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6章我们在一起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46章  我们在一起了

    门开了,安心温柔又激动的脸出现在向晚歌眼前。

    “晚晚。”

    “您好!”

    秦墨池拍了拍她的肩膀:“进去吧。”

    安心这才反应过来,控制不住的拉过向晚歌的手,把人拉倒江晋安病床前,激动的声调都变了:“晋安,你看,她就是咱……就是晚晚。”

    向晚歌机械地朝江晋安和江谨言点点:“你们好。”

    “好,好,坐吧,墨池,你也坐。”

    众人都落座后,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低沉起来。

    安心尽力笑着,忍不住拉过向晚歌的手,轻轻地抚摸,恨不能把人抱进怀里,可惜她不敢。

    还是秦墨池打破了房间里的尴尬,道:“大哥大嫂,你们还是讲讲当年的情况吧,小丫头应该知道真相。”

    他这里提起话头,江晋安那边就轻松了一些,不然,他还真不好开口。

    “晚晚,我们当年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当时你爷爷,就是江家老爷子,被仇人追杀,不幸去世,江家一下子大乱。我和你妈妈带着你叔叔逃了出来,本想逃出国去暂时避一避的。你妈妈当时怀着你,已经快八个月了,没想到刚到一个小县城就动了胎气,她拼死拼活才生下了你。你身子很弱,我们没办法带着你逃命,就只好把你放在了一家医院门口……

    我们后来回去找过,那时没有监控,医院的记录也不详细,好不容易得到一点线索,你们家却又搬走了。晚晚,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找你。”

    安心终于没忍住,一把把向晚歌搂进了怀里:“我的宝贝,是妈妈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

    江谨言沉声道:“晚晚,你爸爸妈妈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们不会丢下你,因为,当时我也身受重伤。”

    向晚歌心中一沉。

    江谨言那个时候才十一二岁吧,江晋安又要照顾弟弟,又要照顾刚生产的老婆,还要逃命,也确实没有办法带着她。

    关键是,她是早产儿,跟着她们逃命,说不定已经挂了。

    看看,别人只是说了缘由,她就忍不住又开始为他们找理由了。

    向晚歌啊向晚歌。

    对面,秦墨池紧紧的看着她,两人的视线一碰上,秦墨池点了点头。

    无声的鼓励。

    安心突然捧住她的脸,泣不成声,“晚晚,妈妈不求你原谅我们,但是请你不要不认我们。你不知道,爸爸妈妈有多想你,我们每一天都在想办法找你,谁知道你们家也搬来c市了,明明在同一个城市,却隔了这么久才相见。晚晚,以后就让爸爸妈妈照顾你,让我们,赎罪,好吗?”

    向晚歌这人泪点低,见不得别人哭,尤其还是跟她有血缘的人,也跟着哭成一团。

    “不,我不怪你们,我都明白。”

    “晚晚……”

    病房里就只剩下哭声了,江晋安满怀安慰,江谨言和秦墨池对视一眼,也勾了勾唇。

    晚晚的懂事,是他们求都求不来的幸福。

    等她们哭够了,江晋安才道:“这以后……”

    他刚开了个头,安心就立刻打断:“我们都听晚晚的,谁都不许发表意见。”

    得,女人最有理,江晋安妥协了,再说,他也没别的意思。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向晚歌有点心虚。

    “我,我暂时还不能认你们,我妈妈她的身体刚稳定,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刺激她。”

    “我们明白的。”安心爱怜的摸摸女儿的脸,整颗心都要被懂事的向晚歌弄化了:“我们也担心她的身体,所以一直按捺着,晚晚,只是妈妈有个请求,咱们可以私底下见面吗?这么多年了,你一直不在我身边,我,我想你啊。还有你爸,我们都想你,只要你有空的时候陪我们一起吃个饭,说说话,好吗?”

    向晚歌能拒绝吗?

    只能点头应了。

    为了给他们一家三口留下空间说话,秦墨池和江谨言自觉避开。

    江谨言请好友去了他的办公室,摆上两杯咖啡,怎么看都是一副深谈的姿态。

    “我刚才看见你们牵手进来的。”江谨言看着秦墨池说。

    他深深地看着对面的好友,不放过对方脸上一丝表情。

    却见秦墨池郑重地点头:“是,我们在一起了。”

    江谨言一愣,这个结果……在预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

    向晚歌是他侄女儿,按理,也算是秦墨池的侄女儿,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能在一起。

    不过,向晚歌是他们江家自己交给秦墨池保护的,人家男未婚女未嫁,年龄相差也不是太夸张,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墨池啊墨池。”江谨言都不知道说啥好了,“等等,晚晚之前可是你外甥的未婚妻啊,你居然……”

    秦墨池抿一口咖啡,抬眼瞟了好友一眼:“那又如何?”

    “咳咳,我的意思是,你跟陆家恐怕,不好交代。”

    “根本就没必要交代。”秦三爷眼眸一暗,“要论交代,不是他陆家该给你们一个交代吗?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江谨言镜片后的眸子募地冷冽起来,薄唇吐出两个字:“快了。”

    “有事说话。”

    “谢了。”

    一个小时后,秦墨池和江谨言再次回到病房,隔着房门,他们就听见里面传来向晚歌叽叽喳喳的声音,伴随着安心和江晋安的笑声。

    江谨言拍拍好友的肩膀:“你小子,抢了我家的宝贝。”

    秦墨池特别自信:“不用抢。”本来就是秦三爷的。

    见他们进来,安心就笑着说:“晚晚正在跟我们讲她在警校的趣事呢,哎哟,可逗人了。”

    秦墨池走过去,在江晋安和安心的注视下拉起向晚歌的手,江谨言脸色一变,不由好笑,心想竟然也有秦墨池这小子着急的一天啊。

    看来,江家这次赚大发了。

    安心看看秦墨池,又看看脸红红的向晚歌,心中有什么豁然开朗,却仍旧不解的问:“墨池,你这是……”

    “大哥大嫂,我跟晚晚已经正式交往了,以后疼爱她的人,算我秦墨池一个。”

    “这……”江晋安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你,算起来,晚晚可得叫你一声叔叔啊。”

    安心脸色一变:“你说的那叫什么话?墨池又不是晚晚的亲叔叔。”

    当妈的几乎不用考虑,立马就向着女儿了。

    江晋安又转头看自家弟弟:“你的意思呢?”

    江谨言摸摸鼻子:“挺好的。”

    --让秦墨池这小子叫自己叔叔,这还不够令人期待吗?

    江晋安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