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0章赶紧过来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50章  赶紧过来

    秦家老宅。

    “你糊涂啊你。”秦老爷子恨不能拿拐杖把陆宏昌打一顿。

    陆宏昌还不服气:“阿素的性子您老又不是不知道,她……”

    “住口。”秦老爷子恨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们也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儿子都快三十了,怎么还在计较当年那些……罢罢罢,我也懒得说你们,这一次,你们自己闯的货自己了吧。”

    “老爷子,你不能不……”

    秦老爷子一个冷眼扫过来,“可怜我的外孙,被你们耽误了,早知道,就该让他跟着小牧一起出国了。”

    想起儿子,陆宏昌倒底闭了嘴。

    把上一辈的恩怨带到下一辈身上,这一点,他们做的确实不光彩。

    陆景庭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陆宏昌管不了,似乎,也失去了管教的资格。

    在老爷子这里碰了个钉子,陆宏昌又只有去找秦老太太。

    秦老太也不好说话,跟秦素的腔调一模一样,对江晋安恨之入骨。

    陆宏昌知道秦老太恨江家还有一个原因,江家跟秦墨池是一伙的。

    “妈,听说老三带着那丫头已经见过江晋安了,你说他会不会……”

    “他敢。”秦老太手里装模作样捏着一串佛珠,想到江家的棘手,也忍不住埋怨陆宏昌:“你一个大男人,做事缩手缩脚,所以才让阿素陷入了如今这个局面。”

    这是在埋怨他不够狠呢。

    陆宏昌有心顶嘴,不过想到老太太身后那一大笔遗产,到底忍住了。

    “江家本就难对付,听说,他们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个人回来呢,妈,你可知那个人是谁?”

    秦老太犀利的眸子一凛:“谁?”

    “林恩!”

    闻言,秦老太一下子从红木椅子上站了起来,故作镇定:“行了,这件事我会跟老爷子好好商量的,你赶紧回去。”

    “谢谢妈。”

    出了秦家老宅的大门,陆宏昌的脸募地黑了下来。

    想要把陆家撇开?

    做梦!

    而此时,江谨言也从手术室出来,助理帮他摘了手套,脱了手术服等,边道:“病人能拖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院长,这次手术恐怕也……”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江谨言不容置疑道:“尽量让他活着。”

    “是。”

    换了衣服,他去了江晋安的病房。

    安心拿着手机,正犹豫不决,看见江谨言忙道:“我想请晚晚吃饭,你哥说不好,小言,你说呢。”

    江谨言哭笑不得,看了他大哥一眼才道:“大嫂,你先别着急,我们得给晚晚一点时间。她虽然已经接受了我们,但是我们当初抛弃她是事实,她心里,多少会有心结吧。让墨池先陪着她,没事的。”

    江晋安也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嘛,你大嫂就是瞎着急。你也不想想,她毕竟跟向家夫妇生活了二十年,晚晚那么善良,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向着我们,她会良心不安的。”

    安心满脸失落:“我只是想她了。”

    说完自己又自嘲了一番:“算了,女儿已经找到了,我还愁什么呢?小言,我今晚跟你一起回家,我们回去把晚晚的房间重新布置一下。按照她的性子,她应该不会喜欢梦幻公主系列。”

    江谨言失笑:“大嫂言之有理。”

    如果秦墨池在这里,他一定会发现,向晚歌和安心的性子,真的是如出一辙。

    …

    直到国庆长假最后一天,终于轮到向晚歌休息了。

    在向颖冷嘲热讽的目光中,她扯了个谎,说要跟苏芷去逛街。

    她一向是乖孩子,不管说啥爸妈都信,问都不会问一句。

    这惹得向颖连翻数个白眼。

    姐妹两洗漱的时候,向颖压低声音道:“向晚歌,我就等着看你哭。”

    向晚歌对这个姐姐已经完全无语,明明已经快二十的人了,居然还一直中二着,也是醉了。

    毕竟撒了个谎,向晚歌这天晚上就特别乖巧,给爸妈削水果,陪他们看电视说话。

    向颖在客厅的电脑上上网,竟然也没捣乱,这让向晚歌惊了一下。

    见她不时看向颖,妈妈神秘兮兮的凑过来,朝向颖的方向努努嘴:“那丫头最近也不知道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白天也不出去瞎浪了,自己的衣服也知道洗了,中午还帮我洗碗了,我跟你爸都受宠若惊呢。”

    哦?向晚歌这下是真的惊到了。

    妈妈很高兴的样子:“这下好了,你一直听话我放心,现在颖儿也乖了,等过段时间再去找个工作,踏踏实实过日子,我跟你爸就不愁了。”

    向晚歌没敢接话。

    第二天,她在家吃了早饭,正琢磨着还是不去秦墨池那里了吧,某人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向晚歌赶紧躲回房间,跟做贼似的。

    “怎么还没到?”秦墨池在那边问。

    “我妈早上包了包子,你要吃么?”

    丈母娘包的,肯定要捧场啊,秦墨池“嗯”了一声,“赶紧过来。”

    到公寓楼下的时候,向晚歌看见秦墨池常开的那辆卡宴旁边停了一辆tt,跟苏芷的那辆一模一样,不过苏芷的是红色的,这一辆是白色的。

    崭新的,向晚歌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秦墨池正等着她,接过保温盒,表情淡淡的问了一句:“看见车了吗?”

    “看见啦。”向晚歌心里还在想那辆车,顺口就答。

    秦墨池抛过来一把钥匙,向晚歌条件反射一把抓住。

    “什么意思?”

    “是你的了。”

    “真的?”向晚歌一下子就跳起来:“我就说呢,按秦三爷的身价,怎么可能开tt呢,原来是给我的啊。”

    “一辆车而已,就那么高兴?”

    “你送的,当然高兴。”更高兴的是,秦墨池这礼送得恰到好处,奥迪tt也不是太贵,太贵的车向晚歌还不好意思开呢,秦墨池出手不是几百万的东西,肯定也是考虑到她在公安局上班,不好招摇,这份贴心才是最让人感动的。

    “你喜欢就好。”秦墨池搂住她的小蛮腰:“不许再骑电动车,不安全。”

    “嗯,听你的。”

    “会开吗?”

    “当然,驾驶是必修课。”向晚歌踮起脚亲亲秦墨池的下巴:“可是我都没送你什么东西呢。”

    秦墨池把衬衣袖子一挽:“这不是?”--上面,一圈整齐的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