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4章睡过了就是不一样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44章  睡过了就是不一样

    尽管昨晚又折腾了一回,向晚歌和秦墨池还是在固定的时间醒来。

    两人都有严格的作息规律,除非醉酒这种不可抗力,再累再困都是准时睁眼。

    “早啊,池舅舅。”

    秦墨池一把把人捞在胸膛上来,亲了一口小丫头红肿的嘴唇,嘴角勾了勾:“早。”

    向晚歌不舒服的动了动:“秦墨池,你顶到我了。”

    “习惯就好。”某人说。

    向晚歌不由瞪大眼睛,见鬼似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秦三爷也会调情呢,稀罕。

    秦墨池揉了揉她的头顶,“你那什么表情,我是男人。”

    “是哦,你是男人。所以说,秦墨池,你不会早就对我居心不良了吧,嗯嗯,谁第一次见面就对人家上下其手的。那个时候,你明明知道我是陆渣渣你外甥的未婚妻呢。”

    秦墨池眼眸一暗:“你确定你要在这种时候跟我讨论这个问题?”

    “怎么?”话音刚落,她敏感的察觉顶在她腿间的东西又跳了跳。

    “不要了,人家现在……还很不舒服呢。”强悍如向晚歌,这会儿也不得不认怂。

    秦墨池把她的脑袋按在颈窝里,双手环住她的腰,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你也别闹,我们再躺一会儿。”

    “你不健身了?”

    “不了。”

    向晚歌嗅着他皮肤上散发出来的特有气息,安心的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道:“秦墨池,我去见他们了。”

    秦墨池的声音没有起伏,却让人有一种很安稳的踏实感。

    就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跟他说说,他就能帮自己把一切都搞定。

    他说:“我知道。”

    “其实我小时候怀疑过我是不是他们的女儿。”这个“他们”是指向文武夫妇了,秦墨池静静的听着。

    向晚歌继续说:“他们都是o型血,向颖也是,可我却是b型。妈妈说我奶奶是b,说什么隔代遗传,我被忽悠了。他们对我是真的好,比对向颖都好,所以我就再也没想过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这个事。向颖应该早就知道了,所以她才敌视我,说我抢了她的爸妈。”

    秦墨池忍不住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就陆景庭在你面前说出‘江家’两个字的时候啊。”向晚歌的声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秦墨池看不见她的脸,却知道,这小丫头的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她就是这样,看似大大咧咧漫不经心,其实,心事最重。

    向家对她有难以磨灭的养育之恩,而江家,按照她的性子,不管江家当初因为什么抛弃她,她应该都不会去怨恨,只会求一个真相。

    这是个善良的丫头。

    秦墨池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就像抱着一个稀世珍宝。

    “我可是警察。”向晚歌的声音有点发紧,“发生了这么多事,陆家,秦家,江家,总不会因为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女儿就让你们如此大费周章吧?所以从那天开始后,我就在暗中留意了,我爸那么平凡的一个人,我问过他,他说他从没接触过什么厉害的大人物。后来那个……她出现了,我的眼睛跟她长的那么像,我又不傻,还能没感觉吗?”

    “并且我很快就发现有人在暗中偷偷看着我,他们那种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心情我怎么会没有察觉呢?秦墨池,我去见他们其实并不是想认他们,我是担心他们忍不住了,我得为我爸妈考虑,妈妈才出院,她不能再经受任何打击。”

    向晚歌抬起头,看着秦墨池的眼睛:“你跟他们熟,帮我转告他们,不要去找我爸妈,他们不知道江家的存在。”

    “好。”

    “我,我可以私底下去看,看他们。”

    “好。”

    “那你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不要我吗?”

    秦墨池亲亲她的脸,“傻瓜,没有人不要你,一切都是事出有因。江晋安夫妇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要孩子,就是因为他们心里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找了你二十年。”

    “我知道。”向晚歌眼眶红了:“我这么听话,这么聪明,这么漂亮,他们怎么会舍得不要我呢?是不是?”

    “是。”秦墨池看着她明明悬悬欲泣却又努力微笑的样子,心情从未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沉重,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换了别人,肯定早就大吵大闹不休了,肯定哭喊着去质问江家,为什么要抛弃她?为什么抛弃过后又要来找她?

    这丫头却只是跑到他这里来,缠着他,用一种窝心却又特别自虐的方式替两家周全,不管真相如何,没有埋怨江家半句。

    叫他如何不心疼,如何不爱!

    “我想这件事恐怕跟当年江家被追杀的事有关,我不是很清楚,他们想必会仔仔细细告诉你的,别瞎想。”秦墨池拍着对方的肩膀,仿佛安慰一个可怜的小孩子一般。

    向晚歌破涕为笑:“我不会瞎想的,不过,咱们再不起床的话上班要迟到了呢。”

    秦墨池没有动,被窝里的温存让他不想动,两人不着一缕的身子紧密贴合,是最最亲密的关系。

    “没关系,我送你。”

    “送我上班?”向晚歌满脸惊喜,果然睡过了就是不一样啊。

    “嗯。”

    等他们收拾好下来,早餐早已摆上桌了。

    齐非笑得跟二货似的:“小晚晚,早啊,昨晚睡的好么?”

    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向晚歌,心想这小丫头害羞起来不知道会不会脸红。

    这可就要让他失望了,向晚歌故意挽着秦墨池的胳膊,朝齐非吐吐舌头:“当然好了,这还用说。”

    齐非:oao,简直是世风日下有木有,向晚歌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么不矜持好么?

    三人落座,秦墨池看了一眼向晚歌面前摆的油条等油炸食品,立刻扫了佣人一眼。

    佣人秒懂,赶紧把一切容易上火的东西全部撤了,换上柔软可口的糕点还有向晚歌最爱的水煎包和蒸饺。

    齐非指着油条直叫唤:“喂喂,那是我的喂,我的。”

    没人理他。

    ps:宝贝们一定不要养文,千万千万哦,这一次的pk很丧心病狂,池舅舅随时有被干掉的危险,呜呜,记得多留言,点亮五颗星星,谢谢大家啦。