,跟我一起去。”

    纳尼?

    “池舅舅,你告诉我你不是开玩笑的。”

    “我从不开玩笑。”秦墨池抓着向晚歌的双腿把人拽过来,双手撑在她身子两边,居高临下,“你不是想知道秦素看见我们在一起后的表情吗,就现在,怎么,怕了?”

    “怕个蛋蛋!”

    “嗯?”

    “啊,我的意思是,我好兴奋啊,绝对不给你丢人。”

    秦墨池勾了勾她小巧的下巴:“别怕,他们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纳尼?”

    “好好说话。”

    “你确定陆家也是?”

    秦墨池哼了一声:“总有他们巴结你的时候。”

    向晚歌一只胳膊吊在秦墨池的脖子上,双腿像只无尾熊似的缠住对方的腰,凑上去吧唧一口:“池舅舅,你这么腹黑真的好么?做人要善良。”

    “真正腹黑的是你小叔,有些事他能做,我不能。”

    向晚歌蒙圈了,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不能不掰扯的事儿?

    秦墨池把她提起来,“自己脱还是我来?”

    “我来我来,不麻烦您老人家了。”向晚歌火烧屁股一样溜了。

    …

    秦家老宅,向晚歌是第一次来。

    大铁门外一溜儿保镖,耳朵上戴着耳麦,搞得跟黑社会似的,看见秦墨池的车,保镖立刻分成两纵,大铁门欢欢打开。

    “三爷!”

    秦墨池从上车开始俊脸就沉下来,这会儿已经结冰了。

    向晚歌却兴致颇高的样子,好奇的抓着秦墨池的胳膊摇了一下:“好像除了你身边的人,其他人都叫你三爷,为什么不喜欢他们叫你三爷?我觉得很酷啊。”

    秦墨池挑了一下眉:“你觉得酷?”

    “嗯,很威风,霸气侧漏。”

    秦墨池的眸子深不见底,他勾了勾唇,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既然如此……”就没有然后了。

    向晚歌也没注意他的表情,这货早已被秦家老宅的格局和风景震撼了。

    “你们家是住在公园里吗?”杏眼瞪得跟铜铃似的,一副扎扎实实的土鳖窘样。

    秦墨池被她逗乐了,“你们江家占据了整座山头,等你回去就知道了。”

    向晚歌表情一滞,测过脸“嗯”了一声,转眼又兴高采烈起来,趴在秦墨池肩膀上乐:“等会老爷子拿拐杖揍你,我如果笑话你的话回头你不许找我算账。”

    “他不会揍我。”

    “那可不一定啊,陆景庭也在呢,哎哟,好期待。”

    “等会你乖乖的,一切有我。”

    “那可要看我的心情。”

    前面的司机满头黑线,心道三爷要是被这向小姐玩疯了可咋整?

    车子足足开了十多分钟,终于在一栋古香古色的二层小楼前停下来。

    大门敞开着,两边的红木椅子坐了好些人。

    秦野听见车子的声音就迎了出来,笑嘻嘻的:“小叔,你……们回来啦。”

    见秦墨池从车里牵着向晚歌下来,秦野的嘴巴变成了“o”。

    在警局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哎哟,天大的八卦啊,回来的可真是时候。

    “小叔,你怎么把向警官带回来了?”秦野故意问道。

    秦墨池不答反问:“都在?”

    “啊,都在,就等你了。”说完落后一步,跨到向晚歌身边,压低声音道:“向警官,你把我们兄弟仨抓进公安局,又关了我表弟一整夜,竟然还敢到我家来?”

    “你家里有千年老妖么我还不敢来?”向晚歌翻个白眼,跟着秦墨池进了屋。

    秦野摸摸下巴,千年老妖,可不是有么,还有俩。

    这货顿时有一种找到同伴的归属感,有意思,得赶紧告诉妈妈。

    回头就给他远在英国的老妈发了条信息:美女,赶紧回来,老太太的克星出现了。

    大厅里。

    正前方当然坐着秦老爷子和秦老太太。

    秦老爷子那边手下第一位坐着一位贵妇,来的路上秦墨池已经给向晚歌科普了一下,那位贵妇就是在秦家守寡二十五年的大儿媳,秦牧的妈,叫张慧。

    挨着张慧的就是秦素两口子。

    于是,秦墨池牵着向晚歌直接坐在了秦素两口子旁边。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的对面就是秦家的晚辈,依次是秦野,秦牧,陆景庭。

    陆景庭那货直勾勾的瞪着向晚歌和秦墨池,表情跟吃了翔一样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