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3章把你侄子外甥一锅端啦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3章  把你侄子外甥一锅端啦

    “向晚歌!”

    陆景庭飞起一脚,踢飞了那人再一次扎过来的匕一首。

    林成等人第一时间过来把凶手制服。

    向晚歌脱了衬衣紧紧缠住伤口,嘶嘶直吸气。

    “操,居然让小师妹见红了。”张浩懊恼的不行,过去狠狠把行凶的人揍了一顿,“敢袭警,你小子死定了。”

    林成也道:“这里有我们,你先去医院。”

    “没事,一点小伤呢。”向晚歌吐吐舌头,这还是她穿上警服以来第一次受伤,疼是挺疼的,不过,还是蛮骄傲的。

    当警察,谁不受伤啊。

    陆景庭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穿上。”表情很别扭。

    向晚歌看了他一眼,没接,扭头瞪了张浩一眼。

    张浩秒懂:“小师妹穿我的,只是三天没洗了,别嫌弃。”

    = =!

    太不张脸了。

    一行人呼啦啦的刚出包厢,迎面走来两个男人,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饶是向晚歌这种见识过秦墨池和江谨言这种帅出宇宙的男人,也不能阻止她对着这两位发发花痴。

    他们都穿着做工精致的西装,其中一个一头披肩长发,勾着另一个的肩膀说说笑笑的走过来了。

    真是完全就没把这群警察放在眼里。

    “站住,身份证。”林成拦住两人的去路。

    两位帅哥扫了林成一眼,最后把视线落在了陆景庭身上。

    “怎么了?你不是说给我们接风么,这是唱哪出?”长发男人吊儿郎当的问。

    陆景庭耸耸肩,也是一副纨绔子弟的吊样:“警察叔叔请我喝茶,要一起么?”

    林成冷声道:“既然你们是一起的,那就都走一趟吧?”

    两名帅哥指了指陆景庭,根据向晚歌的猜测,他们表达的意思是“你丫完了。”

    上警车的时候,陆景庭见向晚歌也跟上来,眉头一皱:“你不去医院?”

    “跟你没关系。”向晚歌干脆上了另一辆车。

    长发帅哥细长的丹凤眼一挑,问陆景庭:“小子,那谁啊?”

    “未婚妻……”

    “什么?”

    “前的。”陆景庭笑笑,很欠扁。

    张浩在前面开车,闻言转头狠狠瞪了陆景庭一眼,“不许败坏我家小师妹的名声。”

    短发帅哥一直没有说话,唇边一直挂着一抹浅笑。

    到了公安局后,他们又看到了向晚歌的身影。

    那丫头正忙着安排人做笔录呢,今儿带回来的人多,为了不熬通宵,所有值班的都被他们刑侦队抓了壮丁。

    “那丫头可真是……”陆景庭的样子像要冲上去骂人。

    看他这表情,帅哥二人组不由惊讶:“你们还真认识啊?”

    “都说了是前未婚妻嘛。”陆景庭瞄着向晚歌的身影得瑟极了:“怎么样,正不正?”

    “正也是前的。”长发帅哥无情打击。

    陆景庭立刻蔫了,嘴硬道:“她刚才还救我了。”

    “还要女人救,难怪你变‘前’的了。”

    “你,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啊?你们不知道小弟我现在有多可怜吗?”

    没错,帅哥二人组就是秦家的两位少爷,陆景庭的两位表哥。

    长头发那位在秦家排行老大,秦家二爷的儿子,秦野。

    另一个,秦家已故大爷的遗腹子,秦牧,排老二。

    兄弟两被秦老太念叨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秦牧的妈。

    他们也是倒霉,刚进店,只是去了一下卫生间,还没进包厢呢,就被警察顺手拎回来了。

    秦牧一双酷似秦墨池的眼睛看似漫不经心的盯着陆景庭,“你又干了什么好事?警察怎么突然来了?”

    “切,黄家那小子我早看不顺眼了,那些东西都是他带来的,我没沾。”

    “你啊你。”秦野又指了指,很是无语,“要是被记者知道咱们仨一起进局子,老太太得气疯了。”

    “她老人家不是早就疯了么?”陆景庭帅气的脸上满是嘲讽。

    秦野秦牧:“……”

    …

    向晚歌没有去医院,去了医务室。

    值班的医生解开她胳膊上的衬衣吸了一口气,“伤口这么深,怎么不去医院?”

    “这不忙么?”向晚歌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李伯伯,你别嚷啊,被他们听见了肯定要骂我。”

    “该骂,滚滚滚,去医院。”

    “你先简单给我包扎一下呗,不能让我这样去医院吧。”

    “那行,但是你必须去医院啊,这伤口需要缝合,好得快,我这里没条件。”

    “知道呢,谢谢伯伯。”

    十分钟后,向晚歌又去了大厅。

    带回来的人足有三四十呢,办公室根本就坐不下,林成干脆让大家在大厅里做笔录。

    张浩看见她进来,忙问:“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向晚歌本来是想跟林成说一声就去医院的,现在一看,大家忙得不可开交,就道:“就划了一道口子,没事儿。”

    张浩松了一口气,把笔录本往向晚歌怀里一丢,指了指尽头的审讯室:“头儿说你没事的话就到他那报道,那个陆景庭非要见你。”

    “他欠揍啊。”向晚歌挽起袖子就去了。

    陆景庭这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咬紧了嘴,只一句:“叫向晚歌来,我只跟她说话。”

    把林成气个半死。

    带回来的人,其他的都是小角色,陆景庭当然是头号目标。

    痕迹检验科的人过来依次采尿,局里的卫生间门口排着一长串等着撒尿的人,每个人手里拿一只量杯,个个臊眉耷眼的,风景可谓壮观。

    苏芷也被从被窝里抓回来,看见向晚歌就道:“对付陆渣渣别客气,该揍就揍,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有背景的人。不过,另外两只帅得简直让人合不拢腿啊。”

    = =!

    向晚歌顿时牛气冲天。

    …

    审讯室里,三位大少一字排开,坐得还算规矩。

    向晚歌一进来,三人的眼睛同时唰的一亮。

    向晚歌仿佛没看见一般,对林成道:“头儿,这里交给我,你去忙别的。”

    “你的伤?”

    “没事,李伯伯看过了。”

    林成一走,向晚歌的脸就垮了下来,直接摊开笔录本。

    “姓名?”

    “陆景庭。”

    “秦野。”

    啊?

    “秦牧。”

    啊啊?

    向晚歌惊悚了,不由多看了帅哥二人组两眼,心中嚎叫:不得了了池舅舅,我把你侄子外甥一锅端啦。

    对面的三人在她似震惊似狂喜的注视下面面相觑,震惊可以理解,听见秦家两位少爷的名号谁都会震一下,可这狂喜……不懂。

    ps:宝贝们挺住,千万要别养文,这两天很关键,池舅舅上不了第四就要完蛋,完蛋的话就要上架收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