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2章你嫌我老?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2章  你嫌我老?

    苏芷被她爹拎到局里坐班了,研究生就慢慢上吧。

    没办法,痕迹检验科本来人手就不够,有两个师姐还回家生二胎去了。

    “我跟我家师兄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苏芷表示很忧伤。

    向晚歌也快忙疯了,一边往电脑里输档案,一边回嘴:“行了行了,非常时期,咱就别叽歪了。对了,昨天头儿让你比对的指纹出来了吗?他等着要呢。哎,今晚又要加班了,这些东西全都要入档,我恨不能再长四只手。”

    苏芷把一个证物袋给林成飞过去:“林队,接着。”回手揪住向晚歌的脸颊,肆意蹂躏:“你丫就在我这得瑟吧,这小脸滋润的,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啊,死妮子,你家池舅舅活儿好吧?”

    “嗯,还行。”

    “哟哟哟!”

    “器大活儿好,妹妹我赚翻了。”

    “得瑟。”

    “就得瑟。”向晚歌眼睛一转:“姐们儿,别怪我有好的资源不跟你分享啊,我告诉你,我那新认的叔叔可也是一个极品男哦,要不要踹了你家师兄?”

    “呸,我家师兄玉树临风学识渊博,这世界上的男人就没一个比得上他。”说完暧昧的眨眨眼:“你家叔叔跟秦墨池比如何?”

    “半斤八两。”呃,这词好像不对,“不相上下吧,风格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秦墨池你见过啊,酷霸拽,冰山一座。我叔叔嘛,戴副眼镜儿,典型的世家贵公子气质,并且最大的优点是,他跟秦墨池一样,生活作风良好,不乱搞。”

    “哇塞……”苏芷流口水中。

    向晚歌伸出五指糊她一脸:“边儿去,别把我的文件弄湿了,忙着呢。”

    苏芷抓狂:“没别的了?”

    “你有你家师兄,问那么多干毛?”

    “死丫头,只管放火不管救人。”

    晚上果然要加班,向晚歌埋头在一堆待录的文件中不能自拔,晚饭都是吃的盒饭。

    加班的不止她一个,最近市里出了几件大案子,上面给了期限破案,林成急得白头发都长出来了。

    向晚歌除了入档,还要把林成交代的资料整理出来,忙成了狗。

    秦墨池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抽空滴眼药水。

    “还没下班?”男人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性感到爆,听得向晚歌身子发麻,耳朵都要怀孕了。

    “没,我正在流泪,哗哗的。”

    那边传来刺耳的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接着秦墨池带着慌乱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出什么事了,我马上过来。”

    砰的一声,貌似是……关门声?

    向晚歌一惊,完了,玩笑开大发了,赶紧道:“别别,我正滴眼药水呢,你别过来。”

    静默,诡异的静默。

    向晚歌心虚了,“秦墨池?”

    “秦三爷?”

    “池舅舅?”

    终于,一声爆喝在手机里炸响:“向晚歌!”

    “到。”向晚歌嘿嘿直笑:“别生气别生气,开个玩笑嘛,你看你,本来就比我老一大截,再生气就老得更快了。”

    “你嫌我老?”

    “没啊,我嫌我自己太嫩,行不行?池舅舅。”

    “哼!”

    “嗯……”向晚歌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池舅舅,人家加班呢,累毙了都。”

    “好好说话。”

    “累屎了。”

    “……”

    代沟这玩意儿还是挺好玩的,跟秦墨池一通插科打诨,向晚歌自己神清气爽,只是苦了秦三爷老人家被气了个不轻。

    正要挂电话,林成风风火火冲进来:“快,朝阳59号有人举报聚众吸毒,带上家伙,向晚歌,你也去。”

    向晚歌来不及挂电话,立刻起身:“是。”

    …

    朝阳大道是一条新改建过的大道,老街道和新街道交错着,以前这里就相当繁华,现在更是本地最喧闹的街道之一。

    这里面地形有点复杂,双号是新街道,临着朝阳大道,全是各大商场和酒店等。

    单号则是老街道,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神秘乐园,老街实际上比新街还要热闹,什么夜店,酒吧,gay店,应有尽有,是年轻人的天堂。

    被举报的59号是一家规模相当大的酒吧,而且,是本地相当有名的gay吧。

    向晚歌某次出警来过这里,对这里的地形心里有数。

    她们的人分成了两拨,一拨守住出口,一拨跟着林成进去搜查抓人。

    向晚歌被安排守出口,她不干,要求跟一个家里老婆也在生二胎的师兄换。

    张浩瞪了她一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小丫头片子不许进。”

    “不就男男,菊花,攻受么。”

    张浩给跪了,现在女汉子不敢小觑。

    林成点头答应了,众人把她挡在最后。

    “警察,都不许动。”

    “站到墙边,抱头蹲下。”

    一楼眨眼就被控制住,留下几名警员和协警看守,其余人继续往上搜索。

    一间间包厢被踢开,惊醒了一对对缠绵的鸳鸳,向晚歌叹为观止,尺度之大,不忍直视。

    又一间包厢被踹开,向晚歌一鼓作气冲了进去:“警察,不许动。”

    林成和张浩一阵风似的卷进来,目标直奔包厢中间的长桌。

    向晚歌视力惊人,尽管包厢里面光线昏暗,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散落的烟卷,以及一些可疑的粉末。

    想必在他们进来之前,这些人已经收拾过了,可惜,没整干净,被警察抓了个正着。

    视线在人群里一扫,向晚歌愣住了。

    又是陆景庭。

    那货正朝她故作风流的抛媚眼呢。

    向晚歌现在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不对,从池舅舅那论起来,这小子不是得叫自己舅妈?哎哟喂,这日子真是太精彩了。

    “啧啧,陆少,怎么又有你呢?”

    这包厢里也一个女的都没有,陆景庭身边偎着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儿,楚楚可怜的小样儿。

    向晚歌对陆景庭刮目相看。

    陆景庭一把推开那男孩儿,似乎还嫌恶的弹了弹灰,对向晚歌道:“宝贝儿,别那么看我,我的性取向你还不知道?”

    “闭嘴,我在执行公务。”向晚歌懒得理他,一把揪住那男孩儿的领子,从他衣服里搜出一只注射器。

    “玩的挺大啊,老这么折腾,你说你咋不上天呢?”

    向晚歌把注射器装进证物袋,林成那边已经快速打扫了现场,满载而归。

    “都带回去。”

    林成大手一挥。

    陆景庭无所谓的撇撇嘴,有那胆小的哆哆嗦嗦抓着他不放:“陆少,您可得保我。”

    “他自身都难保啦。”

    向晚歌话音刚落,就听一人突然叫了一声:“陆景庭,你他妈敢害我!”

    只见白光一闪,向晚歌根本就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了陆景庭,刀子从她胳膊上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